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4」

*第三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864971

  
+++
      

04.

  
  H市飞T市的航程不长。罗辑没打开飞机上的餐盒,只是含着糖就打起了盹。他在被落地广播通知唤醒前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一只龙叼着在天空里飞,他有点害怕,却又觉得龙不想伤害他,但为什么它要这么做?他半是紧张半是纳闷地问,龙一下子松了口,他猛地下坠,伴随广播中空姐甜美的声音和飞机渐渐着陆的不适感惊醒过来,耳里回荡着龙的嘶鸣。
  

  你也喜欢我呀。
  

  这句嘶鸣混合着包荣兴说过的“别急,今后就喜欢了呗。”在罗辑耳室里不停嗡嗡响,他在等转盘把自己的行李箱转到自己面前的等待时间里头疼得厉害,刚刚安抚入眠的焦躁又苏醒闹腾起来,像只顽皮的猫儿把他的心当作毛线团又抓又挠玩得不亦乐乎。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整天把他当小弟使唤、还脑回路清奇的人有什么特殊情绪啊?!不合道理,绝对不合道理,无论怎么推算他都不应该……!  
  

  出了飞机大厅,罗辑拉着行李箱招了辆出租车,谢了司机的好意,一个人把行李箱塞进出租车后备箱坐到了后排位置,叮嘱司机往大学城去后在群里发了自己已经安全到达的信息,没看回复就关了流量收起手机,一人盯着窗户外面看发呆,时不时应和几句司机的搭话。

  
  天啊,自己竟然不是一如既往将老师又要派发的任务当做第一关注目标,而是对一些个人的情感问题在意得不行!这种为“儿女私情”无法释怀的情况罗辑还是第一次经历,他不习惯,也觉得自己不应该习惯。
 

  可说来说去,一切矛盾的源头都是他答应了包荣兴的告白而已——这是二十年来他做过两个最违背他既定人生打算的决定其中的一个,答应与一个性格与他大相径庭的人交往。这个决定叫人大跌眼镜,他明白要是别人知道该被称为怎样的荒唐,自己又是怎样因此而失去了往常的平静。要想回归原先的生活,他只用拒绝就好了,但他此时却犹豫起来,没法坚决地将这个决定修改。他无法下定决心拒绝,又认定接受是不合道理的,于是下意识选择了逃避。而感性在那两个胡来的吻之后彻底挣脱理智束缚大声地宣告,他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喜欢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回到学校宿友果然都还没回来。罗辑先把行李安置好,然后开始打扫卫生。先把地拖了一遍,又拿抹布把能够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最后抱着自己看着并没有落太多灰的被套枕套去洗。他固然是有点洁癖,也不至于这么夸张,他只是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即使因为刚刚打扫完寝卫生感到疲劳,一想到某些日常,罗辑手上揉搓布料的力气就比平常大些,很快就觉得手腕有些酸痛。  
  

  把一盆盆漂着泡沫的水倒进水槽,罗辑看着浓厚堆积像是奶油的泡沫在下水口形成漩涡缓缓漏下,最终只留下浅浅一层白沫,又觉得不足够,拧开水龙头接了水把那白沫也一并冲走。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么折腾自己是为什么,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恼怒。可这恼怒的缘故又有点好笑,他哪里说得出口:他到底是为自己居然喜欢上这么一个脱线的家伙谴责自己的情感,还是为自己下意识抵死不愿承认最后还是被打脸而懊恼?罗辑心里五味杂陈,只觉得此时看不着包荣兴比解出一道复杂的计算题还要让他如释重负。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进一步思考以来缓解这奇怪萌发的感情给他造成的冲击,如果这包子这时候还要在他面前晃悠,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失态的反应来——可要是他能够全然的克制冷静,这掺入太多理智的情感,还能称之为恋爱么?自己似乎还没听说过什么冷静谈恋爱的先例,所谓恋爱都是非理性产物。究竟他们所谓的“两情相悦”是荷尔蒙的误伤,还是多巴胺的欺骗?亦或是其它什么原因?……这个问题虽与他二人相关,而他不能作答,他的身份再怎么样,面对恋爱这种事情也无济于事。
  

  费力把床单拧干又挂到晾衣绳上,罗辑心中的恼火也消停了。他慢慢拍打床单上头的褶皱,一种难言的无力感在心里升腾。在空荡荡的洗衣房里他忽然叹了口气,出声时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其实明白的……他和包荣兴孽缘的缘起。
  

