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3」

*BGM推荐《大家来恋爱》~


*第二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806a20


+++


03.


  罗辑表面不为所动并给了包荣兴一手肘,然后满意地把对方吃痛的声音当做扳回一局的胜利音效,三步并作两步地回了饭厅。


  到了饭厅罗辑才发现自己紧紧攥着刚才用过的卫生纸没扔,他趁大家没把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把它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悄悄长呼长吸了好几次,却发现不必用手去摸颈动脉,都能感受到它有力而急促的搏动。他其实紧张得要命,心里又有点奇怪的自尊作祟,偏偏不想给人瞧见自己的失态,确切来说,谁都还好,包荣兴不行。  


  自己究竟在慌张什么? 


  这个问题在见了后脚回来的包荣兴一脸什么也没发生的淡定后更是令罗辑暗自好笑。 


  罗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手拿新手装备的LV1勇者,刚出新手村就碰上了LV99的大BOSS,心惊胆战以为人家要嗷呜一口给自己吞肚子里呢,想不到大BOSS只是扑腾着翅膀跟在自己旁边,婉拒也好,抗议也罢,愣是没法摆脱它,只能接受这份“盛情”。然而这大BOSS一路还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哇啦哇啦的烦得自己要疯,时不时挥舞的尾巴还会把自己扫跌倒。新手勇者内心苦不堪言,却也因为战五渣做不到把人家血条打到0以后走人,独自踏上原定的修炼之路。他所能做的只有假装处变不惊,等待这个大BOSS有一日对自己的兴趣消退换个目标,要不就按照正常剧本掳掠公主,乖乖回自己所属地图的城堡等待其他勇者的挑战,或者直接和公主一块开启“然后他们便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的美满结局。  


  和平度过了几天,居然又碰上了节日。 


  七夕。


  这个中国传统的情人节近些年来历经了没落又重新热门,除了所谓传承传统节日千年积淀的美好情感,罗辑想倒不如说是情侣们就是想用各种理由腻乎在一块儿,然后不顾仇恨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射,硬要挨个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嘴里结实地塞狗粮。  


  然而联盟基本都是把自己献给荣耀女神的单身狗,单身狗除了相互报团取暖,难道还妄想发动喂狗粮技能吗?对不起,单身狗没人权,这种技能普通情况下是不开放的,除非你愿意舍弃自己的节操作为触发条件,开启丧心病狂无论如何也要脱单剧情,向着基佬之路一去不回。虽然现在自己的地球OL个人面板上的状态变成了交往中,不过也只有包荣兴可见,他俩平日里还没什么腻歪的举止,顶多就打游戏时候争论起来有点肢体接触,走路包荣兴不顾他正义的瞪视偏要勾他肩膀。罗辑个人觉得自己划进单身狗的群体名义上不过关、实际条件足矣,便也暂时忘却了自己的所谓“脱单”,和兴欣的大家一起义愤填膺地指责情侣们今日的战力何其丧心病狂。  


  不知是因为自己的处境还是什么其它的缘故,罗辑对自己同学校友的情况忽然有点敏感,休息时候专门打开不怎么打理的空间看了看今年的前线报告——他们本来就是僧多粥少的学院,能找到女朋友的哥们那叫一个少啊,跟到公路上的路边店里要的粥里的米粒一样罕见,方便面里所谓的肉酱一样稀薄,大多人的自娱自乐也在罗辑的预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他们可以这样玩得开。暑假没回去的校友们开始假装情侣,什么组队到食堂里打饭面对面互喂啊,骑单车送对方去哪里对方一脸娇羞抱住腰脸贴背啊,到电影院看电影故意坐一块把手搭在一块啊,看得罗辑是一阵心酸,他们学校的理科学院怎么这么惨呢,可心酸完又有点别扭,他下意识把自己带入了一下,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去。这也太违和了,和包荣兴……不不不,只要对象不是姑娘,自己一辈子定是做不出这种事的!  


  鉴于兴欣几乎无人叛团,也就集中在一块活动,都想着就这么度过一天了,哪知下午忽然得知要一同出行的消息。陈果说自己订了湿地公园的票,大家一块去看看吧。方锐表情写满不相信,陈果终于得到机会和他过招,调侃他到自己又不是从事人口拐卖,再说去那走走也算是减压,听说那边风景挺好,晚上还有萤火虫看。方锐倒也不谦虚,表示自己英俊潇洒卖也能卖好多钱呢,忒怕老板娘缺运转资金给自己出手了,话音刚落立马领取了魏琛带头的一片嘘声。陈果也笑他别担心太多,兴欣里他算老前辈了,特别重读了老字。  


