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1」

*过渡章?请配合Roberto Cacciapaglia的《Oceano》浏览~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11.
  
  兴欣现在需要他,即便不过是他自我感觉良好,他也要支援他们,为国争光这件事被他强行压到了计划表的下端。罗辑提笔写下堪称他二十多年来最认真的一份申请,每一个字都下笔极重,钢笔的墨蓝痕迹穿透纸面,印到他垫着的书本封面上。他斟酌用词,终于在手边堆起一叠纸后从中选定了最满意的一张。
  
  休学申请递交到总教务室之后,罗辑就陪学校领导聊了一下午的人生志向。话题无非是希望他珍惜自己现阶段拥有的学业成果,再接再厉,分心去做一些普通的事情是不太有意义的。罗辑的休学申请里没有提及荣耀,不过T市也有一支战队,或许学校有人是他们的粉丝,他想校方可能是通过这样的渠道了解到自己是兴欣的一员,故而作出了这样的推测——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两条轨道通往的目的地不同,怎么会不眷恋他在这里的亲朋好友,怎么不担忧将来?然而他的船只即将起航,拉响的汽笛催促着他,他并不愿意就这么耗尽青春热血,永远呆在自己的国度,他要去对岸看看,要到对岸呼唤他的人群中间去,要踏上他不曾经历过的未知旅途。
  
  拉锯战无果后罗辑被推到了自己的导师面前。感情牌,罗辑知道学校的打算,但这确实是他的软肋,他在高中时期就被自己的导师挖掘,提前开始了大学生活。虽然有人也曾替他遗憾为何没有接下B市的大学伸出的橄榄枝,但他的确没有后悔过。他和自己的导师亦师亦友,他现在所处的高度都是在对方悉心的指导下到达的,即使时间倒流,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校领导识趣地关门离开,他和自己的导师张以川面对面地坐着,导师没说话,只烧了一壶水,慢条斯理地给罗辑泡了普洱,直到罗辑的茶杯见底,感觉干渴的喉咙得到了润泽,他才问到是不是和那款叫荣耀的游戏有关。之前的数据推算罗辑也拜托过自己的导师,此时自然没有任何隐瞒,坦然地把一切都告诉了对方。
  
  张以川听着罗辑的称述,不像往常一般带着微笑地倾听,他一言不发,时不时抿一口杯里的茶水。罗辑一股脑倒完了自己的理由,不知还要讲些什么,他瞧见自己握紧玻璃杯上的手指在杯壁上压出扭曲的形状,在他近乎要开口寻找逃跑的理由时,终于获得了对方的回应:“你是我最骄傲的学生,我希望你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一生有过为了梦想的冲动,并不是坏事。”虽然是惋惜的语气,却也没有阻止。张以川顿了顿,接着讲到,“如果你想清楚了,就去吧。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
  
  罗辑猛地抬起头来,只见对方望着他,带着一直以来悉心教导他时的神情,眼里又含有几分担忧,像是孩子远行前站在渡口相送的父母。罗辑的舌根有普洱醇厚的回甘,却不知为何鼻腔发酸,他起身,对这位对他关照有加的教授深深鞠了一躬,道了一句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然后不敢再多言,只怕眼眶里的泪水坠下来。
  
  应付完领导回到宿舍,罗辑才发现自己手机的通讯栏被父母的未接来电讯息塞满,他深呼吸,接着回拨过去。在铃声停止的一瞬间抢先说到:“我想……任性一回,对不起。”他的声音抖得厉害,像是要掉泪的哽咽,却是横了心计算和父母的周旋。
  
  罗辑参加比赛的事在父母看来不过是一种解压方式,不曾上心,当然也没有阻止过他。但此刻这件事超越了他们能够接受的范围,像大坝的水位漫过了红色警戒线,他们自然会拿出十分的认真来对待,再不可能带着放松的心态和自己谈论。如果他们强硬地拒绝自己怎么办?罗辑忽然有些怕,而心中有个声音将他从这样的情绪拉出;他为父母这么多年的辛劳付出内疚不已,又暗中滋生一种叛逆的快意,他的心成了一瓶被摇晃的、混合多种味道果汁的汽水。  
  
  他是旁人眼里的特别,然而过得是自认平凡至极的青春。没有翻墙逃学,没有夜不归宿,青春电影里的叛逆剧情从未成为他人生剧本上的戏份,他在别人谈论明星八卦的时候思考函数图像,在别人相约吃饭的时候喝着母亲炖的汤,翻阅手中的数学周报,别人在天高海阔地谈论未来志向,他已经看到他的一生终点在何方。一切貌似光鲜,实则按部就班寡淡无趣,却被他人视作头戴冠冕。这样的生活他想要,他不想要?他说不清楚,他就是这么长大的,他已经习惯这样的人生,而他竟然在青春的尾巴上要从众人为他精心安排的道路上逃跑了。也许他本就没被安稳的生活抽去反骨,这二十多年,就候着这个时机。
  
