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方锐喝多了,到后来只能用下巴枕着手臂趴着看林敬言,努力保持自己不睡过去。他忽然问到:“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嫂子啊,老林?”
  
  林敬言被嘴里的啤酒呛了,缓了一会才回复:“什么嫂子?”
  
  “老林你都这把年纪了还不找女朋友,那铁定是跟不上亲友大队同步不了的,到时候人家的孩子都打酱油了,你家小孩还没影儿,你爸妈得着急成啥样啊?你忍心让叔叔阿姨伤心么?”
  
  “停停停,方锐大大,几年不见,你怎么也学会我家哪些亲戚那套啦?谈恋爱这事急不得,你知道的,得看缘分。”
  
  “你这意思是没你喜欢的你宁可孤老终生呀,诶哟,看不出老林你原来是这么浪漫的人哈,佩服佩服。”
  
  “我有喜欢的。”林敬言盯着方锐看了一会,又低头去喝杯里的啤酒。
  
  “那去追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是不。”
  
  “不是结婚的对象。”
  
  方锐笑得厉害,桌上的盘子杯子都跟着他颤:“难不成你爱上什么外星生物,要开启一段禁忌恋情?可以啊林大大。”
  
  “地球人,但他应该不会喜欢我。”
  
  “大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别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哇。”
  
  “我知道,”林敬言也笑了,“我这不是调整心态么。”
  
  “那你这得搞多久啊。”
  
  “这个就不清楚了。”
  
  “按人家文艺青年的说法,这个叫情深不寿啊老林。”
  
  “我不可能带着这种心情去谈恋爱的,方锐。”林敬言说到,而后又觉得这话说得有歧义,连忙修正,“那对大家都不好。”
  
  “……老林你真是个好人。”方锐的目光越来越迷离,最后撑不住把头埋回臂间。
  
  “方锐?”
  
  “没事,我有点困……让我睡会。”
  
  “这地方不能睡觉,走,我送你去酒店。”
  
  “我东西还扔在你家呢……而且你就这么忍心让老战友孤零零住酒店啊,无情!”
  
  “那难道还要像高中女生一样开睡衣会?别闹了方锐大大,我那儿你也看到了,就那么大点——方锐?”
  
  回应他的是方锐轻微的呼噜声。
  
  林敬言无奈,只得结了账捞起方锐回自己的公寓。他把方锐从饭馆里拖出去一路拖回家,幸好还有电梯,要不他可没办法把方锐从楼梯上搬回自个家。这小子几年不见重了不少,以前喝酒喝趴下自己要扶他走可是轻轻松松,今天可是要了命了,他气喘吁吁,只能庆幸方锐醉酒不会撒泼,要不自己可没力气按住这小子让他不要放飞自我丢了全联盟的面子。
  
  林敬言关门落锁,随便把鞋脱下来放着。把方锐扶到床边,也顾不得脏了,直接把方锐从身上撕下来扔到床上,又伸手拍拍他的脸蛋让他清醒点:“牙还刷么?”
  
  可怜方锐和林敬言这么一侃大山,一没留意往自己肚里灌了好几杯酒,过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这时候睁开眼望着林敬言只会傻笑了:“嘿嘿嘿,老林你怎么有两个呀?两个老林……哪个是真的、两个都是真的?”
  
  林敬言没忍住去给方锐已经乱了的头发又揉出个新造型。方锐说的话,和他记忆里的几乎一模一样。那天方锐成年,他们晚上吃饭喝了点啤的,没几瓶易拉罐,方锐就先趴了,一路回去都在给林敬言数天上星星有几颗,嘴里还在念叨“呔!妖怪你不要变成老林,我可清楚老林是谁,你休想骗我!”——或许人老了总会特别怀旧,林敬言想,然后摇摇头,但那些也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要睡我床也成,把衣服脱了你舒服点。”
  
  方锐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句,伸手就去脱自己的卫衣,不知怎么使不上劲,没把衣服脱下来,反倒把自己裹进里面去了。从布料里发出闷闷的求救声:“老林快救我,我要呼吸不了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林敬言伸手去帮方锐拉布料,终于把他从卫衣里解放出来,还没等训上方锐两句,忽然被方锐拽住了衣领,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还挺大,自己挣不开:“方锐大大,”他没怪罪方锐,毕竟和醉酒的人你也没法讲道理,“我可不是妖怪呀,你仔细看看。”
  
  “……你是老林,林敬言,”方锐这么说着,还是把脸凑近了林敬言,眨巴眨巴眼睛,眼神特别认真,“我知道。”
  
  温热的呼吸扑在林敬言脸上,他感到了一阵痒意,下意识闭了眼睛,然后有什么东西贴上了他的唇,皲裂的皮肤的触感,他猛地瞪大眼睛:“方锐——?”  
    
  “诶呀,”方锐的眼睛亮了,他舔了舔唇边,带着笑腔打趣,“我又不吸你阳气,再来次呗?”旋即再次扯住林敬言的衣领,舌尖掠过对方的唇,咽喉里止不住的笑声在唇上漾开。

评论
热度(21)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