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ABO设定下的第二赛季末,私设喻队是对Omega信息素不太敏感的Alpha。

*  @每日潜水  520礼物写到521对不起啦!说好的给你的柠檬香皂味儿黄少【。】为什么要强调是香皂味儿,不懂不懂233

+++

  蓝雨输了,意料之中的结果。晚饭后回到宾馆,黄少天还是精神萎靡,刚刷卡进房间就倒在床上不再动弹。

  

  “你先睡会吧,我出来叫你。”他今天真的很累了,喻文州这么想到,连躺下的黄少天根本没回话也没在意,径自进了卫生间。

  

  再是冷静也好,看到前辈们的失利未免令人怅然。魏琛夹着烟挥手消失在选手通道的时候,喻文州也不禁失了神,再将注意力集中于比赛时,他才发觉身边的黄少天已是泪流满面,泪水从眼眶里滚落掉在衣领,像南方冬季簌簌飘落的雪落地无声。这场困难至极的比赛失败的可能性近乎是百分百,喻文州从一开始就清楚,也相信黄少天明白,这个人哭泣不仅是为了蓝雨的失利,更是为了……魏琛前辈么?

  

  喻文州没有为挑战魏琛后悔过。他等待了很久,也抓住了时机,细致而耐心地拿下了胜局。蓝雨想要打造双核心的作战模式,他本以为这个任务会是由黄少天和魏琛前辈来完成。至于之后传出的魏琛前辈选择退役的消息——魏琛前辈居然愿意将这个机会给予自己——喻文州有过短暂的惊讶,但也并没有过于纠结。有人踌躇满志地踏上荣耀之路,有人黯然神伤退下舞台,不论是荣耀抑或其它,世间的事向来如此。他有些惋惜对方的离开,却也尊重对方的选择,对蓝雨培养的重点改变作出了觉悟。

  

  蓝雨未来的双核模式可能会落在他们二人的肩上,喻文州想黄少天同样也清楚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如此,感情也是不能忽视的因素。这个人虽然成天喊着魏琛老鬼,心里却是极为看重这份知遇之恩的。他能够接受自己么?人心是无法推算的。今天的黄少天表现出如此性情中人的一面,更令他感到为难。

  

  

  躺在床上的黄少天并没有因为床铺的柔软而有疲劳缓解之感。明明是夏天,他却感觉冷得要命,把被子盖到身上,他蜷缩起来像只困于蛹中的蝴蝶,也无法缓和血液仿佛冰凌在血管里剐蹭的痛感。而后在他不住地颤栗中,如有滚烫的岩浆凭空倾倒注入他的躯壳,寒冰熔化得彻底,冰封的柠檬香气解冻、肆意涌出,他身体里的水分似乎伴随高温蒸发,口干舌燥,下身却渐渐漫上湿润的水意,如同踱步浅滩有波浪亲吻。

  

  周围充盈着柠檬的馥郁,香味的来源无法探知。这是为什么?他有些茫然,不愿去承认最大的可能性——他怎么会是Omega?可他几乎不能动弹,甚至连起身的余力也没有。

  

  

  把头发擦干的喻文州一推开浴室的玻璃门就嗅到了不同寻常的香气。他本以为是香皂沐浴液自然发出的气味,此刻失去水雾的掩盖,这味道浓烈得异常,让他警觉起来。是Omega的信息素?怎么会有发情期的Omega在这里?他被这甜腻的信息素冲击得有些头晕,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不大的空间里他很快寻找到了香气的发源地。黄少天?喻文州看到卷成蝶蛹状的被子,走过去将被子掀开叫醒对方:“醒醒——”

  

  在高热里被人唤醒,被子的堡垒被拆去,昏黑在顶灯的光线笼罩里消亡。像雨夜海上漂泊的旅人终于见着灯塔,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望向声音的来源,渴求登岸的心情让他发出了梦呓似的絮语:“啊啊……”

  

  “你带着抑制剂么?”

  

  “什么……?”黄少天愣愣地回问,声音沙哑。他的鼻腔里混入一种清甜的香味和柠檬交织纠缠,藉由气管窜进肺叶充斥肺泡。他嗅到了不可控的危险的味道,本能却极力甜言蜜语地劝诱他沉溺于此。

  

  喻文州说了一句抱歉,翻动起黄少天放在床边的行李,却怎么也没有找到抑制剂:“没有带抑制剂吗?不应该啊……”黄少天是Omega,这难道是他第一次进入发情期……?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为哪一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了。他坐到床沿问起黄少天的具体状况,准备拨打电话求助。

  

  好似半梦半醒之间有人在他耳边轻喃,黄少天把喻文州吐出的询问听得模模糊糊,怎么也做不到把每个词语整合成一句完整的话加以理解。他不知道喻文州在念叨什么,只能支吾其词,揪住对方的衣襟,近乎崩溃地去寻找另一股香气的源头。

  

  “黄少天,别动。”他固然对Omega的信息素不太敏感,却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喻文州低声对黄少天警告到,决定先起身离开房间寻求帮助。

  

  这似乎是黄少天第一次听见喻文州喊自己的全名,可顾不上为对方警告的语气生气,兀自凑得更近。

  

  不论他愿不愿意,这时候不临时标记,状况或许会一发不可收拾了。喻文州在心里说了声抱歉,将黄少天的脑袋摁在肩头,看着对方露出的后颈迟疑了一会,还是轻咬了他的腺体。

  

  黄少天隐约感觉有温软的东西贴上后颈,接着是牙齿陷入皮肉的刺痛感。在这份轻微的疼痛中他的世界渐渐由扭曲变得正常,接着理智重新掌控一切,高热的浪潮退去,退潮卷走了柠檬芬芳。他感受到喻文州拍着他的背,做着安抚一样的动作,不由一个机灵挣脱了对方的拥抱缩到一边。

  

  “好些了吗?”喻文州倒也没生气,只和颜悦色地问到。

  

  黄少天没有回复他的问候,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你是Alpha?”

