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5」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15.
  
  兴许是每一天都过得充实,一眨眼日历就翻出去了好几页,争夺季后席的赛程也过去了大半,他们还剩最后一场同烟雨争夺的比赛。
  
  唐柔的单挑胜利正在继续,实在令人吃惊……若不是去年的失利,是否她如今已经达成37连胜?但无论如何,这或许也是她最后能够燃烧的不长时间。唐柔也曾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大概不能打太长时间的荣耀,但只要还能操作寒烟柔一天,她就不会停下追赶叶修的脚步。她会成为联盟中一叶之秋外最闪耀的战斗法师之一吧!即便不是队友,罗辑也认为自己会真诚地祝福唐柔。勇往直前,正是荣耀联盟中每一支队伍应该拥有的品质——尤其是他们这支融合了多种风格的队伍,总需要有个围绕的主轴。他们白手起家,曾经一无所有,又何惧此时风雨兼程。  
    
  这场关键的比赛罗辑没陪同,老板娘心疼他熬夜了几天,再奔波得有多累,让他在大本营好好待着,静候佳音。他睡了一个下午,最终还是从床上挣扎起来,在过于长的午睡导致的低血压的不适里定了赶往烟雨所在地的高铁票,只随意带了洗漱的东西就出发了。
  
  高铁上他居然也遇到有人在讨论荣耀的比赛,忍不住凑上去和对方讨论了几句,却也不敢多聊,在对方认出自己的脸前就回到了座位,一个人看起之前缓存在手机里的比赛视频。
  
  他们还是不够强……先不提后勤这些因素,光是从场上来看就非常明显。兴欣的单人实力并不弱,但无论是战术还是意识,比起豪强队伍来说都有欠缺,这个事实无法自欺欺人。即便比起去年来说,兴欣的比赛发挥要稳定得多,再不像十一赛季那样手忙脚乱。方锐前辈和苏沐橙前辈也对领导者的身份熟悉起来,队内的战术指挥从较为分散的闪电战,逐渐发展出新的模式。他们开始尝试强硬的正面突击,虽然偶尔也会遭遇后援和寒烟柔的攻势脱节的窘境,或是包子的走位太刁钻、大家都反应不过来这种类似的情况,但有变化总是令人欣喜的,不变的东西,固然安稳,却也再不会有任何突破了。
  
  
  从H市到这里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甚至不足够罗辑看完一场比赛。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却是第一次一个人带着行囊在熙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应该去往的方向。他曾经会为在陌生的人群中独行而生出几分奇妙的迷茫,如今却是勇气填满了内心,径自大步流星。
  
  罗辑在车上时一路都不敢看手机赛况转播,只怕胶着的战局让他本就焦躁的情绪更加糟糕。但他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回避,也始终没逃开建筑物上高大的荧屏。当他下意识随着人们的视线一块将目光投向高处时,比赛的画面还是映入了他的视野。
  
  联盟什么时候阔气到竟然可以搞这样的转播了,一直感觉他们不宽裕来着。罗辑一边腹诽一边低下头想要去赶自己的路,却在众人的惊呼声里再次抬头,被貌似要撞破荧屏冲向众人的包子入侵吓了一跳——这转播怎么能直接切正脸呢?知不知道这么搞挺吓人的啊!一张大脸突然出现,真是,真是……他想着吐槽的话语,眼睛却无法停止追逐对方的一举一动。
  
  我去,他居然直接冲着风城烟雨去了!方锐前辈是不是比赛开场前跟包子讲了擒贼先擒王啊?流氓直接扑上去揍法师?天啊,这也太冒险了!何况烟雨战队这两年刚刚引进了一对神枪手姐妹花,她们怎么可能会作壁上观?即使有其他人的牵制,在当前的地图下还是中远程职业更占优势……罗辑搜寻起脑海里的记忆,开始运算起各种条件指向的结果,他仔细看了看整个屏幕,发现竟然没有人前来帮包荣兴。
  
  大家去了哪里?难道说大家决定先分化解决其他队员,而包子只是为了牵制楚云秀前辈对队员的指挥么?一开场就强势地攻击风城烟雨,为什么要这么做?罗辑忽然有了新的想法,难道是……苏沐橙前辈谋划了整场战局?
  
  啊……!如果是这样的,倒也并非不可思议,只是联盟中大家有目共睹,女选手之间总要更亲近一些,尤其像是苏沐橙和楚云秀,更是有着同期的关系加成,二人向来亲密无间,自然对彼此十分了解。只是这份了解也是一把双刃剑,当沐雨橙风再也不是一叶之秋的副手,她们二人自然会面临真正的硬碰硬的局面。尤其在争夺季后赛席位的当下,没有人愿意放弃去争夺屏幕上闪烁荣耀的机会;越是了解,越是可以利用这份熟悉——这说来还是有些微妙,当平日的挚友不得不兵戎相见,究竟会是如何的景象?罗辑见过一次,却始终感觉是一场不愉快的经历。
  
