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6」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官方催人奋进。

+++

16.
  
  季后赛的席位确定下来后大家都松了口气。可这一次兴欣又到底能走多远?谁也不能下一个定数。他们过去站在了一个太高的起点,在荣耀百科书的麾下征战四方,无往不胜。而今万里关山从头越,一切艰难险阻都呈现出它们真正应有的形态,这一次,真的是要自己面对了。
  
  兴欣打败了烟雨获得了季后赛的名额,但这在众人看来并不是代表兴欣的实力与烟雨旗鼓相当,而是烟雨内部出了致命的硬伤。网络上的评论大多不是集中于兴欣这一赛季的表现,更多是对烟雨战队内部的战略部署的不满。烟雨的粉丝对老板利用姐妹花组合进行过度的商业营销极度愤慨,为楚云秀当下两难的尴尬处境忿忿不平……下拉页面也大多是这样的讨论,即使以兴欣胜利起头,说来说去,到最后还是免不了围绕烟雨战队近两年来的严重商业化唇枪舌战。
  
  或许这也是好事,比起去年铺天盖地质疑兴欣的负面新闻,这些言论只要不设身处地总是显得温和。然而说到底,也只是他们还不够强,不足以赢得别人完全的信服。
  
  他们要变得更强……要摘去那些他们的头上顶着的质疑!  
  
  纵然有百般对前路漫漫的担忧,此刻胜利的蜜酒令人沉醉,老板娘也大手一挥,决定带大家去搓一顿打打牙祭。只是平常时不时就嚎两声啊这蔬菜吃得我都要能光合作用了的方锐,难得正经八百地提出了拒绝:“胜利的边儿还没碰一下呢,我们现在等于抱个冠军的蛋,能不能捂热了孵出结果来得坚持不懈,老板娘啊,这么一吃我怕那根弦松了,再没那个斗志了。”
  
  这话说得糙,魏琛把耳机摘一下来一放,一转椅子盯着他笑:“你怕什么呢?也都这年纪了,还要跟小年轻比什么身材,不就是怕破了荤腥的戒火速增重么。”魏琛和方锐理念不同,平日里有的吃就能吃什么吃什么;彻底退役之后更是不再忌惮烟酒,只是在老板娘的高压政策之下稍微收敛了些。奇的是这么放纵自我,竟然还没堕落成中年啤酒肚大叔,气得方锐扼腕长啸,这世道不公啊,为什么帅的人容易胖。
  
  方锐回兴欣的第二天就加入了包荣兴和罗辑的晨跑队伍。他的体重其实和标准差不离,整个人气质瞧着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般,灵动又有朝气,眼神没半点呆滞的感觉。问起理由,也只是答到原来偷懒只想吃蔬菜维持体重行不通啊,哥这么英俊怎么能任由自己发福呢。罗辑初还想着前辈居然这么在乎身材啊,没往心里去,这时候咂摸起来他的话,也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多少,总之全然不是当初那个味儿了。
  
  方锐的眼神忽然变得凝重,答得也低沉,平日的贫嘴不知去了哪:“是啊,我怕得很。有些东西一辈子不碰还好,一尝过那个滋味,就真是永远都忘不了。”
  
  方锐话中有话、另有所指,在场恐怕就包荣兴没听出来他那没道破的意思。这包子竟然吐出自己正嚼得嘎嘣响的冰块大大咧咧去和方锐勾肩搭背,还嚷嚷着什么别怕,跟着自己多做运动,保证几个月八块腹肌不是梦。这几年来在比赛里努力学习如何指挥包荣兴的方锐早已习惯包子神奇脑回路,他哈哈大笑,伸手去拍拍包子的脑袋,说到成啊包子 ,够意思,那你方哥就指望你带我瘦身塑形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了啊!
  
