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可能会开个架空小系列啥的。列一下目前涉及到的cp,慢慢补充。

+++

  
【王方】
  
  林杰队长大概是什么谷主或者啥掌柜?方士谦大大是怪医,住在郊外,收治病人有着奇怪的规矩。林杰队长对他有恩,只有对林杰队长的请求,方士谦大大才会破坏自己的规矩。忽然有天林杰队长一个人就出去游荡江湖了,后来带回王队接班,方士谦大大就特别不开心,连练习扎针力道都比以前狠了。王队第一次到访的时候方士谦大大恰巧在练习抛针,针正好擦着王队钉在他背后的板子上。
  
  大概是个有点欢脱的误会与解开误会的故事【。】
  

  
【昊翔】
  
  感谢阿年~这是和阿年聊出来的设定。
  
  游牧民族设定的昊哥和鹰设定的羊习习。
  
  部落里的习俗是在成人礼上每个男人都会得到一只属于自己的鹰隼,但昊哥不太乐意由部落来决定自己的鹰是哪一只,他看上了部落里传得神乎其神的一只鹰。那只鹰据说没有人能够狩猎它,更别提将它带回部落驯服。因为“我的鹰隼要是这草原上飞得最高最快的”的想法,昊哥带上干粮出发了,按照族人的描述,一路骑马追踪鹰的活动轨迹,终于找到时机。当他带回那只鹰,怎么说呢,就好像带回一个美丽的姑娘一样,在族人之中特别骄傲。不过驯服就是个很艰巨的过程,最后也没成功。你可以将一只倔强的鹰锁在身边,却不能消灭他高傲的灵魂。
  
  
  
【魏果】
  
  蓝溪阁离家出走的(×)大弟子老魏和开了个小酒馆的老板娘。
  
  离开蓝溪阁的老魏云游江湖,因为匆忙很快就没盘缠了,看到果果贴的需要小二的告示以后,想着总不能饿死街头传到蓝溪阁给人笑话呀,于是跑去应聘。刚到酒馆就被嫌弃了衣衫褴褛胡子拉碴整个一拾荒风,只好随便拿自家看门本事出来秀了秀,倒是糊弄了不少人,在果果半信半疑之中勉强成为了酒馆的跑堂的。还没安生半年呢,就见黄少带着小卢所谓增长见识来这了(实则也有来找他回蓝溪阁的目的)。想到自己现在这样子大概他们是认不出来的,于是捏着一把冷汗给他们端茶倒水的,心里碎碎念要搁从前怎么会让这俩小子占这种便宜。
  
  果果有一本绝世的剑谱,就放在柜台旁边酒瓮压着的砖块下面。但父亲从小教她的武功也很简单,只够防身,怕她修炼剑谱招来贼人惦记惹祸上身。在果果父亲过世以后不久,江湖不知为啥就开始流传有本绝世剑谱流落江湖,好事者各种八卦研究,判定在果果所在的地区。果果得知江湖的传闻以后也很紧张,但又存了一点侥幸心理,毕竟她家一直都很低调。可是有时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很快正派反派都纷纷登场,一时之间小镇乱得厉害。
  
  对于这种宝物,老魏知道的时候也挺心动的,可他不练剑啊,走暗器,兼修一点奇门,而且欺负姑娘家不是他会做的事,虽然世人都说他的暗器流太猥琐,这点底线他还是有的。他对果果的遭遇一开始很同情,在相处间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直率的姑娘,嘴巴上说着老板娘我这么尽职尽责你可要给我添工钱啊,实际心里是把她当做自己喜欢的人来保护了。
  
  最后一切尘埃落定,老魏要回蓝溪阁去了。在临行前一晚上,他俩坐在火堆边聊天。果果把那本剑谱扔了进去,老魏还有点心疼,果果倒是很无所谓地说,有时候斩断贪念的根源,就不会再有纷争了。老魏点头,看着这个在火光里显得格外漂亮的姑娘,心里忽然有点留恋,出声问了一句老板娘你有没有订过亲啊?果果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树枝去拨火堆的灰说没有。然后他俩再没说话。后来的后来蓝溪阁就由喻队带队呈上彩礼,来询问了果果的生辰八字。
  
  HE~

  
  
【于远】
  
  道士锋哥×小白龙神小远。  
  
  锋哥是从天上下来凡间试炼的天神,一路行侠仗义,感受人间的悲欢离合以此磨炼自己的意志。到了一个村落,发现村民为了祈雨竟然要献祭少女,为了秉持正道他便一人闯进了所谓河神的居所。发现河神的居所被封印起来,他解开封印,看到一条白龙盘踞在大殿的柱子上被锁链锁住,他斩断锁链唤醒龙神。
  
  龙神化成人形,是个少年,似乎还没清醒,迷迷糊糊问了现在的状况。锋哥:excuse me??你怎么抢我台本?但还是好好讲了。龙神非常吃惊自己的沉睡,但发现自己呼云唤雨的能力也一并消失了,就只能吐点小水流,召不来雨云。
  
  他俩暂时凭锋哥的人脉给村子招来一点降水,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便想办法寻找起真相来。只是真相令人很难接受。
  
  

评论(4)
热度(3)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