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0」

*祝包子生日快乐!哎呀,没赶上包子生日,好遗憾TAT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10.
 
  团队收获了预计的奖项,当罗辑跟随前辈和导师们站在领讲台上致辞的时候却意外平静。他看着底下的学者和媒体,没有极致的喜悦,更没有紧张感,他们已经为此付出了太多精力,获得这一切说来不过天道酬勤,再加一点好运。何况兴欣逆袭的事件在前,罗辑并不十分激动,他的注意力还是在兴欣的比赛上——对阵微草。
  
  众人都清楚王杰希耗尽心力培养高英杰,正在移交队长职务,似乎这个赛季就会选择退役;微草并不会因为这样的情况而松懈,相反会拼尽全力证明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新任队长,但这场比赛对于兴欣也至关重要,如果积分不足,这一场将成为兴欣第十一赛季的最后一战。而两队除了竞争关系,也颇有渊源。
  
  人的本性大抵是热爱八卦的。第九赛季开始,乔一帆的身份就成为了媒体追逐的热点之一,有人把他塑造成逆袭的典范,却并非都出自真心,不过是借机暗讽微草。在叶修离开的今日各种舆论更是纷至沓来,罗辑倒不觉得乔一帆会至于因此动摇,只是站在风暴中心,多少还是令人担心。他给乔一帆留了言,对方也如他所料并未过度关注。倒是兴欣一众在面对媒体的时候没有回避这个问题,由安文逸出面应对了众多夹杂尖刺的提问:“其它的部分作为比赛的噱头固然为比赛添彩,不过我们更希望大家关注竞赛本身,我们一定会与微草携手为大家呈现一场精彩的对抗。”
  
  
  开赛的那天是罗辑学术之旅的最后一天,他们自由活动。罗辑和同伴去了海滩,他穿了泳裤,但身上罩着的薄外套没脱,就缩在阳伞下看屏幕里的赛事直播,偶尔瞟几眼他们的打打闹闹,纵然别人怂恿自己去勾搭妹子也只是摇摇头一个人坐着。他毕竟有恋人(虽然他俩的相处模式真不像是常规恋爱),即便对方并不在自己身边。 
  
  罗辑关掉了赛事直播的解说,尽力用自己的意识去判断局势。微草在积分排行榜上的位置非常靠前,季后席的名额几乎就是囊中之物。他们比上一个赛季更有攻击性,队员的打法也有诸多调整,围绕高英杰为核心的攻击阵容初见雏形,而王杰希第三赛季出道时引领微草向前的魔术师打法也再次在赛场上闪耀,罗辑不知该为竞赛本身的激烈激动,还是为兴欣担忧。他看得手心指腹都是汗,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又握紧了手机。他在脑内快速更新对微草战队的资料记录,发现微草鬼剑士的使用者周烨柏这一次团队赛位列前五人的名单中,而剑客刘小别暂时在第六人席位上等待。真的很用心……是要驱散对乔一帆的阴影,所以让周烨柏真正上场与乔一帆对抗么?
  
  比赛开始没有几分钟,木恩就追随一寸灰去了水边——鬼剑士并不是强攻职业,比起创造比赛优势,罗辑更愿意认为这是王杰希的授意,只有亲手破除障碍,高英杰接手的王不留行才能让微草飞得更高更远。兴欣大概也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就把木恩引诱过来,埋伏在岸边丛中的苏沐橙干脆地站起一击反坦克炮击中了压制鬼剑士的魔道学者,将他击落水中送到比赛试探阶段就在湖边潜伏的海无量手里,随后立即离开前往开局就把独活逼入窄巷的寒烟柔身旁。
  
  落单的苏沐橙成为了王不留行和防风的攻击对象,而她也只顾着一味地借助复杂地形逃跑,不曾停下真正回击。在进入城镇的关口之前,防风受到了先前正在袭击使君子的毁人不倦的雀落偷袭,王不留行迟疑了一会,不再对沐雨橙风纠缠,反身救助防风。
  
  水中的木恩情况紧急,他应该是被科普过方锐的猥琐流,却没想过对方可以这么玩,在气定神闲的状态下还开启了气转流云,悠哉悠哉地用逆流让木恩浮空,又在他想架着扫把逃开时使用捉云手将他捉回,接着就是一个截脉,木恩的四围立即遭到降低,连忙反手一个驱散粉扔下,发动魔法射线打断念龙波,趁对方被自己击中的时机舞起扫把旋风,搅起波澜——到底是为了脱困,还是想要反击海无量?罗辑计算着技能的冷却时间,再次感到即便是列出所有条件、精密计算招式组合使用,在荣耀面前这一切显得也是那么无力,人心毕竟不在可以完全推测的范围之内。
  
  王不留行一边似乎是收到了木恩受困的信息,他抛下防风,一人向水边驶去。屏幕上画面分为两屏,一边是骑着灭绝星辰极速回航的王不留行,一边是海无量使用念气波,念气将木恩推出,在水里划出一道白浪。然而很快救援就停止了,本已做好伏击准备的乔一帆被放了鸽子,结束CD流攻势的莫凡隐匿,赶回原地的王不留行带着防风杀入窄巷拯救独活。
  
