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2」

*哎嘛,这故事被我从雨季末尾拖到了雨季快开始……希望雨季结束之前能写完。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12.
    
  除了训练,平日跑装备部做技术后勤,帮兴欣盘盘账本,罗辑现在的地位更接近兴欣的管账先生,自己都发挥幽默感说是不是该穿长衫戴顶瓜皮帽,最后再拿个算盘凑齐全套。
  
  但陈果总是忍不住要同他讲,可惜了,他的才能浪费了。罗辑知道老板娘是为他好,这样的话他离开T市的时候就听了不少,还有人语重心长地说他玩物丧志,他难过了不短时间——过后又觉得这样的责骂成为了自己的前进的动力。所谓浪费才能?他不过是把自己的天赋用在了自己喜爱的事物上,这也真的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么?只要兴欣还需要他发光发热,他愿意倾尽他的所能,他毕竟缺席太久,此刻正是他能够全心全意付出的时候。
  
  荣耀赛事仍在继续,只是兴欣全体队员已经投入了夏训的状态。
  
  终于不再需要通过笔记本和大家视频通话,真正和大家坐在一起每天开会训练,本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离开集体太久,罗辑一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气氛,总是搬了椅子坐在外围,努力让目光越过自己前面的人群去辨析方锐讲的话做下笔记。最后是包荣兴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他的椅子搬到了自己旁边,他隔天把它搬回去,包子也固执地又搬回来,来来回回几次敲白板给大家布置计划的方锐都看不下去了,直接给他俩圈了一块地,叫他俩安生点乖乖呆着,别和幼儿园小孩似的;私底下也有人悄悄去问包荣兴他俩是不是吵架冷战呢,包荣兴倒也不隐瞒,除了隐去姓名,其它都给罗辑讲了,顺带抱怨几句罗辑为啥不愿意坐他旁边。
  
  老被人盯着看能静心听课么?罗辑有些郁闷,又带着一点说不清楚的别扭。一参加队会,包荣兴的目光就时不时从白板上的黑字偏离,跑到他的侧脸和书写笔记的手上。罗辑一开始也没注意这个,直到觉得这包子怎么这么安静,是心里产生了什么重大觉悟决定做起了乖学生不发言了?他的余光瞟过对方才发现包荣兴的身体向他一侧倾,这样的姿态……明显就是在盯着他看啊!意识到这事的罗辑连无领都不穿了,每天扣好纽扣整理好衣领,只恨不能透过屏幕把昧光身上罩的袍子扒下给自己披上。说起来之前又不是没坦诚相见过,这如临大敌的样子自己都觉得搞笑,可他实在无法忽视那种被对方凝视的怪异感。
  
  那种目光有些太烫人。他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因此发热,血液循环的速度加快,呼吸也稍稍急促,这种感觉他只曾经在童年时代等待张榜的时候有过,现在却只是被盯着看就这样……他实在不清楚如果真的搬出去又会是怎样,一时间有些抗拒自己的过度反应起来。
  
  罗辑当然不会同包荣兴一五一十地交代这些东西,径自把话题转到了租房的问题上。
  
  兴欣由于人员扩充已经在考虑租用房屋的问题,虽说新人中不少是H市本地的人,倒暂时不必为他们的住宿发愁,但这样的状况迟早是要解决的,还要尽快解决才好。他们搬出去似乎也是给别人腾空间了,兴欣应该也乐于接受,可怎么说才自然呢?只是罗辑考量了很久如何提出这个申请,包荣兴却一句“老板娘我想出去住”,再一句“小弟当然得跟着大哥呀”,就把问题都解决了,搞得躺尸垃圾篓里的草稿真没法死得光荣,成了废纸一点儿没发挥作用,陈果还不由感叹了他俩现在关系够铁呀,顺便提供了自己手头的房源信息,免了罗辑跑房屋中介的麻烦。
  
  自己怎么知道会到今天这一步呢?罗辑也想感叹,明明当初他坚决拒绝和包荣兴做室友来着,或许所谓人生,正是自打脸的奇妙过程。
  
  每到训练结束回到上林苑,除了进行数学练习,罗辑都会在睡前抽出时间用中性笔在老板娘自己的广告单上勾画需要的信息,他和包荣兴讲叫他先睡吧,别管自己,可对方坚持愣要弄一小板凳搁自己手边等着,用他放到一旁不需要的纸页折纸。罗辑只好控制自己不要太着迷,每天勾上几条整理对比就歇息了。
  
  
  阴雨绵绵并没有阻止恋爱的粉红气息弥漫,天气变得暖和,街上手牵手秀恩爱的情侣多起来了,陪包子跑腿的罗辑也不禁分神多瞟几眼这些恩恩爱爱的情侣。他们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手牵手穿街过巷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罗辑心里清楚,还是忍不住叹气。几次过后包荣兴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在晚上爬楼回上林苑的时候,他总会握住罗辑的手,然后放慢脚步,直到快到楼口才松开。罗辑不好描述自己的心情,是他先做出拒绝的反应,却在手掌从包荣兴的手中抽出的时候,忽然有点依恋对方的体温。
  
