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4」

*包子动画里实在太可爱了~结束了我两个月的卡文2333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14.  
  
  季后赛最有新鲜感的部分还是投影技术的运用,荧屏上见惯了的角色此刻真正鲜活地跑动在众人面前,逼真的厮杀战斗比起之前全明星上的登场画面更加让人热血澎湃。也不知道联盟的未来是否仅限于此,随着VR技术的推广,罗辑不由畅想了未来的比赛甚至不再需要键盘鼠标。到那个时候,又该是怎样的景象呢?
  
  H市的雨依旧绵软地下着,带着阴湿,晾晒的衣物闻起来也有种奇怪的气味。整日笼在朦胧雨幕中,本该是烦闷的,却因比赛振奋不已。 
  
  兴欣!
  
  当电视直播里轮回再度登上领奖台*时,罗辑握紧了拳头轻轻喊到。只是呼喊队名有什么意义?他不知道,不过是觉得这两个字从声带振动中脱离,从齿缝掠过的刹那,他的眼前总会出现一片明媚的开阔,他按捺不住追逐的热切心情。 
  
  失败并没有使兴欣气馁,或许反而是最佳去骄去燥的历练,让大家更加清楚兴欣目前的定位和实力。兴欣的训练逐渐走上正轨,曾经以辅助身份为主的两位队长也渐渐适应了如今统率全局的地位,新的攻击阵型初步磨合完毕,他们对更多比赛的磨砺与打造跃跃欲试。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好发展,一种不可名状的兴奋倒入盛满复杂情绪的心中,他因“叛逃”生出的负罪感越发被现状冲淡。
  
  罗辑的身份正在向后勤偏移,日常的训练也更接近于保持手感,更多高强度的项目他不必再参与。偶尔和技术部的人员讨论上了兴头,他不由得像是当时与导师同学谈论课题一般忘我,直到被包荣兴再三提醒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不论是否全然的接受,他已经开始适应这种身份。他明白这代表什么,却对包荣兴朝新人们许下下个赛季要带自己杀遍联盟的壮举的承诺只是微笑不言。即使昧光不是站在包子入侵的身侧,而是在场下为兴欣的未来奔走,他也认定这并非违背包荣兴的诺言,他们只是各尽所能,终究殊途同归。
  
  他们首先是队友,而后才是恋人。罗辑也曾经思考过这样的认知是否过于冷淡,但包荣兴听他结结巴巴地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也不过是大大咧咧地笑,像是听到广播中的天气预报一样不以为意,你不走了,这些东西干嘛老去想,累不累啊?
  
  是啊,为什么总是要去深思这些东西呢?他也不是什么哲学家呀。罗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样类似的问题折腾自己,也许是他早已习惯了穷究标准答案,以至于无时无刻脑海中免不了理智的登场。罗辑不知道包荣兴到底有多把他说过话当真,又为什么如此信任……这样的回答竟宽慰他的心到了愧疚的地步,罗辑只能偏移目光,垂着眼努力扯出笑来。他明白包荣兴是小孩心性,平日里随意惯了,直觉却也准得可怕,他并不擅长敷衍,露的怯大抵是逃不出包荣兴的眼睛,只是又不禁有些感谢往常直率的对方,这时候居然拥有从不选择追问的体贴,给予他平复焦虑的空间。 
  
  
  H市近月来气温反复,瞧着身板单薄的罗辑倒是身体无恙,先病的反而是包荣兴。
  
  “都说了叫你别把伞都给我了……”罗辑把包荣兴嘴里咬着的体温计取出来,看看示数,39℃多一点,“还好烧得不高,要不还怎么参加训练啊?”
  
  包荣兴就哼哼唧唧地把棉被裹紧了一点,平常强辩的功夫被高温洗点得干净,没和他做任何争论,只不停吸着鼻子喃喃好冷。
  
  罗辑只得先去翻找医疗箱取出退烧药,轻轻划开锡纸摁出胶囊来。在手心贴上包荣兴的嘴唇时因对方的体温而吃惊,又觉得刚才的话语自己有不是起来。毕竟包子也是为了把伞落下的自己,才被那场大雨淋得衣服湿了大半。他在心里检讨起自己的错误来,看着对方有些发红的鼻头和失了精神气的眉眼,心中生出柔软的歉意,轻声细语地同包荣兴讲到:“把药吃了好好睡会,我给你请假。”
  
  包荣兴的嘴唇有些发红,他的舌尖探出来卷走罗辑手心的胶囊,像是鸽子啄食面包屑一样,罗辑被他舔得手心发痒,加之对方难得的一脸病弱,忽然觉得平日里被“欺压”的屈辱得以洗雪,禁不住笑出声去折磨他那一顶已经乱蓬蓬的金发,揉出新造型来。
  
  烧退了些后他俩去了趟医院,开了一副汤药。让对方先躺着休息,罗辑按医嘱把药熬上,出去附近的菜市场溜达了一圈。他不擅长做饭,却幸好不至于到达炸厨房的黑暗料理地步,只是赶不上包子做得好罢了,凑合凑合也还过得去。  
    