  不再是魔术师身后的腼腆天才,高英杰这一次真正显露出接任王不留行的耀眼天赋和强硬,在血量下掉严重的情况下干脆地放弃团队救援,借念气波将自己推出的机会从水中骑着晨露突破Box-1战术,顺带给了追上来想要继续纠缠自己的海无量一扫帚,趁对方在水中受身困难又来不及施放念气罩的时机,迅速扔下熔岩烧瓶。水面腾起大量白雾,没有配合酸雨干冰,高英杰趁着方锐视线受阻无法对自己使用捉云手立即脱身飞远,不远处的乔一帆见木恩脱困,扔下已经布置好的鬼阵,月光斩的银色半圆击中对方的背部,但已经不足够为海无量脱身使用捕捉技制造时间,一寸灰的攻击最终到达不了木恩的飞行高度,只能看着他在眼前飞远。方锐也没轻易放过飞走的木恩,海无量在水中翻滚掉血的时候不忘挥出一道气刃,致盲效果下的木恩受到攻击在空中摇晃,终究还是没有掉下晨露,盲飞出了二人的攻击范围。
  
  唐柔抽身一记霸碎冲着二人而去,王不留行向高处疾飞,防风迅速后退使用圣光打吹飞霸碎。二打一的局面打破,意识到不妙的苏沐橙立刻使用激光炮后撤,避开激发了骑士精神状态下独活的牺牲吼叫,而唐柔的寒烟柔则因为躲闪不及,回身将应付防风的强龙压换为落花掌打向独活的盾牌,诚实的风暴反击立刻生效,唐柔被推回身后王不留行和防风的攻击范围之中。飞远的苏沐橙站稳后使用卫星射线进行营救,却见独活上前近身,背后赶来的鬼剑士趁机使出灰阵,在这狭窄巷中被二人困住的苏沐橙再次使用后座力逃远已不可能,立即后撤几步,跳入玻璃震碎的建筑窗口,上了二楼天台稳定炮台,不顾追随自己进来的独活与鬼剑士的夹击,召唤出热感飞弹援助寒烟柔。
  
  来不及救援甚至脱身!罗辑心里暗叫不好,这一场比赛包子并没有出场,第六人的安文逸作为牧师正在等待,但当下的主攻手核心两人都被困住,局面即使是安文逸上场也再不能力挽狂澜。何况使君子不忘在门口窗下扔下暗阵和静默之阵,即便牧师带领救援到来也要被拖慢速度,到时候寒烟柔或者沐雨橙风已经倒在对手的强烈攻势之下,救援就失去了意义。
  
  这时镜头忽然一转,罗辑看到一路干扰救援分队的莫凡终于追到巷中,放弃了隐匿和辅助受到沐雨橙风炮火援助的寒烟柔,他遵循谨慎的本性从后院进入建筑。他要做什么?罗辑到现在也很少和对方交流过,此时能想到的也只有莫凡以往的拾荒作风,他难道要在暗处等待王不留行和独活的破绽吗?来不及了!罗辑捏着手机的手指已经发白,暗自祈祷莫凡更加主动一些。
  
  莫凡犹豫了一会最终选择翻进窗口,恰好只踩中了暗阵,罗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但令罗辑吃惊的是莫凡居然记得地形和从楼下看到的纠缠沐雨橙风二人的大概位置,在失明中他悄无声息地上了楼梯,在走廊拐角使用了忍法·百流斩!从天而降的水牢对于背对莫凡的二人来得太过突然,骑士来不及用挑衅,鬼剑士也来不及使用鬼爪挑飞毁人不倦,而有队友频道的苏沐橙显然了解莫凡的支援,收起手炮一个受身远离水牢,终于从对手的纠缠下脱身。
  
  结束失明状态的莫凡运起忍法·空蝉双杀打断独活、使君子对沐雨橙风的干扰,苏沐橙在沐雨橙风还剩三分之一的血量下,一记悬磁炮轰向被王不留行捉弄得如同小猫去咬自己尾巴却屡屡失败的寒烟柔所在之处,直直冲着王不留行而去。那一瞬间罗辑极度渴望悬磁炮能够击中王不留行,让他从半空坠落,但他也明白魔术师打法注定了王杰希不可能这么轻易中招,在迅速疾飞避开炮击之后,他甚至还有余裕朝寒烟柔扔下寒冰粉才向二楼天台飞去。
    
  水边三人都赶往窄巷,终究还是骑着晨露的木恩更胜一筹,抢先进入窄巷,接手拖住寒烟柔的工作,等候多时的防风借机施展极限生存,木恩血槽大量恢复,等同于第二个……王不留行!罗辑心里明白结局已定,却还是不甘心地一直看到了最后。即便是后来安文逸的上场没有明显失误甚至堪称完美,却也难挽颓势,兴欣输掉了这场通往季后席的比赛。
  