  当他回神,跑步过去已经赶不上场馆内比赛告终。罗辑不敢在人群里去看这场比赛的结果,怕自己失态。他估算赛事发展到白热化阶段的时间,逼着自己低头乘坐公交去往场馆。没想到竟然还遭遇了堵车,等赶到体育馆门外的时候,罗辑看了一遍腕表,心里叹到应该结束了。这时候已经不再是赛事本身做主角的时刻,蜂拥而至的媒体记者即将用镁光灯簇拥这些离开赛场的选手们。
  
  罗辑犹豫了一会该怎么进去,突然看见常先竟然也来到了现场。他们兴欣的随行记者因为年纪不大,和他们也没什么年龄代沟,加之又不摆架子,大家也还处得不错。还没等他和常先打招呼,常先就先惊讶地喊了他的名字,见他摆出“嘘”的动作才讪讪地笑着摸后脑勺说了抱歉。
  
  在常先的带领下二人从特别通道进了场馆,通过老板娘的电话指示找到了他们的休息室。在去往休息室的路上,罗辑的余光扫到拐角的楼梯口过道有两个人影。貌似是熟人,他下意识停了停,没跟上常先。他悄悄走过去,倚着墙壁看了看情况,发现居然是苏沐橙前辈和楚云秀前辈。偷听或者打招呼都挺尴尬的,罗辑准备离开,却看到楚云秀放开苏沐橙,把她因自己的拥抱凌乱的鬓发别到耳后,轻声问到有烟么。
  
  苏沐橙朝楚云秀笑,却带着一点说不清的无奈,她从口袋里掏出糖来:“秀秀,吃糖吧。”
  
  楚云秀接过了糖却没有撕开糖纸,只将它收到了上衣口袋里。苏沐橙和她再讲了几句,就向着罗辑的方向来了,罗辑连忙转身去追常先,却听见楚云秀的话:“沐橙,我真想再陪你大闹一场。”
  
  “再”?罗辑没有深思,追上常先就让他有些气喘吁吁。
  
  等到了兴欣众人面前,罗辑才敢问起结果。苏沐橙刚好也来到了休息室,在众人的眼神暗示下,她微笑着介绍:“我们赢了。”
  
  “赢了?!”
  
  这短短的话语犹如惊雷炸响,只放下了行李并没有坐下的罗辑,感觉脑子都被这消息炸得嗡嗡作响,他的眼前像有春花纷飞,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花儿都被风刮走,世界陷入一片纯白之中。
  
  
  再醒来的时候罗辑已经到了旅馆,坐在床边的包荣兴见他醒来,第一句话就噎得罗辑够呛:“小弟,你重了。”
  
  自己是包子扛回来的?等等……他说了什么?罗辑反应了一会才完全解析了包荣兴的话语 。
  
  “……”日子过得宁静祥和,在包荣兴的投喂下罗辑确实长了不少肉,从前摸着自己的胸腹都能摸到肋骨硌人,这几个月来竟积了薄薄的脂肪,可以捏住的一层软肉令罗辑烦躁起来。偶尔情事结束的温存时刻,包荣兴也会不解风情地手指戳着他肚皮上的肉,无情吐槽。
  
  包荣兴的生活自理能力比他好太多了,做饭也好吃,罗辑自己明白一不留神他就胖了,加上最近半月来成天熬夜,夜宵随意往胃里塞自然又是重了好多。但被直接说出来他没法回话啊,现在这情况是不是应该恼羞成怒?罗辑决定不要浪费这个机会,他起身走到包荣兴身边,伸出手打算轻轻往包荣兴胸口来一拳以表达自己的愤怒。没成想被握住了手腕,然后紧紧合拢的手指被一根一根分开成为掌的姿势,牵引着按上左胸腔的位置。
  
  “小弟,我现在心跳得好快,好像病了。”
  
  他又要开撩了他又要开撩了!罗辑没接话,静待这回又是什么招数,自己可是见得多了,再不会和从前一样了。
  
  “比赛完还好啊……可是看到你来,我就有点……嗯,电视上说的心律不齐?我病了吗?”
  
  我的手又不是听诊器,哪有按着就听得见的,罗辑只觉得好笑,却还是认真地答复:“你好着呢。”
  
  “小弟你怎么会来呢?”
  
  “小弟捧大哥的场成吗。”
  
  包荣兴忽然站起来,紧紧抱住他:“我们赢了。”
  
  勃发生机的心跳因二人的相拥清晰至极,罗辑像拥住一只节拍器,倾听它规律地左右摆动:“嗯,我们赢了。”
  
  他们赢了,兴欣终于走到了季后赛的位置!再多的话语也不足以描述此时他们的心潮澎湃。叶修前辈离开的阵痛淡去,他们的羽翼渐渐丰满。兴欣正在依靠自己的力量成长,即便是缓慢地,也是坚定地一步一步向着前方而去。叶修前辈也会为他们高兴吧!

  
TBC.
  

昧光这人设==气得我更新了……抱歉又是流水账OrZ
  
 
  

评论(10)
热度(22)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