  药凉些后罗辑滗了中药给包荣兴灌下,不顾对方一副要死的消极抗议模样。见把药汤喝了大半后扁嘴的包子,又有点可怜他,撕开糖果包装抖在他掌心赏他几颗。没想到包荣兴嚼着那些糖果没安生几分钟就来和他邀吻,他的拒绝不慎出口太晚,就被迫交换了掺和甜腻的浓郁草药味儿,没胃口了一个晚上。努力做的菜大多进了包荣兴的胃袋,自己没扒拉几筷子。饭后包荣兴哼着小曲洗碗,候一边擦碗的罗辑暗自磨牙,心想包荣兴这是大写的故意,可见他笑得开心自然,只好叹息这家伙平日就无半点算计,想必又是一时兴起。
  
  晚饭后的兴欣也有一段时间的加训,翘了大半天训练的包子这时候再也不能忍着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了,嚷着要去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兴欣成员。罗辑把伞带好,提着笔记本电脑与他一块下了电梯,在他身后看他快步前进,犹如从笼中飞出的鸟儿自由自在,时不时回望自己是否跟上。
  
  近来技术部正在讨论野图boss掉率,看包子和兴欣的各位聊得开心,罗辑便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往技术部去了。
  
  说是技术部,目前却还没和称谓上那么气派相称的房间,只不过是划分了两室的空间,打通了中间的墙壁。但这并没有打消技术人员的热情,以关榕飞为首的技术部成员们可是各个摩拳擦掌,何时能够为兴欣主力们打造全身的银装这些话题总是聊不腻。见罗辑来了,他们问候了几句,不再做更多的客套,再度投入各自的工作里。
  
  加训结束后已经是九点,门外又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小弟你看!”包荣兴撑着伞踩在被霓虹灯染出五颜六色的水洼里,像是要踏碎稀薄的糖霜。后来又跑去踩罗辑的影子,罗辑往旁边退就跟上去,踩到了就像是得了莫大的胜利。罗辑心里吐槽他多大一人了还搞这小孩子的玩意,却也加入了这场包荣兴发起的游戏,两人一路闹腾着往家里赶。
  
  “你看你看,兔子!”包荣兴借助身高优势在罗辑脑后比出了兔耳朵的手势,罗辑看着地上自己无端生出一对耳朵的影子叹了口气喊到别闹,这耳朵还随他的摇头动了动。罗辑把笔记本电脑提包递给了包荣兴,绕到他的背后,靠在他背上,让对方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子,借助这缩短身高差的时机,在对方脑袋上比出了狗耳朵的手势,“你刚那比得不像!”
  
  包荣兴侧过脸来,鼻息扑上罗辑的脸庞,这突然袭来的暖风里罗辑的脸被吹得有点发红,连忙撤下胳膊往一旁猛跨一步,过了一会才讪讪拿过自己的提包抱在胸口,和对方一块回家。
  
  罗辑还有要整理的材料,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休息。他叮嘱包荣兴再喝了一次药,然后让对方先休息。包荣兴却执意抱着一沓上周他带他去图书馆借阅的书籍和一本字典坐到他身旁,一个人默默读起书来——这包子什么时候成了斯文款了,竟然还有模有样地摇头晃脑,罗辑忍不住好笑,在一段数据整理后提问起包荣兴小说里的片段。开始的章节还大概能讲清,后面的内容纯属个人编造与模糊印象的混编。
  
  “你这书后面是在读什么呢,分神了吧。”
  
  包荣兴倒也没因走神被罗辑发现羞愧,只回到后面一直在看你。
  
  这一招反客为主有些厉害,罗辑把手上夹着的中性笔转了起来,又转得不利索掉落在桌上:“好好读书!”他故意板脸说到,可不必包荣兴提醒,自己都感觉到血液冲上耳背的灼热。
  
  洗漱后包荣兴自告奋勇要给罗辑按摩肩周,罗辑将信将疑坐到床边。哪知道包荣兴一下手就极重,疼得他不住地往前俯身,还被对方讲别动。
  
  “包,荣,兴——!你轻点啊!干什么呢,你当揉面团啊!!”被包荣兴捏得疼到发抖的罗辑忍无可忍。
  
  “不重一点没效果的,忍着点啊小弟。”
  
  罗辑可不想扰民,忍了一会终于是推辞了。说来也奇怪,那么重的力道真的缓解了酸痛,他的脖颈肌肉松弛许多。他别扭地和包荣兴道了谢,收获“我就知道”的了然笑容和一个没法拒绝的下回继续的承诺。
  
  他俩为了避免争抢被子的情况各自盖一床被褥,但包荣兴总会伸手环住他,罗辑总是免不了在他睡着后帮他把手臂塞回被子里防止着凉,可今晚包荣兴没往日那么快睡着,嘴里念叨些什么。罗辑有些困了,没有细听,只握住包荣兴的手,温暖的体温捂热了他的手指,叫他一瞬间安心,慢慢沉进黑甜的梦乡。
  

TBC.
  

  注:排除个人感情偏向因素,个人以为客观来说第十一赛季冠军应该在蓝雨或是轮回中产生,轮回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评论(22)
热度(24)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