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5」

*第四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a12c40

 

*推荐配合Ólafur Arnalds的《Tomorrow's Song》浏览~


+++

  
05.
  
  罗辑一大早上起来就没由来地心慌气短,总觉得今天得发生点什么事,这个预感一直持续到了中午他回来午休终于成了真。
  
  罗辑在热得人烦躁的宿舍里刚刚有了一丝睡意,就被宿管阿姨敲了门。无奈宿友们不是搬出去住了就是有事没回来,他只得一咬牙摸到枕边的眼镜戴上,把裤子套上下床去开门。还没平复突然因为惊醒加快的心跳,一开门瞅见门口除了看惯了的宿管阿姨亲切的脸,她身旁还站着个戴了卫衣帽子还戴副墨镜的可疑男子。罗辑是越瞅越觉得这个应该可以伸手随意摸门框的家伙眼熟,直到那家伙向他扒拉了一下墨镜露出眼睛来,他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把尖叫压了下去,那一瞬间他特别想把门一关再打开,看看是不是自己的打开方式错误,可他不能。于是只好努力露出笑容在阿姨一脸狐疑地讲出“这小伙子说是你朋友”后连忙点头说了对,然后搪塞了几句以表示自己真不是被什么社会闲散人员纠缠,在阿姨不放心的眼神里接过了男子的行李包往自己床下一塞,终于送走了阿姨。
  
  宿舍门刚一合上,罗辑就忍不住指着那个像是来到什么新环境到处探索的男人放声大喊:“……你怎么到这来了?!”
  
  “大哥来看小弟不是天经地义的嘛。”被罗辑指着的包荣兴可没半点被罗辑的大声质问吓到的意思,他笑着回答了罗辑的问题,在陌生的环境里显得坦然极了,比罗辑还自在。
  
  “不是、你怎么想着跑我学校来啊?” 
  
  罗辑承认自己是想过对方会不会来看看自己——恋人之间按理说肯定是想多腻歪一些的,可首先他和包荣兴最基础的关系还有队友这一层,他心里希望包荣兴作为队伍的主力能够好好训练的想法更加强烈,其它东西反而变得没那么重要。其次打游戏的男生里多少都听说过荣耀,还有自己也玩的,要给他们知道包荣兴是职业战队的队员,那先不论他们是不是霸图轮回的粉丝会投来遇敌的目光,首先那帮小伙子肯定得把包荣兴围得团团转,到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家伙解救出去。这么一综合考虑,罗辑宁可包荣兴乖乖呆在H市等自己过去见他;到了包荣兴真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吃了一惊,睡意都被驱散得差不多,喜的情绪没有多少。
  
  而且按理说今天也是训练日才对,这包子不好好和兴欣的队友们一块努力,怎么会跑到自己这来呀?上两场勉强获胜的比赛分数算起来并不是很乐观,兴欣的排名非常危险,如果按那种情况发挥继续下去罗辑也不知道兴欣这一赛季是否还能闯入季后赛。其它战队更接近是被精心编排的音符一个一个镶嵌到五线谱上合适的位置组成和谐的乐章,而兴欣是不一样的,他们一行人大多并非出身专业的训练营,而是叶修在第十区挖掘的选手。他们是不同的色块,叶修则是调和了所有色彩的画师,成就了众人叹服的画作。可一旦离开了画师,当色块自由碰撞的时候,污浊抑或是令人惊奇的美妙,就没有了定数。罗辑清楚他们兴欣需要一定的时间去适应、去改变不再围绕大神作为核心的新战斗模式,这个调整的过程会很艰难,甚至会屡屡碰壁、落入无法突破的境地,但他也不想得到一个太难以接受的结果。
  
  “我想你了。”
  
  包荣兴还是笑嘻嘻的,说出来的话和表情可不是一种意味。罗辑想得很多,包荣兴则像是想得简单;罗辑都要认为他是不是捉弄自己好玩了,明明昨晚他俩还进行了视频通话来着,到底有什么好值得搞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味的?可是不得不说罗辑是有点吃这套,包荣兴这么说了,罗辑反而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指责他些什么,只问了他会呆多久。
  
  “不久不久,明天我就走了。”包荣兴答得轻巧,罗辑忍不住一句“那你跑这干嘛来了,浪费钱玩吗?”脱口而出。
  
  “来看小弟哪能叫浪费钱呢。”包荣兴一本正经地讲。罗辑也觉得自己刚才那么说好像是有点谈恋爱的自觉不足了,还没来得及补救一下,包荣兴又继续说到,“我乐意呀。”
  