  “你真的想好了吗?”罗辑的父亲问到,不同于母亲的雷厉风行,问话一如既往地柔和平缓,就像是询问罗辑今晚要吃什么一样。
  
  这简单的话语问得罗辑一阵心虚,宿舍的空调吹着也止不住他涔涔的汗水浸湿领口后背,他沉默了很久,最后答到:“是的。”没有再加任何的解释。他本就没有准备说辞,不论父母如何看待他的出逃,他已经先斩后奏,若是此刻退缩,一切都将沦为笑柄,他有自己的执拗,他知道与自己血脉相通的父母自然了解这一点。
  
  电话那头传来长长的叹息,和母亲想要说些什么又被父亲劝阻的对话,随后是漫长的沉默。罗辑都开始怀疑通话是否已经被挂断时,他的父亲终于开了口:“那就去吧。”
  
  罗辑不知道父母为何如此宽容,他深感意外,又好像已经有了他们为何如此大度的认知,但欣喜之情掩盖了不安和不愿触及的现实,他下意识逃避深究。

  最终是在导师和父母的帮助下得到了休学申请的批准,罗辑参加完毕业礼的当天就收拾了行囊离开,连毕业跳蚤市场也没露面,只拜托同学处理掉了不需要的东西。他本想一个人悄悄回到兴欣,不慎在和包荣兴的聊天里暴露了计划,被对方强烈要求来接机:包荣兴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那家伙清楚后会不会吃惊?罗辑在心里笑了笑,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妄想。  
  
  罗辑只提了学术研究的书籍和笔记本、还有装满了论文资料的手提电脑就匆忙向H市奔去。他顾不得太多的准备,这种决定本来也就是冲动占据上风的结果,要是给他再多一些时间考虑,他不会踏出一步。他的面容平静,心却怦怦跳,像从家中溜出的叛逆少年朝着心中惦记的远方而去,要去干一番大事业,像要与自己心爱的人策马私奔到天涯海角,再不管世俗的眼光。他鼓足莫大的勇气,冲破自己安然享受的禁锢,站在机场的时候他汗流不止,既兴奋又痛苦,可激动更胜一筹,他的心中充斥着终于做出取舍的快活。他不知自己是否还会转身,当下他的人生已经像是偏离预设轨道列车,载着他的满腔热情驶往未知的梦的起点。他对荣耀的热爱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为之倾尽全力的念头起初只是想想,哪知道他居然可以做出如今这么大胆的冒险。
  
  刚下飞机走出机场不久,罗辑就被H市六月的梅雨热情迎接,提前返回兴欣参加夏训的包荣兴来接他,明明带了两把伞,却执意收了一把,愣要和他挤在一把伞下。 
  
  “快快快,你倒是打伞啊!别贴着我!”
  
  “我想和你撑一把伞嘛!”
  
  “你别把自己淋湿不算还捎带我,快撑伞!”
  
  费力把自己塞进出租车后两人身上都湿得厉害,罗辑掏出纸巾想要分给对方擦脸,却发现纸巾都湿透了,只得握在手里,包荣兴倒也不介意,随意就用袖子擦了几把脸,问起罗辑毕业后的打算来。罗辑卖了个关子,反问对方的想法,意外得到了非常正经的答复:“我觉得小弟你是要硕博连读的。”
  
  哈,他知道自己有过硕博连读的想法么?罗辑垂下眼去捏手里的湿纸,水滴从指缝间滑下,可也不会让长裤的状况更糟糕了。他终究强忍住了坦白,直到回到上林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跟着包荣兴去了兴欣才把一切公之于众。是他有些一厢情愿,说起来兴欣不是缺他不可,他也明白这一点。本已做好接着作出请大家不要多虑的解释,却被包荣兴抢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走了?”
  
  “嗯。”罗辑应到,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却被抱住,身体一下子腾空。被抱起来的罗辑脚离了地,忍不住尖叫出声:“我靠包荣兴——!!你放我下来!!”包荣兴没放他下来,反而笑着大声说了什么,把新人也引来了,被一圈人围着的罗辑一下子涨红了脸,四处搜索能够救自己的人。
  
  “谢谢你,为了兴欣。”从一旁来到他们面前的苏沐橙仰头向他莞尔,眼神里却有复杂的情绪涌动,就像是导师向他送上祝福的时候。
  
  “……我乐意的。”他轻轻念叨,不知说给谁听,只是话语很快也消散在了周围人的喧嚷之中。
  
  
TBC.

评论(4)
热度(33)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