  比赛结束后双方列队握手,摄像机如实拍下了众人的反应。方锐等王杰希客气地致辞后坦然地表示好汉不惧失败,下一赛季再来较量,王杰希只是笑笑,拍拍高英杰的肩膀,嘱咐他把这个约定记下。没上场的包荣兴似乎想要配合方锐表现表现,还没开口方锐就揽着他的肩膀夸张地朝高英杰呲牙,表示我们还有秘密武器没用,小朋友可要小心啦。高英杰稍稍往王杰希的身边靠,眼睛避开了直视自己的耍宝二人组的目光,答到会注意的,眼神却是往乔一帆身上飘,比赛胜利的兴奋留在他脸上的红色还没消退,但他眼中却已经含着担心,见乔一帆和他握手的时候微笑着向他祝贺,才又笑着约定下一次的比赛。
  
  真的输了吗?罗辑关闭手机,一个人愣愣地望着阳光下喧闹的海滩,传入耳中的海浪的哼唱也依旧,一切都和比赛前一样,可他们确实输了。罗辑一时间有点恍惚,在他终于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定下了回程机票。他和导师同伴吃过午饭后就直接飞到了B市,然而兴欣已经飞回H市,他在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马不停蹄转机H市,一个人拉着旅行箱站在兴欣网吧楼下才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提前到来的夏休期似乎并没有对兴欣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谈话中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展望,他们在复盘后就开始了自由活动的休假时间。度过了十几个小时高度精力集中的飞机旅程的罗辑没有躺下休息,在包荣兴对于自己近况的关心中一言不发地抱着衣服浴巾进了浴室。
  
  罗辑打开蓬头,松懈的神经此刻终于令悲伤传导到他的大脑每一处,他任由水往头顶冲下来,然后低声呜咽,合着水声把眼泪逼出,愤怒的、懊悔的嘶吼被水声遮掩,伪装的坚强被热水冲得七零八落,他很快哭得溃不成军。然而也只是一会,他便收敛住了负面情绪,结束了淋浴。

  躺在床上正看报纸的包荣兴听到罗辑的脚步翻身起来,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在看到罗辑以后改口道:“谁欺负你了?”
  
  “没。”
  
  “那你怎么眼睛红红的……”
  
  “洗头发进洗发水了。”
  
  “小弟……”
  
  “行了,拜托你,别管成么。”
  
  包荣兴眨了几下眼睛没再接话,转身出了门。回来时候罗辑正躺着闭眼休息,脸上突然传来冰冷的触感,他一个哆嗦睁眼,看到包荣兴叼着冰棍,手上还提着一袋:“你敷敷眼睛。”他含糊地说。
  
  “你到底哭什么呀?”
  
  “……”
  
  包荣兴难得迅速领会了罗辑的心思,大大咧咧地安慰到:“有什么好哭的,丢了下回再赢回来不就行啊?我们都在这里呀!”
  
  罗辑坐到床沿,撕开手上冰棍的包装纸。冰棍有些融化了,撕开来便从塑料纸流到掌心,沿着掌纹蜿蜒到手腕,他想起身抽一张纸巾擦拭,却被对方捏住手腕,湿热的唇舌将甜腻的乳浆尽数带去,牙齿划过皮肤下凸起的青蓝色血管,或许稍稍一用力,就会渗出血来……他的思维像是飘落水面的树叶漂泊向远方,直到听见对方喃喃好热才回了神。
  
  炎热的夏日即将到来,眼泪在悔恨的情绪尚未平复之前就会蒸发的今天,他热得有些烦闷,又有些头晕脑胀了。他咬下一口冰凉的甘甜,在舌尖麻痹的感觉未消退之时,用认真而庄重的语调提议:“我们要一块住么?”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但他想对方应该能够明白。会得到什么答案?已经出口的问题也没法收回。

  见包荣兴露出了惊讶的眼神,罗辑扔掉了冰棍把自己卷进被子,很快陷入了梦乡。他梦中的世界的黑暗这一次竟渐渐散去,黑蓝天鹅绒似的天空织进了白日的明亮,几缕曙光横跨天际,他看清了屋子前方的湍急河流,看见了对岸的队友们殷切的脸庞。
  
  “罗辑!”  
  
  重合着梦里大家的呼喊和包荣兴小弟小弟的喊声,罗辑从梦中醒来,没有惊醒的慌张茫然,反而是格外的宁静。原来他在等待着的不过是如此,也只是队友的呼唤。
  
  他要过去,离开他所在的国度,泅水到他们那边去。
  
  
TBC.
  
  
PS.终于暂时解决了罗辑大大的纠结,可以好好搞比赛谈恋爱了……前面太拖沓了,十分抱歉,后面会尽力快节奏一点的。有机会希望能够好好整理一遍出个精简版【。】
  

评论(7)
热度(33)
  1. 温南屿八纮 转载了此文字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