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存个脑洞,不会写的索夜。涉及账号卡易主后的性格转变。

  在很久之前的荣耀大陆上,隶属蓝溪阁的索克萨尔是只百来岁的精灵。虽然是精灵,不过从小就混在佣兵团里长大,青少年时代就穿兜帽装,不露出耳朵。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流浪,直到终于进入成年人阶段之后才正式以精灵的身份加入了工会,从此变成了有编制、有工伤保险的合法王国居民。
  
  有一天带着工会成员打怪的时候突然有个剑客闯了进来和他们分了一杯羹,被抢了战利品的索克萨尔特别不服气,一直小心盯防,然而这个剑客小鬼太会找时机,跑得又快,垃圾话还没出口人家就跑路了。后来就想了个办法拿六星光牢给人家困住绑回工会,然后开始了漫长地拉人工程,聊着聊着就讲到了自己是怎么把夜雨声烦给抓住的。
  
  “瓮中捉弊知道不!”
  
  “大叔……那个字念鳖好吧?”
  
  “哪有人质还废话的!”
  
  “哪有绑匪还说错别字的,一点反派气息都没有好吗,大叔你好歹租个高大上的地方比方说找个什么宫殿拿窗帘遮一下把烛火点一下再来吓我好不?”
  
  “小鬼你再废话我就把你扔到王不留行那口大锅里和蟾蜍壁虎一块搅搅煮了!”
  
  “哇,大叔居然念对了蟾蜍!”
  
  “你不要以为我真不敢啊!”
  
  “荣耀未成年保护法一年前刚宣布呢,你别唬人了。”
  
  总之油盐不进,索克萨尔感到非常头疼。决定先把送来的晚饭吃了,差不多饿了一天又总是飘着吃完上顿没下顿的小剑客盯着他眼睛闪闪发亮,精灵就耐心地端着碗站他旁边故意吃得吧唧嘴。小剑客一边吐槽他真是一点也不像精灵一边饿得慌,最后在今后有肉吃(包吃住)的份上选择结束了漂泊的生活,加入了蓝溪阁。
  
  虽然是精灵,但从小在佣兵团长大的索克萨尔相当不羁,根本不在意外形。夜雨声烦偶尔也会给刚起床头发一团糟的索克萨尔梳理他银色的长发,对于打结的头发碎碎念了很多,不过对方根本就是不在意的样子,然后大大咧咧地讲男人这些东西不用在意好吧,要不是精灵基本上保持长发人设,他早就搞一顶狂剑士的发型了,又清爽又不用折腾的。
  
  由于夜雨声烦在工会的等级不够,他们没有并肩作战过的经历,只是在私底下工会成员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小剑客也会蹭上几杯(不过都被索克萨尔要求老板换成了果汁和牛奶)。后来的后来夜雨声烦终于快到能和对方一块出任务的级别了,可索克萨尔的话越来越少,走神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夜雨声烦就笑对方的确该退休养老了,心里还是挺担心他的,但他连微草堂的领地都闯了一遭,也没有得到能够医治这种病症的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索克萨尔的转变,而自己无能为力。
  
  最后某一天索克萨尔没有去工会,夜雨声烦有种不祥的勇敢,去他的窝找他,发现像是被洗劫一空,一切都超级干净,「哇,这什么情况,大叔居然还开始讲究了?」到处转了转,最后来到了庭院里面。看到索克萨尔正在浇花水,头发打理得特别好,柔顺地披在肩膀,全身上下都服服帖帖。
  
  索克萨尔看到他来,只是转身微笑着讲到:“你来了。”
  
  
  
  

评论(2)
热度(3)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