  最后是唐柔先响应了方锐的拒绝提议,表示赛程完全结束再吃也不迟,苏沐橙附议——女孩子多少是在乎自己的体重的,多吃了一口慕斯蛋糕也会跑上好多圈才能平息自己内心的罪恶感。罗辑原先也不懂为什么,直到自己也开始觉得衣服有点紧了才恍然大悟,那种肉体带来的沉重,导致灵魂也跟着犯懒真是太可怕了……
  
  兴欣身材当担的包荣兴耸肩表示这一顿下去多跑几圈不就好了吗,但也说了无所谓,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只叫了外卖,大家凑在上林苑小搓一顿。许久不回上林苑,罗辑都有些陌生这里的环境。花坛里不知被谁摆了些大瓦罐,罐子里的土堆到罐口,主人愣是在不大的方圆里种了些香菜紫苏,仔细一看还有已经被薅了一遍的韭菜的茬。这算绿色有机无公害蔬菜?当年自己居然也没想过这种补贴家用的技法……罗辑发觉只有当自个操持财政才能注重起来这些东西。
  
  吃什么不重要,饭后的娱乐节目才是真正的重点。他们也不能熬夜,天黑请闭眼这些耗时的游戏就没法玩了,只能玩点国王游戏这种短小精悍的。
  
  苏沐橙像是开了金手指,连当了好几把国王。大家心目中的苏沐橙的形象都是萌妹子、女神,殊不知女神私底下偶尔也会恶魔尾巴一摇一摇,露出锐利的尖牙来。她毫不客气地指定了1号和7号玩poky游戏,正喝着可乐的方锐呛个半死,魏琛也神色古怪,连忙说不认识没听过,苏沐橙微笑着给他俩进行了细致的科普,无视了二人的苦苦挣扎。
  
  “苏姐姐,咱能换个对象吗?我怕我这食物还没在我胃里渡完最后一程安息就……”
  
  “老夫看着就那么磕碜吗!”
  
  方锐瞅了魏琛一眼,痛苦地合上了眼睛。苏沐橙把poky递给他的时候,他摆出悲壮的表情,像是真正的壮士直视淋漓的鲜血,大喝一声:“来吧!”
  
  他俩叼着poky才神情狰狞地各自咬了一口,苏沐橙就放过了他俩,两人一块默契地松了口,poky掉在地上也没管,只双双往卫生间冲,笑得陈果眼泪都要出来了。
  
  罗辑没想到轮了几盘以后居然也风水轮流转转到了自己,他惴惴不安地等着另一个人选,没想到是始终一只手捏着卡牌,一只手插袋的莫凡站了起来。
  
  “唱首痴心绝对吧。”苏沐橙笑意盈盈地讲,一看就是早有预谋。
  
  一个天雷哐当就劈下来了,罗辑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内心剧烈波动,莫凡的冰山脸也裂了一缝,看在国王是平常喜欢投喂自己各种坚果的苏沐橙份上才没有任何异议。
  
  罗辑莫凡合唱这首歌的时候都没敢看对方一眼,怕对视的刹那忍不住赴方锐和魏琛的后尘。他们时不时发生抢拍错词的悲剧,然而周遭的人民群众都乐呵得很,喜闻乐见两个正经人遭难,齐齐给他俩打起节奏,有玻璃杯的敲玻璃杯,有盘子的敲盘子,什么都没的就可劲地拍手起哄,连兴欣最后的良心当担乔一帆也参与了群众的自发活动,罗辑更是欲哭无泪。
  
  陈果玩了没几盘就被电话叫走了,大家都嘘老板娘谈恋爱就好好谈呗,喂群众一麻袋狗粮不厚道。陈果赶时间,都没伶牙俐齿地反击,只支吾两句就穿好鞋迈出大门。高跟鞋的声音下了两层又停了,唐柔一看挂衣服的架子,得,大衣没披,连忙又给跑上楼回来拿衣服的陈果送衣服。

  玩到九点多人也饿了,包荣兴自告奋勇带着罗辑就去烤串。烤串的地方烟熏火燎的,罗辑爱干净,想着晚上必须得好好洗澡才能去了这味儿。进了店他就不肯再往里去了,只把刚才记的每个人要的东西的单子给了包荣兴,一个人坐在门边的空桌子等他出来。
  
  隔桌挺不安分,吵吵嚷嚷,不少客人经过他们都不住皱眉快速走过。罗辑一看他们脚底堆了一层玻璃酒瓶就觉得不好,再看一眼那伙人的面相,心里更是有种面对危险的感受。他不该看的,罗辑马上转移了目光,但还是有些迟了,这一眼给了隔桌的人找茬的理由。借着酒劲有人上来挑衅,见罗辑不言不语就笑他哑巴还出来干什么,罗辑见不得这种欺软怕硬的人,终究是理论了几句,被对方泼了一脸的啤酒。他的手指攥成拳,忽然想到包荣兴还在这,最后还是慢慢松开。
  
