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8」

*圣诞快乐~

*目录: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d01136c

*再不更新感觉手机输入法都要把俩人的名字复原了【。】
  

+++

08.
  
  罗辑要走了。跟随自己的导师去搞课题研究,他也不知道到底多久才能回来,保守估计季后赛之前只能在外面呆着。
  
  这事定的早,这时候已经没有他回还的余地,他若是拒绝,会给自己的导师和队友添不小的麻烦。说起来他还未结束本科学业,毕业是今年的事,本来是摸不着这个团队的门槛的。但他自从入学以来就颇受导师偏爱,当时决定了课题后,导师头一个就联系了他,排除了所有反对意见把他给捎上了。罗辑自然感激导师给予自己这个珍贵的机会,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无疑是数学研究史上的新里程碑,他的父母听闻此事也十分高兴,少不了矜持而又自豪地向亲朋好友提起。
  
  只是兴欣终究让他放不下。
    
  冬季转会窗口关闭之前新的队员也来到了兴欣报道,单从人数上来说,兴欣的阵容人员调配的确不再那么紧张了。人选有从挑战赛上邀请的,也有从荣耀游戏区挖来的:他们的训练营还没有形成规模,依旧靠着寻宝一样的方式挖掘有潜力的选手。罗辑觉得这么做多少是有点不正规的,魏琛前辈倒是笑了,说和他们当年开荒的风格挺像。罗辑知道蓝雨的黄少天前辈也是这么被他从游戏区带入职业联赛的,只是心里多少有点不安稳。  
  
  调整期的兴欣不论第十一赛季的表现是否符合一支新生队伍的发展规律,总会引发热烈的讨论,负面或积极,一打开网页铺天盖地的评价就占满了整个电脑屏幕,下拉好一会还发现还有几十页未读。这是正常现象,罗辑明白,兴欣这支队伍的夺冠像是一个带有草根英雄故事色彩的奇迹,他们承载的期待比其它队伍的更加沉重,被恶意中伤的事件更是意料之中。但罗辑不习惯置身于这么“喧嚣”的环境中,他潜心钻研数学多年,近乎封闭的三点一线世界像是蚕茧一样温暖舒适,而今从茧中钻出亲眼目睹的仅仅是真正社会的一部分,他却已觉得在料峭的寒风中无法振翅,远不及前辈们泰然自若,他无法克制自己为兴欣辩护的心情膨胀,又不好得发表什么言论,他从小认定的理念就是以成绩回报质疑的声音,而不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徒增些无谓的烦恼;然而现状也叫他没法说什么,他们的表现不温不火,不至于落得凄惨境地,也少有抢眼的表现。
  
  纵然从十一赛季的赛程开始,罗辑就清楚没有叶修大神的兴欣重塑核心的过程该是一段阵痛,只是当结果比预料中理想一些,便禁不住希望它更好。何况罗辑当初就不是因为单纯的兴趣开始玩荣耀的,说来他对这段游戏人生多少有点自己的目标,他从拿到账号卡充了点卡第一次上线,就带着几分青年人的傲气。他不是个自负的人,但终归还年轻,骨子里的闯劲正盛,总想要挑战一些自己没涉及过的领域,而且还要做好、甚而出彩。
  
  从前罗辑定下的计划里只有他一个人单挑副本,渐渐地他才发现一切并不简单,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这个觉悟来得迟了些,但或许也不算太晚。此刻他想要脱离荣耀谈何容易,收获了这么多的伙伴,大家结伴同行,挑战赛以来直到捧起冠军奖杯的点点滴滴……与荣耀相关的一切与他心头的血肉交融,像去不掉的烙印,他要如何才能将它们抛之脑后?他做不到,他不是那么理智的人,他怕兴欣失利,怕自己因未曾全力以赴后悔,也为自己若是再度回归往日的“蚕蛹”消磨了热情、最终远离荣耀的可能纠结,可他自小接受的教育也让他没有十足的勇气像安文逸一般坦然地抛开过往所拥有的。

  罗辑离开的那天兴欣浩浩荡荡组了一队人相送,颇有电影里什么大人物出行四周环绕一堆保镖的既视感。罗辑感慨着自己有生之年居然也有机会体验一下这种规格的待遇,却还是被道别的话语触动。他想缓解缓解伤感的气氛,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紧紧攥着自己的行李箱的拉杆,硬着头皮开口就是一句我还会回来的——怎么一出口就整了这反派台词呢?他也是前辈了,前辈本该说点什么热血的话过过瘾才对啊!罗辑扼腕叹息错失良机,没等他挽回挽回自己的失误,“小弟你担心什么呀,不是有你老大在么。”包荣兴就一边大笑一边用力地拍他的肩膀,拍得他差点跌坐下去感受花岗岩地板的冷艳。
  