  方锐闻言受伤地捂住心口,把炮火对准了魏琛,说是这看年纪的冰冷兴欣放眼都是小鲜肉,只有老魏能够给他一点安慰和温暖了,不出所料得到了魏琛哪热哪晒哪去的回复。陈果再问了一次,大家倒是都没反对意见,魏琛也嚷嚷黑灯瞎火的没几个人看得清我们是谁嘛。于是大家做好了出行的决定,准备了一点东西就叫了车往那边去了。


  他们在那边的饭馆吃了饭。  


  他们特意预订了包厢,但苏沐橙和唐柔直到菜上完了才把口罩取下,期间惹得服务生一直频频投来质疑的目光。他们一直克制自己没有大声喧哗,就怕被人认出来,毕竟兴欣现在也算一战成名,下一步成为H市重点扶持的门面也不是遥不可及的,这种名声的加持下还是低调做人,才能舒适地享用晚饭和难得的空闲时光。  


  饭后分了口香糖,罗辑买的,柠檬味的。大伙嚼着进了湿地公园的大门。


  正是傍晚时分,吸入呼出公园里清新的空气,好像在将自己肺部里污浊的气体都替换出去。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罗辑总觉得公园里的天比城市里的要漂亮,天空干净而完整,少了层往日灰蒙蒙的东西覆盖,也终于不再被高楼大厦切割。红鲤一样的云霞在金色的太阳周边游弋,看得人有些发怔,这见惯的夕阳西沉,此刻竟难以形容的绮丽。


  天色很快被藏青浸染,夜色逐渐浓郁起来,炎热也因困倦睡去,待明日精力饱满继续折磨众人。罗辑感觉风有些凉了,虽然还有点像是浓稠的糖浆黏在身上。他们在路灯的指引下漫无目的地闲逛,期待有没有机会恰巧碰到萤火虫群。女孩子们比较喜欢这种浪漫的巧合,换男人恐怕就会直奔主题,但目前的举动也算是饭后消食,没有人拒绝这探险一样地散步。


  也许正因愿望的强烈,他们很快得到了回应,没有半小时就碰到了萤火虫群。它们星星点点地飞舞着,像是夜晚的星海在他们眼前波澜壮阔,再没有浪漫神经的人此时也难逃陷入这童话一样的氛围。女孩子们先上前接近涌动的星海,而星海也并未立即干涸,只是往一旁奔涌,惊呼中他们连手机都忘记拿出,拍照的欲望被只愿自己亲眼见证每一秒的想法盖过。  


  包荣兴像是牧羊人一般四处驱赶萤火虫群,让它们拢聚成更广阔的星海,却在过程里突然对几只像浪潮拍岸飞溅而出的水花的萤火虫起了心思,一定要抓住人家,追逐着它们的身影就跑远了,老板娘的呼喊也没叫回他。罗辑叹气,和大家讲了一声,便跟着包荣兴去了。


  罗辑在三三两两结伴同行的人群里穿行,和人家道一句抱歉的一转眼包荣兴就又不见了,只能一路凭感觉向前跑。宅男的体力果然不行,很快他就有些气喘吁吁了,四肢有乳酸生成堆积,他的肌肉酸痛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罗辑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了包荣兴。他站在路灯下,路灯好似倾泻出一片湖水,把他的身影融在一片鹅黄的水波里。  


  罗辑好好喘了几口气,把急促的呼吸平定下来才往包荣兴那儿走去:“包子?”  


  包荣兴没回头,直到罗辑站到他身后,几乎可以伸手碰到他的背,他才猛地转身放开两只搭起来做牢笼状的手,倏忽间有几只萤火虫向高处飞去:“Surprise !”  


  罗辑盯着萤火虫的去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你一定会追上我啊?一定是你。”  


  “……什么意思啊?”罗辑想说包荣兴这什么逻辑,这肯定的自信是从哪来的。可他没注意到在那飞舞的萤火虫分散注意力下,包荣兴已经挪到离他只有半米远。


  ——16cm的身高差距,包荣兴恰好能够低头吻他。


  包荣兴抓住罗辑的手臂,弯腰轻轻吻了他的嘴唇,像一只恶龙拢起自己的翅膀,小心翼翼地用鼻尖蹭了蹭怀里的勇者。见罗辑没有挣扎更没有口头拒绝,于是便扯了他的眼镜捏在手里,再次俯身吻住呆呆站着不动的罗辑,口中呼出的气透过嘴唇间细小的缝隙往罗辑口腔里灌。柠檬的香味入侵自己的肺叶,这熟悉的气息就像是自己平日用的牙膏的味道,罗辑竟然一时没有觉得违和,更无从谈起推开包荣兴。 


  即使几乎失去了大半视力,在这样亲昵的情形下也能看清包容兴因半阖眼被睫毛掩住大半的眸子里,此刻挤满了自己。罗辑觉得自己像一不留神没躲过混乱之雨的袭击,脑子里所有的既定程序都产生了混乱,理智宣布运行失败请重新启动,情感趁机揭竿起义,他受了它的蛊惑,恍惚间去迎合这紧贴自己唇瓣的温软,在包荣兴的双眼显露吃惊的刹那惊醒过来,抢过自己的镜架一把推开了对方,用袖口猛擦自己的嘴往远处跑了。


