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一个龙裔的包子×学士罗辑的脑洞,非常规的RPG背景。
  
+++
  
  叶修到处挖人组队的时候曾经路过罗辑的国家,拜访了当地的大学士,听说了大贤者继承人的罗辑,对他丰富的知识很感兴趣,忍不住撬了下墙角。说得从小关在宫廷里三点一线的年轻学士内心那叫一个热血澎湃啊,他们前脚一走,后脚罗辑就悄悄溜到地窖里搞起了召唤实验——是的,罗辑目前的头衔虽然是个学士,未来转职倾向是大贤者,但是他有一颗狂野的搞召唤的心。所谓人各有梦想,固然当召唤师在宫廷的人看来不太入流,他从前只能把这个梦想压在心底不敢跟人讲。

  被叶修从龙族山谷里挖来的包荣兴对这事还蛮上心的,装作回谷探亲,实际一离开兴欣就往罗辑所在的帝国首都奔了,悄悄在城里蹲等了好几天,琢磨怎么突破王宫的结界给人拐(x)回去。无奈结界实在太严实,正面冲突根本进不去,有点遗憾不能带人回去给大家一个惊喜的时候,罗辑恰好搞了个召唤阵,借助这个通道,包荣兴就假装被召唤从魔法阵里跳出来了。

  魔法阵的声光效果停了以后,罗辑看着被召唤出来的包荣兴,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扶了一下镜框,开始翻阅一边桌上的书。搞什么玩意?为什么召唤出来了人形的高级魔物……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哪里的设定错了!!学士的内心剧烈波动,拼命翻阅起手边堆的一堆书籍,什么《关于召唤的二三事》《荣耀大陆召唤通用傻瓜守则》《我与我家召唤兽》《契约签订方法指导》……貌似混进了几本奇怪的言情书籍,但罗辑都没余力吐槽图书管理员的少女审美,只想着赶快找办法给人家送回去。

  包荣兴就一直安静盯着罗辑东翻西翻,人类召唤师不是应该把能召唤出高级生物当做荣誉吗……奇了怪了,这个人一点也不高兴唉?包荣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为啥不激动啊?”

  妈呀,魔物还会说话了,罗辑合拢一本书籍护在心口,假装是给自己添了护甲:“这不合道理!”

  “哪不对了?能召唤龙你咋不开心哪?”

  “我的魔力顶多史莱姆那种小东西好吧,怎么会有高级魔……等等,你说你是龙?”罗辑颤巍巍地把书摆好,拿着手杖敲了敲地上暗了的魔法阵,“那个,我,送你回去?”

  “啥?”包荣兴吃惊了,非常吃惊,满心的愤愤,龙是哪不好了,多帅气啊,为什么这人那么嫌弃啊?完全没想到自己是变原形可以撑破这城堡的体型,罗辑没吓到昏过去算是勇气可嘉,“不行,到货付款,不包退货!”
  
  “我,我养不起一头龙的……”搞咩啊,一条龙能吃掉半年的税收了吧,这种大型“宠物”罗辑一没勇气,二更没财力,“真的,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啊,我来带你走,干嘛你养我啊?”
  
  什么?罗辑震惊了,绑匪登场还会讲这么多话?等等这剧本不对啊,龙绑他一个学士干什么?按剧本来说龙都是绑公主的好吧,帝国的公主可是等待龙好久了。罗辑从书里抽出一本备忘录来,翻开王室成员那一页,指着现在的公主那一栏,对包荣兴说到:“这位先生,我觉得龙应该绑公主才对,您看啊,这是我们国家的公主……”
  
  地窖上方传来了尖叫:“公主被龙带走啦!”混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罗辑:“……”我去拆我台要不要这么快!
  
  “老大说咱们队里缺个学士,你跟我走吧!”
  
  “老大——谁啊?”
  
  “老大就是老大啊,嗯……哎呀,大家都叫他叶神。”

  叶秋?罗辑吓了一跳,他一普通学士至于叫龙来带他走么,这是新型上门服务型诈骗?罗辑一点也不相信。可包荣兴不放弃,一有空就借召唤阵溜到王宫露抓着罗辑和他东扯西拉,一到有人来就溜了。
  
  包荣兴和罗辑不停聊荣耀大陆的各个地方,终于鼓动起了青年骨子里的小叛逆,最后把人家骗走了。但是包荣兴毕竟没接受过当坐骑的专业训练,罗辑也没考过龙的驾驶证,他俩上路搞得特别麻烦。罗辑的魔力不足够撑起远距离传送法阵,只好用飞的,你说东方龙还能揪着角当个把啥的,西方龙他几乎没有啊,起码包荣兴这个品种的龙头上没啊。为了安全问题,他俩思考了好久,最后包荣兴带着罗辑去了宫廷外的小树林,直接变回原形咬住罗辑的衣服把他带上了天。学士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恐高,加上包荣兴心情愉快超速行驶,刚到兴欣被啪叽一下扔稻草垛里的学士半管血就没了,差点不成功先成仁。
  
  后来就是兴欣众人日常打怪,到处拉仇恨,撩各大工会,生活美滋滋。后来的后来,人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按道理说主角总要接受一点考验——这世界忽然出现了一个大boss。副本不好刷,叶修那段时间正好有事要去找东西没回来,大家都战斗得很吃力,几乎快面临团灭的结局。危急关头,包荣兴一拍脑袋,哎嘛人当太久了都忘了,我是龙啊!于是选择了变回龙形替大家拖延时间。
  
  本来跟着大部队走了的罗辑眼皮一直跳,心里也有种不祥的预感,半道又跑了回去。到了地方,见到半死不活的对方罗辑相当难过,这包子真实诚,还真就硬扛,干嘛不跑呢?
  
