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9」

*新年快乐!希望新一年大家平安喜乐~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

09.
  
  从研究告一段落后结伴去游玩的人群里逃离的罗辑溜回宿舍,算着时间给包荣兴发了生日祝福。
  
  罗辑不大会写煽情的话,一开始脑子里跳出来的无非是什么祝你生日快乐万事如意,配为我们的友谊干杯的表情恰当极了。他也想写点俏皮话,奈何脑子里储备也不够,算了,心意到了也就好了吧……?包子的生日隔天便要开赛,想必也不能过得太隆重,但得到祝福还是不会少的,有趣的祝福也不会少,自己没必要愣和人家比较啊。情话自己更写不来了,也许还是能够胡诌两句,可他刚在心里起稿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罗辑纠结了一会怎么写生日贺词,最终还是放弃绞尽脑汁写作文似的在屏幕上打下字符又删除,选择发了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没想到本该睡了的包荣兴居然回复了,还开了语音电话,铃声在空空的房间里特别刺耳,罗辑手一抖就点了接听。
  
  “小弟——”
  
  “你怎么还没睡啊?”都接了突然挂断也不好,但罗辑没给包荣兴先开口的机会,抢在他前面质问。
  
  “我掐指一算小弟你零点会出现……”包荣兴压低声音回答到。
  
  信奉无神论的新时代好少年罗辑从来是不相信什么掐指一算这一套的,也不打算配合包荣兴:“扯呢,”包荣兴热爱星座运势自己是知道的,啥时候转行搞四柱推命的活计了,虽说都是迷信,但配合他那人设也太违和,一米八几的算命先生扛着上书指点迷津的白幡和折凳,那不像算命的,倒像是砸场子,“快去睡了你。”
  
  “诶不行啊,大家都给我发祝福呢,我得回完吧?”包荣兴嚷嚷起来。
  
  “每个都回复你还睡什么啊。”包荣兴重兄弟情义,一聊起来就和人家嘘寒问暖东拉西扯,回复起来肯定没完没了的,隔天还要比赛,这熬夜可不行。
  
  “那行,你给我唱个歌呗,听完我就去睡觉。”
  
  小孩子睡前还要听睡前故事和摇篮曲么,多大了你。罗辑心里一堆吐槽飘出来,念及满足一下寿星的愿望,终究把这些文字泡都戳破了:“……生日歌?”
  
  “老大过生日小弟多少得表示表示啊。”
  
  “好吧,听完你就去睡觉?”我可从这边给你越洋寄礼物呢!罗辑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礼物这种惊喜提前说了还有什么意思呢。确定宿舍门已经锁好,不会突然遭遇被别人gank的悲剧,罗辑清了清嗓子,回想了一下生日歌的曲调,刚唱了一个祝接下来的还没唱全呢,包荣兴又提了新要求。
  
  “唱点别的嘛。”
  
  “就生日歌,别的我唱不来。”
  
  “就一首就一首。”
  
  “……那你可要去睡啊!”
  
  只想让包荣兴快去休息的罗辑放弃了争辩,他酝酿了一下情绪,下意识哼出了几句歌词,在包荣兴和着他唱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唱了《红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自己没情调,还是这歌真是在男生群体里常见的励志歌曲……这歌要唱给过生日的姑娘听,那可刷不了多少好感啊!自己这是咋回事啊,罗辑忍不住捂脸,他歌听的也不少,但多半是纯音乐和一些动漫歌曲,日文他唱不了,顶多跟着歌手哼哼几句,中文歌短时间里他也想不起合适的,于是开口唱的还是长辈的KTV保留曲目:一开口就是经典曲目罗辑也很无奈,但这歌朗朗上口,属于听几次再怎么都不会走调得厉害的歌。
  
  到底粤语歌不练习练习就唱是挺别扭的,勉强唱了一段罗辑就忘词了,只剩下哼曲调,包荣兴倒是唱得兴致勃勃,有叫自己的嘹亮歌声呈立体环绕声的趋势。诶,这包子,可别把隔壁室友吵醒了,罗辑连忙阻止了他:“行了,歌听完了,你快睡吧。”
  