  罗辑听完也不知道自己是败给包荣兴的随性还是别的什么了,乐意这事的确旁人也管不了,他来就来吧,好歹还记得低调一点行事,自己得高兴了:“行行行,你开心就好,我先给你安置安置?”还好今天自己也的确没什么事,就当给包荣兴当地主吧。罗辑想着给这包子的安置了,就带对方去外头走走。
  
  开学后宿舍里人也多起来了,时不时会有隔壁的哥们来借点什么串门子的,罗辑想还是给包荣兴安排在校外吧,也方便他明天回H市。他俩出了宿舍,罗辑开了自己自行车的锁,叫包荣兴拎着他那包坐后头,骑着自行车要带这包子出校去找住处。
  
  今天雾霾指数不高。不见云层的天空泛着浅蓝色,太阳照得行道树和灌木丛发着微微的亮光,行人身上的衣物像是鲜亮的色块,每个人都向着自己的方向而去,和他人交织又擦肩而过,好似颜料在瓷砖上流淌,撞击交融后又分离。
  
  他们这一路吸引了不少旁人的注意,乍一看还像是高中生的罗辑骑着单车后座还带着一个卫衣帽子墨镜遮脸的人,这组合在学校里委实算是突兀的存在,罗辑觉得换作自己是路人也会多看几眼的,可当下自己成了被回头关注的主角,难免不好意思;天气又热,加上包子的体重也真是不掺水诚实符合身高,他骑得也费劲,没一会就出了层薄汗,骑着骑着心里就开始犯嘀咕自己是不是该搞点锻炼了。
  
  “哎,小弟你用点劲啊,午饭没吃吗?我和你说啊,午饭一定要按时吃的,要不会……”
  
  罗辑正烦呢,包荣兴却开口说他骑得慢了,还要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罗辑当然知道自己骑得不快这个事实,可听包荣兴这么一讲,一时就找到了个情绪的发泄口,生硬地顶了一句:“你自己来骑呀。”
  
  “行啊。”包荣兴个子高,正愁坐后座两条腿没处放都快擦地,听到这话可乐了,答应得干脆,说做就做和罗辑交换了位置,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像只有他一个人似的,左扭一下右转一下,吓得一手拎着包、不愿搂他腰的罗辑心惊胆战直喊他认真骑。可包荣兴自行车确实骑得不错,好几次罗辑都以为车体要倾斜倒下了担心得要命,这车偏偏都没倒,继续轮胎碾着地上的斑驳的落叶往前走。风吹在身上也吹熄了心里的火气,让罗辑又有了心力去回应包荣兴的话。包荣兴一路上都和罗辑东拉西扯的,两人聊得随意,也没讲究上一个话题和下一个有什么联系,想到哪聊到哪。
  
  聊着聊着罗辑忽然想起以前的事来。他在被大学录取之前一直都是自己骑自行车上下课的,出门前母亲总会帮他把围巾掖好,不让风侵扰他的脖子和耳朵,然后嘱咐他要把护膝戴上。偶尔他嫌麻烦没有遵从母亲的叮嘱,只有九九天数到了三九之后他才会老老实实地天天戴好护膝。那时候他为了早点去自习一般是一个人走的,他们院里的校友都没他起得早,合得来的同学又离得远,只有到了接近学校的大道上才能和他们汇合。他就这么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初中到了高中,路上没人陪聊,他只能去想自己还有些什么题没有弄清,去回忆自己做过的题型的解题方法,自然有过几次入迷了被身后的汽车喇叭惊到的经历。他总是独自骑车的,也认为一个人可自由了,但突然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
  
  罗辑原来想干脆把这包子安排到校外的青年旅社得了,蓦地一想到万一人家认出他是谁,以包子喜欢和别人称兄道弟的脾气得招来多少人围攻,又估计不太稳妥,眼见这行程走了大半了,叫人家回去不知会被怎么抱怨,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叫包荣兴把车骑回宿舍楼下。幸而包荣兴也就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解,倒没说什么其它的话,老老实实骑了回去。
  
  “你睡我那床,床有点窄,你凑合凑合吧。”
  
  罗辑安排包荣兴去睡自己的床,自己把宿舍里空出来的床整理干净,从柜子里搬了自己一床棉絮和被子准备今晚将就一下。不曾想一切搞定都准备离开宿舍去城区了,罗辑又接到了导师的电话不得不去一趟办公室,他冲包荣兴解释了情况,表达了自己抱歉的心情,说是自己可能很快就会回来。包荣兴也就好地应了一句,从包里拿了新区的账号卡——罗辑没想到他还会随身携带账号卡——自己一个人在竞技场和别人PK起来。
  