  虽然压制了对方的一波兵力,但包荣兴也伤得厉害,他扑扇的翅膀越扇越慢,对赶来罗辑叹息到:“你傻不傻啊……怎么还没走……”这场面还挺狼狈的,作为大哥也不想让罗辑看到这一面,即使要死也要留个最后的良好印象啊,这样子还怎么维护自己平日英勇神武的形象啊?“以后你要好好跟着老大呀……”竖瞳的眼睛渐渐失去焦距浑浊成一片,眼睑合上。

  罗辑轻轻抱住包荣兴的头,鼻尖抵着对方的,感受着微不可感的呼吸拂过脸颊。平常这包子老喜欢强行当他的大哥了,罗辑一直很不爽的,但在不知不觉中他居然也接受了这样的“联系”。愤怒的情绪滋生,超越对死亡的恐惧和悲伤,罗辑倾尽魔力强行咏颂了逆转时间的咒语,和包荣兴签下了契约,承担了对方一半的伤势,当场就扑街了。
  
  主角光环的自带buff发动下他俩都没死,不过被救回来的时候也就剩层血皮。安文逸给他俩治疗的时候发现罗辑作为学士的身体实在太脆弱了,无法真正完全修复,只能靠魔法石的魔力吊着命。倒也不是没有办法,龙血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要多少量。
  
  龙血很珍贵,因为龙的强大魔力寄存于血液中,要不怎么那么多人天天嚷嚷着屠龙要搞洗龙血浴这种可怕的封建行为呢?尤其是面对与龙协作结盟,却也奴役和屠戮龙的人类,这种分享行为大家都不是很确定龙这种高傲的动物到底会不会愿意。况且量大的话,好一点叫要修养好一阵,最坏的打算来看可能会挂。
  
  然而包荣兴一听乐了,只是血而已?都没思考,当即就割开手掌给罗辑喂血了。这事讲来还蛮叫人感动他们的兄弟情义的,但天啊没脸看,兴欣一众单身狗纷纷戴上墨镜,表示对这种莫名其妙出现飞花效果的场景吃了一袋狗粮,噎得慌。
  
  直到失血得吃嘛嘛香、身体倍棒的包荣兴都有点眼前发黑了,罗辑才终于睁了眼,清醒点后看见对方一张大脸,下意识一推对方,嘴里的血没咽下去,呛得咳了自己一手。仔细一看晕血发作,跟着被推到一边的包子一块晕了,安文逸连忙一个健步上去扔了回复术把他俩的血线抬上去。
  
  醒了之后他俩休养了几周。罗辑和包荣兴提出解除契约的想法,毕竟当时他是为了救龙,他自身并没有和龙结下契约的想法,包荣兴也应该不乐意被契约束缚住吧。没想到包荣兴倒是无所谓,想了想就说了“也行”。
  
  他们找了块空地开始了解除契约的工作,发现罗辑的魔力完全用不出来,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罗辑之前一不小心用力过猛,魔力透支得彻底,都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恢复。这种魔法契约本身也不是局外人能够轻易切断的,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去荣耀大陆公证局申请解除契约。
  
  排了几小时的队终于到他俩了,罗辑刚进去坐在凳子上就听到对面的公正人员悠悠地讲:“我们这里的工作宗旨呢,是劝和不劝离啊——”
  
  “……呃,我们是来解除契约的,一不小心搞错了。”罗辑心想这不对啊,莫不是工作人员拿错申请资料了?这开场怎么像是在民政局……
  
  “有什么想不开的,现在讲讲呗,不要太冲动离婚啦。”
  
  “您再看看……我们真不是来离婚的!”
  
  “这个契约按龙族习惯法是结婚的意思啊,难不成你们——”工作人员的目光带着一丝玩味,一丝调侃,一丝青春真好的叹息……
  
  看得罗辑一身汗,感觉快要晕过去。他申辩到:“您见我头顶那头衔了么?我是学士,有职业基础,能搞召唤。”
  
  工作人员没有回话,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我们真不是……真的……荣耀大陆法不是那么写的啊……”
  
  “这活计我们真做不了,小朋友,你们只能回龙族山谷去,请长老来切断。”
  
  BALABALA的搪塞以后,被工作人员踢皮球的罗辑感到了深刻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最生气的还是包荣兴居然一句话也不讲,就让工作人员在那里侃大山,回兴欣的路上包荣兴想跟他勾肩搭背都被他“别碰我”吓得缩回手。罗辑一路走神,没注意脚下绊到了东西,快跌的时候包荣兴用尾巴揽住了他,倒也是遵守了手不碰他的“命令”了。
  
  再细看包荣兴一副“我也不清楚啊”的无辜脸,罗辑又只好怪罪起自己迁怒于人来。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包子,你能带我去谷里一趟么?”
  
  
FIN.  

评论(11)
热度(17)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