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2」

*第一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747102

+++

02.   
  
  老实说罗辑没把所谓告白当回事。包荣兴的表白哪叫表白啊,喜欢又哪能叫喜欢的,对罗辑来说统统就跟小孩子闹着玩似的。他俩这好像是“交往”的关系,不说有人能察觉么?包荣兴在他训练时候从不错失时机嘲讽自己召唤战术使得跟保卫萝卜差不多,还不顾自己的职业是流氓,该抢键盘抢键盘指点江山指点江山,一切照旧,有什么变化吗?独处的时候罗辑还忍不住起过疑心,可见包荣兴是一点逾矩的举动都没有,心里还得先唾弃自己是不是过度敏感思想糟糕;连早上被强迫索要早安吻也是,罗辑只觉得就好像自己养了只大金毛喜欢扑人舔脸,心跳加速七分是被没预兆的袭击吓的,剩下三分是被人箍怀里不情不愿的憋屈,哪来的和基佬一屋的危机感啊。  

  虽然也就这么过了两三天,但这样长久下去绝对不行,罗辑自认是个直男,好吧,他现在一想到直男,只觉得自己虽说是被迫的行为完全是在背叛直男群体。他原本就打算将来按照父母的希望,找个和自己理想三观差不多的姑娘解决终身大事的,人生计划被这胡来的包子打乱,先不说二老怎么看,自己的强迫症就忍受不了。  

  可惜开口拒绝收效甚微,包荣兴这家伙意外的坚持,尤其在自己热血上头和他说了那种话(明明普通情况看也能算表达哥们义气好吧)以后,他非得自己提出正式的拒绝分析才肯信服,否则就是逃避。包荣兴这是看了些什么奇怪的小说啊,看来是得翻翻他的浏览器搜索历史了,这话说得也太有霸道总裁强迫女主的味道了,我一大老爷们逃避什么啊,不喜欢你还要给原因了,哪来的这种歪理啊?可罗辑也明白包荣兴这人一般情况还能糊弄糊弄,实心眼起来也是没办法敷衍的,一定要讨个说法才会彻底放弃。他只能一边哭笑不得,一边恨不得穿越回当晚把自己拖到墙角里揍一顿解气,叫你冲动叫你冲动,现在傻眼了吧?给人家逮着把柄了!然而后悔已是太迟,自己还不如好好剖析问题本质进行精准打击。

  越是把包荣兴的一举一动一项项整合处理,罗辑越发认定这包子八成是从小缺乏正确的情感教育,才对自己产生了错误认识。大家的确是一起刷过副本抢过boss,在各大工会封锁追杀的血雨腥风里穿梭,从布尔斯镇到灰角,荣耀大陆上哪寸土地不曾有过他们兴欣一众和各大会长甚至职业选手谈笑风生的身影;他们是在荣耀里算得有过命的交情,可是又怎么样呢?罗辑不否定自己对包荣兴的态度算不上讨厌,可也不至于喜欢到超越哥们友谊,一时心软答应“交往”完全是哪根筋没搭对,毕竟他一遇包荣兴总是得出现些匪夷所思的失误,也是无可奈何。他俩没可能的,罗辑觉得自己就算是当局者也自清,他和包荣兴在一块是真的不合适。把他俩比作两个集合,关乎性格和志趣的所有元素一项项列举,他们的交集都是∅。这样的样本就算交给了再乐观的科学家,分析得出的结果恐怕也和自己的想法没有太大分别。  

  饯别宴会后的冲动搅乱了原计划,罗辑只得展开B计划暗下新的目标。这一次自己不仅要拒绝、还要让包荣兴了解他那份所谓“喜欢”只是个误会,或者说是其它别的什么情感,总之和真正的“喜欢”是不挂钩的。可理论从来可以自由飞翔,实践则是脚踏实地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过程,就算罗辑心里向来是非分明,每件事解决起来都有个前后顺序和方案,这一次的对象包荣兴的行为也未免太不可预估,他没法去构思完美的对策,真是叫他有些烦恼了。直接拒绝有些粗暴但最有效果,可他俩正如他所说的,保守估计还得做好几年队友呢,闹僵了未来还怎么合作?说是只有他俩就算了,如果由于这种缘故扯了兴欣的后腿,他得羞愧难当。