  罗辑捂着自己的肩膀疼得泪花在眼里打转,酝酿好的离别伤情一扫而光,他咬牙切齿,登时忘了自己的外表设定,恨不得当场以牙还牙,可顾及应该给在场新人留下兴欣内部团结友爱的印象,只得把几乎冲破唇舌桎梏、想必出口定是字正腔圆的滚字镇压,轻声道了一句:“那老大你可得把场子撑好喽。”
  
  包荣兴一拍胸口,回复的声音倍儿响亮,整个人活似热血漫男主,只差再给点闪耀的背景衬托了:“那是肯定的!”
  
  这家伙犯规啊,怎么还自带滤镜的!罗辑忿忿不平,心想这负责帅的戏分怎么都给这包子抢了,这次的台本明明说好自己是主角啊?但他还是放弃了开启一场争夺戏份的唇枪舌战,踏上了去往远方的飞机。
  
  固然中途转机一次稍作休息,漫长的旅途还是导致下了飞机真正“脚踏实地”的罗辑整个人都虚了,为了减缓气压变化带来耳鸣的口香糖的味道勉强让他好过了一点——柠檬,即便想起他和包荣兴那家伙第一次接吻也带着柠檬的香气他就有些不好意思,可他从前就喜欢这个口味的口香糖,现在更带着些可供回忆的载体的意味。
  
  二月份的这里并没有高中地理上说的那么温暖,多少还是带着一点湿冷的感觉。在宿舍小睡一会后接风宴他们去的是华人的餐馆,看得出东道主的用心。年还没过完,餐馆里随国内习俗一片红艳艳的喜庆,平常看惯了甚至觉得有点俗气的装饰此刻看来真是弥漫家的气息,瞧得人倍感亲切。只是嚼着端上来的菜,罗辑总觉得这味道和自己吃惯了的有种说不清的差异,但人在异乡,指不定吃完这顿接下来就得和高热量食物红尘作伴,罗辑还是多往自己嘴里送了几筷子。
  
  饭后自由活动,罗辑跟着学姐学长到商场扫荡了给家人邮去的礼物,又转悠到了运动鞋的专柜。罗辑不是个在意生日这些东西的主,他身边也大都是些糙汉子,过生日只是打牙祭的借口之一,精心挑选礼物这种事他做得少,经验值或许还没满LV1,但包荣兴那么用心,他也不能理所应当的受着。罗辑查了一下欧码和国码的区别,心里对鞋码有了个底,要挑哪双又叫他犯了难。他平常色彩丰富点的衣服都是母亲给挑的,搁自己买就逃不开黑白灰三色经典而象征糟糕审美的标准,可总不能一个越洋电话过去直接问包荣兴吧?那不就没有惊喜感了么!不过大概也没法在包子生日当天送到,他还是得提前告知对方——唉,这你来我往的事他还真是没法处理得妥当。
  
  最终在店员的建议下他凭着对包荣兴穿哪双合适的想象选了一双结账离开。回程被询问这鞋是自己穿么,罗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人家一句触及敏感话题的话也没提,他就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不愿为人知的秘密,一下子窘迫得厉害,回复的语气也失了大方磊落,只以一句送朋友草草了事。
  
  或许是饱食多梦,罗辑往日无梦的睡眠过程今次在脑内上演了奇异的剧场。没有前因后果,像一段被断章取义的故事,等罗辑有了意识,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飘满了他熟悉的数字公式。他四处走动,一不留神从悬崖踩空,这突生的变故没有让他产生恐惧的情绪,当被人拉住手,他反而吃了一惊。伸出援手的人面容模糊不清,他却感觉这人就是包荣兴。
  
  “放手吧!”
  
  罗辑朝包荣兴大喊,对方却像是没听见一直抓住他的手,悬崖发出碎裂的响动,他着急地去挣脱自己的手,而包荣兴紧紧攥着,他们一齐向深渊坠堕。
  
  于是罗辑猛地惊醒,摁开置于床头的手机,时间正是晚上三点多,他开启流量,看到手机通知栏里一串消息弹出,一条条划过,所见都是些琐碎的日常,还有兴欣内部对网上猜测他们新阵容的讨论;新人也不拘束,还没过一周,发言已然从客气礼貌成了和前辈一唱一和插科打诨。大家都挺好的,罗辑关掉流量抹去自己额头和人中的汗水,看到自己的学长还在睡着,把手机轻轻放回床头柜,又陷入睡眠中去。这一次他没有再继续之前的梦,只是睡得极浅,学长起床的声响不大,他也醒了过来。  
  