  罗辑脱掉眼镜,用袖子抹去了脸上淌下的啤酒,又沉默地戴好镜框起身,不顾身后一众小混混的嘲笑,径自朝门外去了。他站在路灯下,望着被灰尘裹住的灯泡四周打转的蛾子,慢慢调整呼吸,把愤怒的情绪压到心底。
  
  提着两大袋东西的包荣兴过了好一会才现身,他一如往常的眼尖得要命,还没近罗辑两米内的范围就问到:“你怎么了?”
  
  “没事。”
  
  包荣兴不管罗辑下意识地后退,他逼身上前,捻了捻罗辑湿透了的刘海,搓搓指腹嗅起沾到的液体的气味,脸色忽然变了:“谁弄的?”
  
  “不行,我们回去。你指给我是谁弄的。”
  
  “不用了。”
  
  “他泼你一身酒,就这么便宜他?”
  
  “大家还等着我们呢,”罗辑拽住包荣兴的手臂,“走吧。”
  
  “小弟,别怕啊,你老大我很强的。”
  
  “……有意思么?”
  
  “有意思。他动我的人,我就这么随便放过他吗?”
  
  “不是那么回事……”
  
  “就让他欺负你?你不生气?”
  
  “生气。但没必要逞一时之快。”
  
  “你忍得了,我不能。”
   
  罗辑算不上特别感性,说到底,还是更为依赖理智抉择带来的安全感。为什么这个人不能多考虑他自己一点?“出头”?他不需要这样冲动的保护,他也不再是特别计较这种挑衅的年纪了。那些叫嚣的人不过是以这种方式维持自己可悲的自尊,过度的自卑膨胀成过度的自尊,他有什么好同这些人计较的?而且包荣兴……如果这个人不在,就算会输得很惨,自己或许也会忍不住动手,但他在着,自己不能发作——包荣兴怎么可能只会看着呢?
  
  “你知道你的手多精贵吗,包荣兴?”罗辑很少叫出包荣兴的全名,这时候突然这么问到,语气不自觉带着一丝冰冷。
  
  “啊?”跃跃欲试的包荣兴没料到罗辑这么问,只回了一个语气词。
  
  这家伙……没思考过真打起来会是什么后果?罗辑的太阳穴跳得厉害,他还真是热血上头就要打架啊!“我是胆小怕事,随便你怎么想。和大家说声,我不太舒服就先回去了。”
  
  
  当热水冲刷掉泡沫,漩涡在下水口打转,罗辑心中的情绪才完全平静下来。
  
  这场争执说起来非常可笑,矛盾并不是他们双方引发的,却让他俩闹得这么不愉快。但罗辑心中忽然跳出一个想法——
  
  这种事迟早要来的。  
  
  他们终究是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的,即便此刻两条路交汇,站在路口眺望,他们的来处也是迥异的世界。罗辑能够理解包荣兴的想法,也不是不为对方的意气心动,只不过他没法放任这种冲动,那太危险、充满未知……纵然他选择了对方,就已经选择了一个谜、一个无法详细解析的疑团,但他却按捺不住想要让这个人“按照普通人”一样好好活着的潜意识。
  
  按普通人眼中的标准一样好好活着,这个问题追究起来像个没有结尾的莫比乌斯环,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遵守这个标准?他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了些?他是为他好吗?答案太模糊了。一切也不过是基于他二十多年生活得出的“常理”,那些条条框框都是他的世界的规则。
  
  换上衣服出了浴室,眼镜因为皮肤的热度沾上一层雾气,看不大清身边的一切。直到玄关传来关门的声响,罗辑才反应过来对方回来了:“我……”
  
  罗辑想和包荣兴道个歉,起了句头,又把话头压了下去。他用手指搅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毛巾的纤维磨得他的手指有点发痒。他开不了口,只能盼着包荣兴先打破沉默。不管对方说些什么,他都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再像之前一样冲动。可包荣兴难得没搭话,只开了电视,一个人看了起来。
  
  
TBC.  
  
PS.
  
  写方锐和老魏斗嘴真是太顺手了2333
 
  

评论(21)
热度(33)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