  罗辑和包荣兴回程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他俩平常成天打打闹闹的,这种像是闹别扭的情况也没人真的上心,大家也就劝了二人几句,也就把话题转到了刚才所见的景色去了。


  罗辑把领口的钮扣解开,没有参与讨论,只安静地凝视窗外飞快闪过的路灯,心里计算起路灯光伏板设置的角度,却没法驱散嘴唇上残留的触感。渐渐的思绪又拉回了刚才的吻上。接吻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有推开他?罗辑摸着自己的嘴唇想,糟了,自己完蛋了。接吻之时真的厌恶是没法掩饰的,会下意识胃痛作呕,可与之相对,喜欢也没法隐瞒。他所有的否决、所有的定论成了虚张声势,他的抵抗显得不堪一击,轻易就被这两个吻不留情面地摧毁,他现在只想逃开,离这个搅乱他思绪的始作俑者越远越好。


  幸亏当晚罗辑就接到了导师的召唤——虽然老师用了抱歉的语气,他却松了口气,甚至感到高兴不已,只想着赶快飞回学校,离开这个叫自己心烦意乱的包子,把自己泡在无尽的课题和计算之中斩断一切杂念。他立即订了明早的机票,收拾了东西和大伙说了一声早上就走。大家也对他在两个城市中候鸟迁徙一般的穿行习以为常,没做太多的叮嘱,只叫他自己在飞机上小心一点,到了和大家发个平安短信。


  罗辑一夜睡得都不是特别踏实,不仅因为被蚊虫叮咬的地方发痒一直翻来覆去,半夜还惊醒了过来。他仗着昏暗,毫不遮掩地直视对面床铺扰乱自己心绪的家伙,发现他今夜不是大喇喇地平躺、舒展开自己的四肢,而是背过身睡的。


  难道他也在苦恼什么吗?


  怎么可能,这个想法一出现罗辑就把它否定了。包子这样的奇人世间少见,二十来年直男的身份一朝更改,这种事换一般人都要挣扎挣扎的,可包荣兴从开始到现在有惶惶不安过那么一会会么?本能派的思维,不是自己这种完美理性主义者能够理解的,自己还不如赶快睡呢。


  第二天用餐过后大家送罗辑到机场,包荣兴没去。罗辑暗自庆幸他没跟着,又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心头盘旋。这个包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若即若离,想着应该没有什么举动了吧,他又忽然干出令人猝不及防的事来,再下去自己的心脏可受不了。  


  到了快登机的时候大家纷纷和罗辑说了再见,把东西都托运了、只拿着机票的罗辑和他们挥别,打算去登机口检票。正要走,又听到了一个夸张的呼喊声,他一回头心咯噔一下,包荣兴居然提着一袋东西往他这边跑过来了,他一时惊得几乎就要往人多的地方窜,却还是反应慢了些,被人逮住了衣角。包荣兴额头上满是汗,笑着讲自己迷路了现在才找到这里来。  


  罗辑心想大爷啊你到底是干嘛来了,你晓得自己是职业选手这样乱跑会被围观连带我们一伙遭殃嘛,何况你不来我更开心啊,见对方挺上心的模样,语句在嘴边打了几个转又咽了回去。接着手里就被硬塞了一个纺织袋,打开袋子一看,发现里头都是糖,便问了一句这什么情况。  


  包荣兴忽然正经起来,飞机餐不好吃还量少,小弟你要是吃了还觉得不够就吃点糖吧,末了还补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挑了柠檬味的。  


  柠檬!昨夜的场景霸道地占据脑海,罗辑感觉耳背有点烫,胡乱抓了一把糖塞进上衣口袋里,就把纺织袋重新还给了包荣兴,连再见也没说,转过身就大步跑到了检票队伍的后头。他一边喘气一边用手去摩挲自己的嘴唇,只觉得那个黑夜里包荣兴在他唇上燃起的那一小撮火又烧了起来,柠檬的香气伴随着火势越来越馥郁,催生胃部奇异的饥饿感。他顾不上往常耐心细致的习惯,哗啦一声撕开一颗糖的包装塑料纸,把水晶一样的方糖放入口中,又因还不能浇灭火焰急躁地轻咬,听得糖块发出响动。过了安检罗辑也不敢停留,快步上了接机桥就冲着飞机而去,再没有回头。  


  在柠檬糖的酸甜之中,少年罗辑落荒而逃。    


TBC.


评论(5)
热度(50)
  1. 十年蹉跎君莫笑 岂料一朝醉蓝桥八纮 转载了此文字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