  第二天所有的团队成员都到齐了。他们这一次一块合作的同伴里有几个可爱的姑娘,也许是接受的教育观念不同,她们的个性比国内的姑娘更加活泼开朗,罗辑有些不适应她们的热情,站在她们面前总是显得腼腆。姑娘们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老喜欢来逗逗他,合照时候也故意搂他的肩膀。他脸上总因为她们的捉弄微微发烫,脸红的事实很快被所有人发觉,大伙都开始调侃起他来,似乎把这个年纪还这么纯情的他当做了稀有动物。
  
  趁着休息间歇罗辑还能跨时差和队里的人聊上几句,本想发个表情,一不小心把手机里的合照发出去了。罗辑撤回了照片,还没发言呢,就感受了职业选手不一般的手速,消息像是开了闸的水喷涌,罗辑盯着狂飙的消息通知吃了一惊,全然没搞懂自己是做了什么引燃了众人的心,他用手指扒拉着屏幕往上翻,却总是不慎点到右下角的数字被新消息拉回底端。待到大家稍微冷静了一点,罗辑连忙浏览了一下消息,发现都是些“罗辑小同学你这是要背叛我们的组织!”“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天使,谁先脱团谁是狗吗!?”的充满单身汉怨念的回复。罗辑只好无奈地笑,要他们知道了自己早脱团了,是不是还要义愤填膺地搞公开审判啊?
  
  「大家别想多了」罗辑发了一句话,正构思接下来要怎么申辩,就被苏沐橙打断了。
  
  「包子你怎么看?@包子入侵」一直不怎么踊跃的苏沐橙一发言就正中要害,罗辑才反应过来是有什么不对劲,还没等他再细细琢磨一会,群里开始玩起了队形,一排圈包荣兴的回复。大家都晓得自己和包荣兴感情好,毕竟平常包荣兴老对他小弟小弟的喊,还勾肩搭背的,却不知道他俩如今的关系——他们只是开玩笑,罗辑了解这点,但还是有点紧张起来。
  
  「怎么了」
  
  不在群内的包荣兴,想必看到自己的通知栏忽然跳出那么多艾特也是很惊讶的,他进群的发言先是询问了原因。罗辑的“只是我和前辈们的合照”刚打了一半,方锐的「包子你看看罗辑小同学居然要背叛我们的组织了!这可不行,我们兴欣友爱团结的气氛遭受了空前的危机!」一串吐槽就占据了整个屏幕,唐柔也迅速呈上截图增加了说服力。
  
  「小弟你认新老大了?」
  
  哪知道包荣兴没顺大伙的意,就这么回了一句。这什么跟什么呀,要说这的确是包容兴的风格,但这种情势下他完全是找错重点了吧!罗辑一时语塞,把吐槽的机会让给了其他队友,紧张忽然消退得干净。等大家又把注意转移到了别的事上,罗辑看见自己的通知栏跳出了包荣兴的消息。
  
  「小弟你没认新老大吧?」
  
  学术研究,又不是搞拉帮结伙,罗辑切换窗口,手指快速敲动手机的键盘,「我干嘛要认新老大啊?」
  
  「那不就成了。」
  
  “那不就成了”?「你就不担心啊?」回复才显示到对话框里罗辑就后悔了,这话咂摸着咋那么像抱怨呢?
  
  「为什么要担心」
  
  包荣兴大大咧咧的回复跳出来,罗辑不由用手扶额。他俩都没什么谈恋爱的自觉,有些事换一般人早该吃醋了,他们也只是“这时候应该吃醋?”的态度,或许连小孩子过家家都要对彼此占有欲强一些。这是恋人间应有的正确的态度吗?罗辑自己也不清楚,他从前好像也是秉持这种态度。随着成长,他开始认定这是不对劲的,但具体哪不对,他也只能说小说和影视剧普通情况下不是这么发展的。这一回包荣兴一如既往压根没把那张照片当回事,罗辑也没指望他能有点正常的恋爱思维,想着就这么揭过算了,包荣兴又接着回复到,「你最喜欢我啊」。
  
  「去去去,你哪来的这种自信?」
  
  「你是我小弟呀」
  
  这两者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映射关系?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反正大多数问题就别妄想从包荣兴那里得到能够理解的答案了,罗辑叹了一口气,转而关心起队里最近的情况。和他谈恋爱的对象可是包荣兴,这个思维无法琢磨的神奇包子,能用正常思维和他谈恋爱吗?
  
  
TBC.

评论(2)
热度(31)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