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瑶光入度「壹」

*慢热。

+++


  
  失踪两月的小师弟卢瀚文竟被微草送回,身体无甚大碍,只是被微草仙物所伤,至今昏迷不醒。饶是精通奇术的喻文州也没了主意,除了派人赶往轮回重金寻医,他翻遍古籍暂且出了以毒攻毒的下策,吩咐于锋前去百花谷求药。只不过说是灵丹妙药,江湖中传闻百花谷的草药毒性比砒霜鸩酒更甚,于锋也不知讨要毒草除了杀人还有何用,然而师弟此时尚在鬼门关前挣扎,由不得他争辩,只可领命前去。
  
  于锋倒也清楚师兄喻文州独独指派自己的个中缘由。三年前少年武林大会上,他曾与百花现任谷主邹远有过一面之交,询问过前任谷主孙哲平的去向,虽未收获太多消息,但此举大抵是没有逃过喻文州的眼睛。明白自己意在言外,将就予自己个顺水人情——师兄真是好一颗七窍玲珑心!于锋叹到,却也不好得出言谢过喻文州的美意,只暗暗在心中记下了。
  
  未做太多准备,于锋便快马加鞭赶往滇地。
  
  滇地多瘴气毒物,外人贸然进入,必要往那黄泉路走上一遭。加之其它诸多顾忌,于锋留了个心眼,并未独身入滇,而是在东都跟随马帮走过崇山峻岭,翻越江河山涧,终是进了百花的领地。一路艰苦,本以为入百花领地后又要因语言不通阻滞任务完成,却惊觉百花领地居然也是一副汉人城镇的模样,道路房屋无不井然有序,走街串巷的叫卖吆喝不绝。更出人意料的是百姓淳朴直爽,未将于锋当做外人看待,听说他执意要寻找百花谷,便带路将他送至山下,道是沿着溪水只管往上爬,半天工夫自会见得。别时不忘嘱咐山路瘴气浓重,可用火把驱散。
  
  吹燃火折子点起火把,于锋暗自运起蓝雨心法快步上山。山上树枝参差交叠,叶片遮盖严实,火把终究只能照亮身前数尺,更远的路便是一片模糊的了,全凭于锋个人摸索。马帮所用的土法可保一行人的周全,药方却是不外传的,此回算得于锋头一次独自闯入瘴气。纵然蓝溪阁前徐景熙给过他不少雄黄薏苡仁,甚至还有几剂紫雪丹与苏合香丸,于锋依旧对瘴气心中没底,一路小心翼翼,唯恐黑雾侵袭。幸而一路通畅,除了几次险些陷进泥沼湿污了靴子衣裳,于锋终究还是走出昏暗,走进一片耸入云天的竹林,顺溪流一路前行,完完整整地站在了百花谷的门前。
  
  扣击金漆剥落大半的椒图兽首门环几下未得回应,于锋只得加大了力气,扣得门环砰砰作响,终于敲得大门开了一缝,一执帚童子探出半个身子,大声问到来者何人。于锋抱拳微微躬身报上师门,童子便转身向里头走去,也未关紧大门。藉由所开的大门一缝,于锋窥得谷中明媚,惊讶了好一阵子。
  
  不多时童子返回,道是谷主要亲自接待蓝溪阁的贵客,请于锋稍在正厅休息片刻。于锋跟随童子进谷,不住地四处张望,虽再不是少年,好奇的心性早已消磨不少,但一想起那些个百花谷稀奇古怪的逸事,总忍不住多瞧上几眼,妄图找出这百花谷到底有什么特别。可百花与其它门派相比,似乎也并没有太多不同,正殿里门徒正清洁打扫不作一语,年长男子将肩头扁担卸下,搬起上头悬挂的木桶,将水倒入墙角列成一排的陶缸……雀鸟啁啾,风梳绿叶,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恰似境外桃源,哪里寻得异样?
  