  ——荣耀。
  

  数学天才,国家级教授的得意门生,无论哪一个头衔,或许在别人听来都是值得令人自豪的身份,罗辑在自己的领域已经领受这样的光荣太久,以至于无谓。荣耀对他来说是一件新奇的东西,很有挑战性,很过瘾,是他能够做得到而做不好,但有希望出众的事——他享受挑战“不可能”。他从前就在一个个众人看来彼时他的年纪无法成功的比赛里摘得桂冠,胜利是生活的常态,掌声喝彩不曾停歇。他知道像他一般的人从不缺少,可他们毕竟已是普通人中的翘楚,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无力的苦涩。可在荣耀的领域,他曾依赖的骄傲的资本变成了脚下基石,支撑他能够从大众中勉强够到职业选手的标准线,纵然如此,要想攀登至顶峰,还需要他付出更多。他的好胜心终于苏醒摩拳擦掌,只待他做好前冲的准备;所以他坚持下来,就算连过神之领域的挑战他都觉得吃力而羞愧地选择了代打,不全然是凭一己之力。他从对荣耀的了解只是通过前人的攻略和自己整理资料,到如今亲身投入同兴欣的同伴一块赢得了冠军,这一路走来实在太过超现实,他甚至都怀疑是否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罗辑向来没有否定过这件事:如果当时他没有因为好奇买下账号卡进入第十区,又恰好由于那些现在想来有些好笑的攻略被大神注意,他和包荣兴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他知道自己从小就在象牙塔里长大,像包子这样的存在,他的父母一直是耳提面命嘱咐他不能靠近的,而不缺朋友的包子大约也只会觉得他这样的“书呆子”无趣选择避开。他们的生命线本该严格遵循欧式几何第五公设不会有重合的部分,各自在自己的世界中度过一生。或许有一日他罗辑会在网络上看到兴欣战队的宣传,在战队介绍栏瞟到包荣兴的个人资料,为这家伙染的一头金发咋舌,然后没把任何一个细节放到心上,继续他和数学的相爱相杀;而包荣兴也将在荣耀里快意恩仇,或许哪一日会在某个关乎数学研究的新闻里浏览到自己的姓名。
      

  从洗衣房回到寝室,和往常一样,罗辑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卡,依着前辈的指示开始对材料爆率的研究。只是今天他有些心不在焉,不同前几日的睡眠不足,虽然不好意思承认,但他的确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往包荣兴身上飘。
  

  当他和包荣兴因为机缘巧合进入第十区开启作为同伴的旅程,一切的一切便如同戈尔登伯格机器被触动了机关。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似那个被触发后不知要向何方而去的小球,在复杂的机械部件之间不停歇地滚动,穿越种种阻碍后击发最终的装置。随着包荣兴的告白,小球落下敲响铃声。这铃声像是清脆的笑,罗辑知道它不带恶意,甚至有种对他们奇妙的关系终究真相明了的欢喜,而后他又难免为没有准备好这份关系的转变而手足无措。
  

  罗辑过去一直把包荣兴当小孩看待,也知道别人看自己也只是个少年。他们在不同的环境中各自成长,却意外都拥有一份率真和纯粹,二十来岁还是脱不去身上的青涩冲闯,只不过介于他的身份,大家都待他客客气气。约摸只有包荣兴这个家伙从来没把他身上那些光环当回事,该怎么就怎么,全凭自个儿高兴完全没有顾忌过半点其它的东西。习惯了被礼貌相待的自己起初苦恼得不行,后来也渐渐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是许久未曾体验过的,他竟然开始在抱怨的同时心里有点高兴,甚至到了最后不得不警告自己别滋生无聊的朦胧情愫。
  

  反正也不会得到回复,又没有亲口走漏过风声,就当它是场无疾而终的误会掩埋在心底,罗辑原本的打算是这样的。说起来这样简单的计划应该被妥善执行才对,可包荣兴偏偏这时候不再好好当他被自己生出憧憬的对象了,一场酒后的表白像是一把罗辑没躲过的抛沙袭来,罗辑整个人都懵了。
  

  为什么包荣兴会说那些话,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他不会只是误会了什么吧……罗辑的心有一瞬暗自为心意得到回应腼腆地喜悦,但当想起包荣兴的个性来,就又强行将这份喜悦转换为了质疑。他为此进退维谷,但又该去哪里寻求场外援助?他只能一个人面对一切。  
 

  除了荣耀,还有什么东西将他们二人联系起来?罗辑知道这个问题的出现无法避免,可他不愿再思考下去。诶,包荣兴那家伙真是潇洒啊,罗辑佩服又掺了不满地抱怨。

  
  这一刻他突然又有点想见到包荣兴了。他知道包子那家伙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似乎不是那种细腻体贴的人,和自己不一样,绝不会因为某些事情纠结太久,但在某时却可以称得上活得通透。他忽然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个人对他、对这场奇怪的恋爱的看法,即便对方八成只会回复一句“诶呀小弟你想那么多累不累呀,数学家难道都像你一样想得这么多么?”。他大概也可以从中汲取一份勇气,放下诸多的思量,坦然接受自己本心的指引。
    

TBC.

PS.过渡章节,纠结了很久还是处理得不太满意呀OrZ

评论(8)
热度(37)
  1. 十年蹉跎君莫笑 岂料一朝醉蓝桥八纮 转载了此文字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