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双花的架空paro。警察设定下的双卧底互相误会。记一点片段。

  孙哲平被抓了张佳乐去救他,反派有个恶趣味的要求,让张佳乐用手枪精准击中某个机关就能救孙哲平。张佳乐觉得这个要求太难了,打算选择用自己换人。孙哲平就淡淡和他说,我不信命,我信你。开枪。

  第一枪因为风向稍微偏了,擦着孙哲平的手过去,手臂有血流出来,他没喊。张佳乐反而有点着急。他就朝张佳乐笑了,没事,我的血一时半会流不尽,继续。

  后来事件结束孙哲平再醒来的时候张佳乐对他特别惭愧,说自己没让他“完璧归赵”,不好意思以后再和他一块出任务了,孙哲平摇头,我们做搭档,不是你一个人的选择,我也选择了你。当年看到叶修和吴雪峰搭档的时候,我就在想,有些事一个人是没法做到的。然后我就在找,但都不合适,后来我看到你在训练场练枪,我想,就是这个人了。
  
  所以你就约我“决斗”直接上来就给我一个背摔?靠,孙哲平你这挑搭档的方式也太铁血了吧!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这简直匪夷所思,他还以为当年孙哲平是看自己不顺眼故意挑衅自己呢。

  你想临阵脱逃吗?孙哲平不解释也没别的表情,只是面容平静地问了一句。
  
  张佳乐准备好的吐槽一句也没来得及说出来,他看着孙哲平的脸,向孙哲平伸出握成拳的手,孙哲平也伸手和他碰了碰拳,两个人相视而笑。
 
  后来孙哲平离开了警队,张佳乐再见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再穿那身警服,而是换了一身西装。客观来说还蛮帅气,只是张佳乐觉得实在太碍眼了。

  那柄他们吐槽过的叫葬花的战斗用匕首就插在孙哲平西装下身上捆的带子里,只是再拔出的时候已经不是为了正义。张佳乐亲眼见他用匕首割开了捆集装箱的绳子,然后向不知何人报道。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交手过几次,有一次他差点把对方杀死了,但是还是没舍得动手。那一次他们在双方都负伤的情况下接了个吻,一个他们从未想过彼此可以跨越生死搭档关系、激烈的吻,血液的味道在空气里流动。而后他们分道扬镳,继续争斗。

  叶修就调侃孙哲平,你确实也忘不了啊,装冷淡对他很有意思吗。孙哲平没回话,他的身份不可能和张佳乐明说,但他见他似乎过得还好,心里又有点宽慰。
  
  张佳乐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把伤口处理了一下,一个人站在天台看日出,风吹动他身上的衣服,绷带下又渗出血来。他眯着眼睛看着太阳升起,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忘不了,也不愿意忘记过去。就算全警队都说孙哲平真的叛变,他也不相信孙哲平忘了当初他们一块做的誓言,有点假大空而可笑,却又令人心口发烫的誓言:要为公平正义而战。但他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他只有深入才能明白一切。于是张佳乐选择了和上级申请去做卧底。
  
  等孙哲平在看到张佳乐的时候,他们站在两个派系的队伍里,彼此相望,心里五味杂陈。

评论
热度(1)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