  应该怎么做才能不伤害队友感情,又能妥善将自己从“基佬身份”的悬崖拉回?他思考着这个问题,然后发现一个不幸的事实,和一开始的表白后的情况没啥区别,他罗辑还是被困扰得要死,包荣兴就跟另一世界线上没搞告白的他一样,没关于恋爱的太大情绪波动,难过也就大神退役那几天,在得知屏幕上还能看到大神身姿以后俩眼睛跟火柴被擦燃了似的,闪闪发亮看得人心惊,想必给他扛一煤气罐上下六层他也不带喘气的,完全可以考虑接个新盖O盖的广告给兴欣添点外快。  

  罗辑心里苦得没地说,他总不能拽着看着特别和蔼可亲的乔一帆或是可靠的安文逸诉苦,不得让人家心里背个大包袱嘛?可其他人更不能说了呀。树洞这种东西他觉得不够私密,写日记好像没地儿藏,他还是习惯把事情压在心里。  

  罗辑擅长运算各种困难数学问题的大脑第一次陷入了内存不足的情况,他晚上熬夜观看荣耀邀请赛,结束以后又老是睡不着,勉强眯了一会天就亮了,他不得不恋恋不舍地抛弃相熟不久正在热恋期的被窝,下床洗漱用餐开启新一天的技术部装备研究。他能进入深睡眠时间少得可怜,导致平常走路都开始有些摇摇晃晃,站在饮水机旁边接个水等水满都能打瞌睡,还是拿了好几个杯子过来接水的乔一帆见状把杯子撂一旁,手疾眼快地止住流水,罗辑才不至于落到要擦地的境地。  

  魏琛前辈还以为是他因为大神退役精神不振、对未来的展望一片黑暗呢,带领公会的空闲特别找了他聊人生聊理想,中途他几次脑袋一冲就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面对前辈不好哈欠连天只得硬憋,眼泪汪汪惹得魏琛眼睛里写满了这孩子实诚啊、兴欣的未来是我们的终究还是你们的欣慰——搞得罗辑特别不好意思,自己哪是为了兴欣的未来忧心忡忡那么伟大,可那种奇葩的儿女情长他是万万不能说出口啊!只得像小学初中时候配合赛前跑来疏导自己的老师一样,虽然没把他们的话全部装心里,也还是时不时回复两句表示自己没有人间掉线。  

  这一次的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的表现实在炫目,各种精彩的瞬间层出不穷,乐得魏琛大喊方锐他俩还烦没教科书呢,这回算有免费的高质量课程了;陈果则是没等自己由于紧张留下指甲印的手臂上的红痕散去,比赛结果公布后就激动地一个越洋电话播了过去。电话那头传来懒洋洋的调侃的时候,她眼眶马上红了,支吾半天没句完整的话,还是苏沐橙接过电话安抚了她几句,她才深呼吸平静下来,大声驳斥叶修说是自己被女神吸引了全部目光,才没关注他呢。叶修也就是是是的应着,倒是方锐在那头笑诶呀妈呀老板娘真是傲娇啊,陈果一怒吼了他的名字,忽然传来了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然后是一片爆笑声响起,中间混着个泣音,诶哟喂我的老胳膊老腿给摔得啊!我靠你们别笑了,快拉兄弟一把!电话声音是公放的,魏琛头一个大笑起来,接下来兴欣一众都把对前辈的敬重暂时抛之脑后,也没忍住哈哈大笑。笑声的双重夹击加上叶修的嘲讽技能触发,方锐的哭腔更重了,絮絮叨叨地抱怨,听上去又好笑又可怜。  