  

  “嗯。我不是有意隐瞒的……我也不太像吧。”仿佛自嘲一样的说辞,喻文州却念出了一股淡然的味道。

  

  “……谢谢你。”他嘟囔一般地道谢。纵然还有些四肢疲软,总归比方才的窘迫好得多了。

  

  “倒是我该说抱歉了,那个临时标记——”

  

  喻文州的举动令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一个Alpha居然如此谦和,何况他并不是真的讨厌对方。他独自想过很久,未来如果是由他们搭档会是怎样的光景,却总是缺了一块关键的拼图——喻文州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他对这个训练营中的“吊车尾”平日的态度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从来没有人站出来严肃地指责他的不对。在荣耀的世界,“强者”似乎更有说话的权利,这是约定俗成的“不公”。他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有些过了,又为认真道歉这件事感到莫名其妙的难为情。可即使在他最脆弱的此刻,对方也一如既往的平和,这更令他不好意思起来。

   

  “我……”

  

  “没关系的。”喻文州没考虑黄少天这难得的扭捏的含义,只下意识回答到。

  

  “啊?你能不能等我说完再原谅我啊,还没等人说完这么搞不好吧!万一我不是要和你说你想的那些话呢!等等你难道知道我想说什么?卧槽不会吧,你还会读心术?不会吧,你什么时候学的——”他咬牙抛弃那份奇怪的自尊拉下脸准备给喻文州道歉,可就像好不容易攒够了怒气槽,还没等他放个大招,喻文州就轻飘飘地把话头掐灭了,那口没抒发的气一下子全都堵在嗓子眼,噎得他难受得想要摁住面前这个难琢磨的家伙的肩膀琼瑶剧式咆哮。

  

  “真的无所谓的……”黄少天说得又快又急,有些字刚飘进耳朵就被下一个字覆盖,喻文州没听懂黄少天到底在纠结什么,只是看到对方一脸焦急,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安抚的话语。

        “你别无所谓啊,这事我跟你认真讲的,你别不放在心上啊!我是真的想和你道歉!”黄少天眼前一黑,他刚开始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难搞?只看到喻文州平日里的温顺,那一副好欺负的模样了,这时候才发现这人合着是个不倒翁,一掌拍上去晃晃悠悠,可绝不会被击倒,只顽固地立着。他不接受自己的道歉,这还要怎么解开心结一起奋战啊!

  

  喻文州没有标记过Omega,对所有的症状的认知也只是来自书本知识而已。依赖性是很自然的……他没想过这种依赖性竟可以让平日心性高傲的对方愿意低头向自己道歉,倒是有点惊奇起来。他犹豫了一会,才慢慢说到:“被标记的Omega可能会对Alpha产生依赖性,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你以为这是Omega对Alpha的依赖性?喂喂喂,不管怎么说未来我们也是搭档了,当然要为了以前的事和你道歉啊!”他黄少天才不管什么Omega和Alpha呢,即便分化成Omega又如何,他也有信心战胜那些骄傲的家伙们,让他们在夜雨声烦的光剑下被打得满地找牙!

  

  “啊?哦……是吗?嗯,”喻文州对过去的嘲笑向来不卑不亢,这还是头一次有人为从前的事真心和他道歉。他原本将这种道歉归类为Omega的“依赖性”,听到对方的申辩后反而有些惊讶,愣了一会才讲到,“没事。”却也想不出该怎么妥善地回复黄少天。

  

  “你是真没事还是假没事啊,多说两句呗,你不要这么沉默啊,让我很紧张的,你知不知道这样聊天会把天聊死啊,啊不是指我这个天,这样我要怎么接话啊!你应该先和我这么讲——”

  

  道歉真的需要这么多流程吗……喻文州被黄少天滔滔不绝的道歉流程介绍轰炸得有点脑中嗡嗡作响,他本就没怎么在意过,更没料到对方原来这么在意。这是另一件让他意外的事情了,他并没有做过那种设想——黄少天也已经做好了接纳自己成为“同伴”的觉悟。他本以为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慢慢接触,然后才有慢慢磨合的机会……不过这计划被打乱的感觉,却也并不糟糕。他们二人的目标一致,并都做好了觉悟,这让他为之一振:“下个赛季,王杰希也会上场。”

  

  “我知道!我们要和他、不,他们一决高下!”

  

  “嗯。”即便现在来看,蓝雨的实力还不足以战胜几支目前风头正盛的队伍——黄少天不会不了解,但他一定会努力追赶,自己也不能懈怠落后。喻文州笑着回应,然后从床边起身走到门口,“早点休息。”

  

  “啊,你不是跟我一个房间吗?”

  

  “Alpha在这里不太方便的。”

  

  “哦……”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份的分化,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句。

    

  “我去找前辈们凑合一晚,有什么事情手机联系吧。”

  

  看着喻文州将门轻轻带上,黄少天摸着后颈浅浅的牙印,一瞬间的恍惚。这时他才发觉原来自己并没有好好叫过喻文州的名字,告别时也只能沉默地看着。到底该怎么称呼啊?他在淋浴的时候陷入苦恼,发情期缓解的舒爽被突然生出的焦虑冲淡。

  

  幸好不久困意也一并登场,黄少天吹干头发倒在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把被子往身上一罩,决意把麻烦事通通抛到一边,先在梦里畅想蓝雨的未来。

  

FIN.

评论(5)
热度(75)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