  同样饱受烦恼的还有陈果,只是那份烦恼,又是不同意味上的了。
  
  兴欣的大家都把陈果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对她的生活上心极了。先前她还能以比赛忙碌为借口推辞众人给自己热心安排相亲活动,现在理由不再充分,她在被众人的层层攻势和包围轰炸下举手投降,勉强参加了相亲。并不是强迫她一定要选择什么,只是大家都希望能有一个人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吧——婚姻对他而言现在也许已经是奢侈品,但他意外地没有惊恐的情绪,当看到包子和队友打闹,他的心里甚至生出几分安适。
  
  陈果去相亲的那天,魏琛带了一小帮兴欣队员悄悄地蹲守。罗辑觉得相亲这事多少还是看缘分,给两人多一点自由的空间更好,可还是没招架住包子老在耳边唠叨成了小队的一员。他们分散在咖啡馆的各个角落,假装若无其事的顾客,一边注意着陈果那边的动向。但包荣兴那发色实在太显眼,就和一圈白炽灯里忽然混进了一高瓦数的LED灯似的,他拿下遮脸的报纸去谢谢服务员的时候陈果一眼就瞟到了他,眼睛瞪得溜圆,接着趁相亲对象起身去柜台要什么东西的空档,她的眼睛环视四周,目光精准锁定每一个队员,她皱眉做出警告的手势,被瞄准的组建老板娘护卫队的策划者兼队长魏琛朝她尴尬地笑笑,迅速拿了一本杂志盖在脸上避开了陈果的灼热视线。
  
  幸亏聊得还算愉快,告别时候留下了通讯方式,陈果微笑着同对方告别,见对方的影子在路口拐角彻底消失,她才转身像打字员在打字机上重重摁下字符把穿得不太习惯的高跟鞋踏得嗒嗒响,朝兴欣临时组建的小分队走来,把队长魏琛好好训了一顿。魏琛倒也没生气,就一直笑着赔罪,回到兴欣趁陈果不在他还生出了“丫头就是单纯”的感叹。  
  
  老板娘的恋爱事业慢慢推进着,罗辑的挪窝工程也敲定下来,在包荣兴折的千纸鹤灌满了一广口瓶之后,他们搬了出去。毕竟是闲置的公寓出租,倒也不必担心装修问题,把东西搬过去就好。两个住宿舍的大男人实在没有什么杂物,几只箱子就把曾经在上林苑生活的痕迹全都打包带到了公寓。当把一切都打理妥当,罗辑突然发现这么几年来他俩添置的物品甚至塞不满这个小小的公寓,反而显得有些冷清。他拉开窗帘让光尽情地倾倒在地板上,地板因暖光晕开棕红,他和包荣兴就像是站在红丝绒蛋糕上的两根蜡烛,而分散的家具就像是水果块、糖豆和巧克力片。
  
  之后再慢慢来吧!罗辑暗自想着弯了弯嘴角。
  
  忙活了一天,下楼吃了饭回来后罗辑先去洗了个澡,出来就看到金发披散的包荣兴在床铺上滚来滚去,一身腱子肉少了衣服的遮挡完全显露出来,看着忒像一头小狮子趴在草丛里自己同自己玩耍还颇得乐趣。罗辑用毛巾搓着自己的头发,坐到他身边:“洗澡去,一身汗的。”他伸手摸了一把包荣兴的手臂,然后咋舌,这种紧实的肌肉感果然和自己那种皮肤紧绷、肌肉却松散的感觉不一样,前者光是触碰就能感受到蕴藏的力量。
  
  包荣兴一骨碌爬起来:“小弟,你果然是羡慕我的身材对不?”
  
  “是是是,我羡慕到也想有成吗。”
  
  包荣兴沉思片刻,然后认真地讲到:“可是小弟我觉得你那样不好看啊。”
  
  “……哪里不好看啊?”
  
  “小弟你这么小巧要是一身肌肉的话,感觉不好看诶。”
  
  他虽然比不了包荣兴时不时撞门框,好歹也撑着过了国民男性平均身高,怎么就要被包荣兴说小巧了,罗辑气极,掀起枕头往包荣兴脸上一摔:“洗澡!”
  
  包荣兴在被枕头命中后配合地往后一倒,然后抱着枕头,就保持躺着的姿势露出半张脸来盯着罗辑看:“你现在就很好看啊。”树梢上的叶子风里轻颤一样带着笑音的,挠得罗辑心痒痒,加快了擦头发的速度。
  
  我真傻,真的,我独想到包子这丫脑回路清奇,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撩汉。猝不及防的直球可真是要了命,罗辑起身准备离包荣兴远点,却被抓住手臂,转身想要抗议几句,又被对方直接搂到了怀里:“别闹!我头发还湿着呢。”

  
TBC.
  
PS.谢谢大家让我体会了平均热度过十的幸福( ̄ˇ ̄)

评论(4)
热度(30)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