  “小弟你就这么着急赶我——”包荣兴还沉浸在歌曲里不能自拔,语气没平常那么理直气壮的,罗辑听来带着点委屈的意味。
  
  “我哪赶你了!好了,你快睡吧,熬夜不好。”罗辑没跟包荣兴讲熬夜具体哪不好,反正包子八成听不懂那些玩意,还会揪着自己说的话里他不懂的名词不停发问,那可真就没完没了了。
  
  “小弟你果然还是很关心我的嘛。”
  
  包荣兴的心情似乎因为罗辑的话又放晴了,罗辑也不知道哪句话戳到了对方的心情开关:“你快关灯睡吧,晚安。”
  
  “我一定给你亮着灯。”
  
  “啊?”虽然没搞懂怎么会跳跃到这个话题上,但时间久了罗辑也习惯了包荣兴的思维散漫。乍一听还以为是什么相亲节目亮灯环节呢,他迟疑了一会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包子是要说他会一直等着自己吗?“没必要吧……”他轻声回复,连自己都没听清自己咕哝了些什么。大厦彻夜灯火通明,怎么分辨得出是哪一扇窗户,况且未来……这带着承诺意味的话也叫罗辑没法用轻松的语气回复,他还没思考过那么遥远的事,不愿调侃,也不想编造什么来敷衍对方。
  
  “晚安!”包荣兴倒是挺开心的,直接道了一句晚安就挂断了电话,没给罗辑太多补救的机会。
  
  罗辑开了微博去看这包子到底睡了没,发现给包荣兴刷生日快乐的粉丝还蛮多,连职业选手也给他发了祝福,更别提兴欣内部的整齐队形了,从微博到QQ群都是各种祝福。自己不说点什么也不太好,会被误会吧,罗辑敲了几行话发上了微博和群,很快就被其它生日祝福给淹没了。
  
  本该休息了的包荣兴忽然又出现了。罗辑点开新消息提示的时候,看见包荣兴对大家的祝福的感谢,但是在转了自己的消息的基础上,转完又私信罗辑说自己马上就睡了。罗辑心里有点别扭,老实说他现在对这些事多少有点敏感,要是换从前,这种事顶多是感情好的象征,他可以坦然地对待,如今他因恋人关系失了这份坦然,却多了一份因包荣兴的特殊对待生出的模模糊糊、无法言说的喜悦。罗辑也顾不得底下一帮人对他俩关系的调侃,逃似的关掉手机拿了账号卡就去练习和研究赛事录像了。
   
  第十一赛季不比第十赛季,除了势头正盛的蓝雨轮回,调整期的微草也势必比去年更加习惯以高英杰为中心的攻击阵容,在季后席名额徘徊的呼啸和百花在经历一年多的磨合后,也逐步从探索不同于前人的风格转换到稳定和提升自己的新模式,在今年季后席争夺的关键赛事中一定会成为难缠的对手。正与数字共沉沦的罗辑对自己无法支援队友痛苦,但他已经从最初的迷茫中解脱。自己并非只能旁观,罗辑不想再妄自菲薄,兴欣的情况也不允许他继续妄自菲薄,他清楚自己在荣耀领域拥有的长项,作为数学家的科学素养和面对数据超乎寻常的耐心,他能利用它们做的事情有很多。
  
  发展多年的战队都有自己的技术研究部门,但刚起步的兴欣这一方面并不成熟,他们比赛对阵采取的应对大多还是来自个人的经验积累,复盘更多也是集中于研究对方的战术。可当比赛到了职业级别,就不再是天赋决定绝对的输赢,况且战术本身也筑基于战队中每个个体的特点,技术部门存在的意义也有研究单个选手,他们的帮助可以节省战队成员对于其它队伍个体了解的时间——人总有自己的习惯,不管有意无意,在练习和比赛中形成的习惯对于一位选手的出招有重要影响,极少有人能够做到像微草的王杰希前辈一样为了队伍放弃原有的风格。这些习惯通过技术部门的研究最后反馈到战队中,对于战队的战略调整有重大意义。
  
  罗辑的目标正是如此,在兴欣还未有完整体系之前,由他来充当这个研究者。这件事在别人听来也许是有点不可思议的,一个职业选手如此“不务正业”,但这是他现阶段能为兴欣做到的、兴欣所迫切需要的。罗辑的电脑里除了格式资料论文,被隐藏上锁的文件里还塞满了荣耀多年来的经典战局,他对各位在职选手的成长和习惯动作做的建模。罗辑对于选手未来的发展也进行了数学推演,甚至猜想了多种职业碰撞时彼此会如何配合。他同时也研究了荣耀已开放场景的地图特点,用3D制图软件模拟构建了一些地图……这些事情或许比某些战队研究部门的工作还要繁杂,但想到兴欣,他便能够忍受。
  