  落座正厅。
  
  得了片刻喘息,之前积累的种种疲倦一并涌上,仆从奉上的茶水没喝上几口,放下茶杯一合眼便睡了过去。
  
  梦中漆黑一片,如乌云密布。于锋四处走动,听得滴答声响,看不见自己向着哪儿去了,待到有些疲累站定歇息,羞怯的月儿终于走出了簇拥的乌云,大地重获光明,于锋这才发现自己正立于一洞穴之中,洞顶破开的口子流淌下泠泠月华,一道光柱直直指向前方。于锋随着光柱指向的地方慢慢走去,见得月光照亮一把被锁在泉水里的长剑。长剑见有人来兴奋不已,震得剑鞘嗡嗡作响锁链抖动,四周翻起层层细小的白浪。
  
  此情此景,总觉得在何处见过……登时心悸不已,头痛欲裂,再定神时脚底岩石突然碎裂四散,不待他逃出几步,一切便向下陷落,他亦随之坠堕。
  
  叫出啊后挣脱梦魇醒来,却在想要起身时被人按住了脊背,安抚似的,微冷的手掌抚摸过背部向内凹的脊骨处。于锋身形一滞,杀意蓄积,手不自觉往腰处探去,却听得轻声细语:“前辈还不能起来,请等我拔完银针。”伴随着轻微的刺痛,于锋感到身上有针状物被拔出了皮肉,侧身去看,床边站的正是百花谷主邹远。于锋立即知晓自个恐怕是因吸入瘴气过多昏睡,而邹远为自己亲自施针,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这请求还未说出,又添了一笔人情债,于锋不禁叹息何时才能通通偿清。
  
  于锋将杀气收敛干净,向邹远答谢问好,同时纳闷邹远竟还以前辈相称,凭他们二人现在的身份,邹远用敬称称呼自己,并不合规矩。而邹远似未察觉方才的剑拔弩张,平静反问于锋别来无恙。于锋定睛一看,邹远身上所着衣袍形制古雅,颇具前朝遗风,只是绣有滇地夸张的纹饰,鲜艳图案衬得他的脸上多了几分贵气,和自己当年所见,的确是大有不同。
  
  也不多做客套地嘘寒问暖,闲聊几句,于锋话锋一转道来此行的目的。邹远在听闻卢瀚文为仙草所伤后脸色微微一变,久久不能答复,直到侍女呈来药汤,他才开口请于锋服用。  
  
  “于某身上还有些药……”话音刚落,于锋便生出悔意,这话听来暗含猜疑,岂能轻易糊弄过眼前的百花谷主?
  
  邹远却笑着把汤药放到了一旁,并无丝毫不悦,他递来于锋沾满泥痕的包袱,并未顾忌脏了自己的手:“前辈原来带着药么?”
  
  于锋自然是不懂药理的,翻了翻包裹里的药,犹豫许久也没选定,还是邹远出声建议到合吃紫雪丹解了于锋的尴尬。讪讪谢过邹远,于锋拆开纸包,将紫色霜雪状药粉抖落口中。
  
  “难为前辈亲自来到百花,只是百花所能给的仅仅是毒物罢了,哪有什么灵药?”邹远的语调透露出拘谨质疑,停顿一会,又开口说到,“微草有当世第一名医,怎么……”
  
  “方大夫已经失踪两年,邹谷主未曾听闻?”这件事情几乎是人尽皆知,堂堂百花谷主居然不知道?烦躁之下,于锋生出对方是不是存心要与自己打太极的疑虑——人道是百花毒药乃按祖传秘方所制,从不外传。恳求被拒并非罕事,喻文州早就叮咛于锋万万不可硬来,可掐指一算自己离蓝溪阁也有一月,不知师弟安危,于锋自认难再慢条斯理死缠烂打。
  
  “……失踪?这倒是头一次听说。”邹远的眼中流露出惊讶,倒不像是故意耍弄于锋,想是百花消息闭塞,这个曾在江湖里轰动好几月的热闻并没有流进百花领地。
  
  “正是如此。还请谷主赐药,蓝溪阁感激不尽!”于锋想要下床向邹远致谢,却被邹远阻止,他摇头道了不必,小事不足挂齿。邹远转身交代侍女,道是按于锋的请求将药悉数取来。侍女用土话轻声提起什么,于锋听不明了,揣测恐怕是劝阻,未等做出辩驳,邹远就同侍女讲了几句,似是坚持刚才的安排。侍女闻言不再回复,呈着汤碗退出了屋内。
  
  邹远忽然转身直视于锋,有别于三年前总是低头刻意回避与人目光相交,他挺直脊梁目不斜视,随后婉转地诘问:“不过前辈此行,当真只为师弟而来?”
  
  
待续

评论(3)
热度(10)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