  这一讨论起来就没完没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罗辑纸杯里也不知续了几道,茶汤都淡得和白开水一样,抬头往窗外一看才发现夜色已经占满了玻璃。和导师约定明天再继续,罗辑一出办公室就急急忙忙往宿舍赶,到了宿舍楼又发现自己忘记先去食堂一趟带两份吃的。他觉得自己不是个急躁的人,可一遇到包荣兴的事他就开始手忙脚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
  
  大不了叫个外卖吧,自己下楼去取就好。罗辑回了自己宿舍所在的楼层,打开门发现包荣兴居然正好好一个人搬了凳子坐在他们床铺下面的桌子旁边,桌上是已经拆封的外卖盒子。自己真是多虑了,罗辑松了口气,叫了包荣兴一声。包荣兴正打盹呢,被罗辑这么一喊一下子惊醒过来。他揉揉眼睛,扭头去看罗辑,露出一口白牙:“小弟你回来啦,吃了吗?”
  
  “没。”
  
  “哦哦……!”包荣兴去拆桌上摆到一旁的餐盒,手指碰到盒子的时候他皱了一下眉,“有点冷了……”说完就要掏手机。罗辑叫停了他,拿了饭盒和筷子就往自己同学的椅子上一坐,也不再讲究什么斯文,大口吃起有点凉了但还能接受的菜饭。东西下肚解除饥肠辘辘的负面状态buff,罗辑才又和包荣兴聊起来,他们的话题绕来绕去还是集中到了十一赛季的情况上。
  
  罗辑结束课题的时候差不多接近开学时间,而夏季转会窗口正好关闭,第十一赛季也打响了。一切都忙碌起来,罗辑夹在学业和训练之中更是没心思再去探究他和包荣兴为什么要在一起。诶,反正也上了这贼船,到时候再说吧,罗辑糊弄着自己的探究精神,渐渐对新关系带来的生活安之若素——他俩的相处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变化,罗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但总的来说也还过得去,过得去总比生出多重变数搅得自己心神不宁好。
  
  说着也差不多就寝的时间,他们的宿舍内置了卫生间,倒是也不必大晚上跑到公共浴室去洗漱。两人洗漱完接近凌晨,罗辑困得不行,但包荣兴还要拉着他说话,他想着自己晾人家一下午确实不够意思,也不好得说自己真想睡了,强撑着陪人家聊,时不时瞟瞟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跳转到了十二点,包荣兴忽然中止了对话,一个人去翻他的包。罗辑都没心情去看他要干什么,困得意识一会儿在线一会儿断片的,直到包荣兴递来个盒子,他才猛地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接过盒子打开,他没想到里面装的居然是那种黏土的小玩偶。这小人的形象罗辑是眼熟的,但一时又有点想不起来。直到包荣兴提醒这是他的账号卡形象,罗辑才恍然大悟,然后没忍住问了一句:“你做这……呃,……为什么?”

  “生日快乐!”
  
  罗辑迷迷糊糊地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清楚后差点没把手里的盒子摔了。搞半天这包子是来给自己送生日礼物,有必要吗?罗辑从小到大都对生日这种事不太敏感,连十八岁生日他都是以自己已经参加过高中学校组织的成人礼大会为由忽略掉了,哪里还会去注意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你跑那么远就为送这个……”他抱着自己手里的盒子嘟嘟囔囔,然后手脚怎么放都不自在。
  
  “老板娘说蛋糕带到也不好吃了。嗯……有些东西还是搞不好……”
  
  包荣兴难得结结巴巴的解释罗辑没听进去多少,他仔细打量着盒中的小人,心下明白了包子大概是去网上问了怎么送生日礼物,然后有人给他支了这招,虽然包子在这些方面学习能力强,可一时半会做得特别好也不太可能。罗辑想笑包荣兴这是把自己当小孩哄呢,但一刹那又有点能够理解自己的室友怎么那么热衷那些塑料黏土小人了,在别人看来也许不过是小孩玩物的东西究竟象征什么只有主人明了。他心里有点小小的欢喜,可又不知怎么说不出口,只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起身把盒子安置到自己的柜子里锁好,不管包荣兴追问喜不喜欢,一个人爬上梯子钻进被窝就装作睡着了。过了一会感觉包荣兴关了灯也上了床,罗辑才拉下一小截被子悄悄去看他。
  
  这床还真窄。罗辑觉得自己平常躺着还能伸展伸展胳膊腿,包荣兴就显得有些憋屈,整个人都像是给栏杆圈起来一样,翻身动得用力了些床板还会摇,发出些响动。本来可以搅得人心烦意乱的声响混合着对方绵长的吐息,这时候听着却叫人生出几分安心。
  
  
TBC.


下一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c6824c

评论(6)
热度(29)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