  他的目标不止于此。
  
  罗辑每日的训练除了勉强维持自己的比赛意识,更多是为了探究召唤师的可能性,为兴欣留下一份关于召唤师一职的研究报告。他清楚自己的职业在联盟中的位置。召唤师在联盟中不常见,在游戏区不算太冷门,但也算不上热门职业。很多新人在初次进入荣耀大陆的时候就会选择类似战斗法师、拳法家或是牧师的职业,毕竟许多人玩游戏也是图个乐,哪个职业用起来爽是第一考虑的目标,即便召唤师是可以独自刷副本的职业,但处于简单地形下PVP就很吃亏。大多刷副本的队伍也不需要召唤师,毕竟召唤师在面对boss的时候很难有亮眼的表现,没有类似于骑士的挑衅技能,也不能通过强力的输出拉仇恨,技能优势主要表现为使用召唤兽对各路小兵进行骚扰。人多少都是有点英雄主义的,没人不希望成为一场boss战里的MVP,注定要成为配合者的召唤师自然难讨大家的欢心;在召唤师玩家里,大部分又是因为召唤师可以召唤魔物、不需亲身上阵的便利而选择了这个职业,鲜少有人把如何各种召唤魔法该如何施放研究得透彻,更没人专门写下攻略以供参考。
  
  召唤师是不热门,却正因此特别:缺乏研究资料,是一片还待开垦的荒原,它究竟埋藏了多少潜能?谁也说不清楚。如果召唤师职业能够在他的手上出现一些有趣的战斗方式,会不会引起荣耀官方对于这个职业的加强呢?罗辑不认为昧光这张账号卡能在自己手上就成为神卡,但他可以为后来人铺下道路,为兴欣的未来留下更多的可能性。
  
  兴欣终究不会成为以某种职业为代表的霸图轮回,更不会像是执着于繁花血景的百花,他们应该是联盟中最超出众人想象的、最无法被定格的存在——真是奇妙,罗辑在十九岁之前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么渴望生命中出现超出众人预料之外的存在,他一直对未知充满好奇,却也不愿舍弃安稳去挑战,对数学的热爱除了天赋,也因它有着所谓的对错。他所制订的人生计划中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事项,没有自己成为召唤师,没有获得第十赛季冠军的殊荣,没有这么多的性格各异的同班,没有……
  
  没有包荣兴。
  
  这个自己严谨按照安排规划的人生之中最大的未知数。
  
  他们虽然是“恋人”,但没人了解他们之间关系的变质,罗辑有点失落又有点疑惑。也许真是喜欢的,一种未曾有过的情感在心里蔓延,不及患得患失,心绪却牵系对方的一举一动。可他也不愿将一切公之于众,至少现在还不能:罗辑不清楚包荣兴到底喜欢自己哪一点,更不知道他二人这段奇妙的关系会维持多久,即便突然出现了分手的苗头,似乎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
  
  时间愈久,罗辑愈是害怕深度剖析他们的关系。他的确已经习惯了科学地分析各种问题,即便他还未完全被理性支配,只当他所面对的事物不再能坦然客观看待,他便乱了阵脚。现有的条件是否充足,足以成为推理出“相爱”的因素了吗?能否象征这场恋爱可以继续下去,不必担忧前景?他又一如既往推算条件足够与否,又无奈察觉这个问题无解。
  
  罗辑开始频繁地做梦。
  
  梦里的世界简单,不是什么太绮丽的地方,他只是坐在屋子上独自仰望无垠的夜海。罗辑在梦中只能看到暮色与夜晚,未曾有机会看到其它时段的风景。他觉得这里的风景看着眼熟,却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地方,他所在过的城市的天空大多被城市光源污染,日落后就变作一片绛紫色的浓稠,少有星子的出现,遑论这样繁多。他每一晚都听到梦里有人喊着他的姓名,但当他站起来四周环顾,又找不到是谁在呼唤他。
  
  梦是人的潜意识的写照,可他的潜意识到底想要向他传达什么呢?
  
  
TBC.

评论(7)
热度(26)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