  最后还是苏沐橙讲了几句收了场,大家才停止了笑声,开始正式的话题。兴欣的每个人都和叶修聊了几句,不提唐柔好像又得到新目标的亢奋和包子再听到老大声音的开心,莫凡都开口说了句恭喜,平日喜欢一个人沉浸在银武研究的关榕飞也难得出门参与了他们的会谈,只是客套了没几句又和叶修讨论起来关于装备的新想法,一个把持不住聊出二十多分钟,还是对面传来要开记者招待会的喊声,他才意犹未尽地把手机控制权交还给心疼漫游费的陈果。

  冠军之夜反而是众人睡得最安稳的一晚,也许正是信任着诸位荣耀大神能够将胜利纳入囊中、又有点害怕未知因素,现在一切得到了证实,心里头的压力涣然冰释,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开人实在疲劳得不行,本来就好几天都没睡好的罗辑再没心力去思考别的,躺下被子一裹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方锐和苏沐橙就回来了,要不是机场请兴欣战队往工作人员通道走,还特别留了条路给战队接机,他们哪里挤得过因为荣耀邀请赛夺冠而热情似火的粉丝们,刚到候机大厅就得被人群卡得不能动弹。接到两位英雄,大家欢欢喜喜地坐车回上林苑,车上方锐是一个劲吹自己何等英勇神武,对方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双揍一双,不弄把扇子拿个醒木,实在太不衬他说得这么活灵活现。魏琛听着听着就忍不了了,不客气地回方锐海无量脸滚地的水平又长进了,这回是360°无死角按摩,下回方锐大大是不是还要表演瑜伽呀,全然忘了自己也是猥琐流出身。 

  没想到方锐路上还讲得兴致勃勃的,一回到上林苑精神抖擞的样子就都不见了撑不住开始打哈欠,和苏沐橙一块跟大家寒暄几句就先歇息了,直到晚饭才因为饿勉强挣扎着爬起来。饭后兴欣的全体人员约着看了几场比赛的剪辑录像,待到陈果先走了,苏沐橙和唐柔才神秘兮兮地把所有人叫到了一块。  

  罗辑没想到正副队刚凯旋,又逢陈果生日。为了把兴欣这支草根队扶起来,这几年来陈果的确也没好好过个生日,就私底下买个蛋糕和大家分分,要不是苏沐橙和唐柔把他们聚起来开小会,罗辑也真没想起。开会的时候方锐时差还没倒过来,睡眼朦胧之中为了清醒点猛地一拍大腿,那响声惊得周围的人都一颤,罗辑听了都觉得肉痛。方锐龇牙咧嘴好像大反派一脸狰狞地宣布阴谋一样说就算明儿有庆功宴也不参加了,要给老板娘搞个生日惊喜。时间到底有点紧,他们也没法做得更多,只好约定等明年好好给陈果整个特大surprise,他们合伙谋划了一下,订了蛋糕和饭店才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陈果由于盛情难却,难得换下干练的牛仔裤,一身雪纺跟着众人去了饭店。陈果底子好,只是平常为了方便打扮都比较简单,今天只是上了淡妆就一下子甩了很多所谓网红一大截,惊得习惯她素颜的方锐和魏琛面面相觑,一唱一和地夸张讨论没想到兴欣藏了这么个美貌的姑娘,放眼看职业圈兴欣已经从老板层面碾压所有战队了;其他人也有些惊讶,包子更是直爽,直接给出了老板娘大美人的称赞。陈果难得展露少女的一面,全程有些羞涩,倒是帮她梳妆挑选衣服的苏沐橙和唐柔笑吟吟的,对自己的审美很是骄傲。  

  晚宴上叶修不出所料没能来,但托苏沐橙送了一盒首饰给陈果,说是当做当年没抢到头绳的赔罪和生日礼物。想也知道叶修不怎么懂女人心,这礼品应该是苏沐橙和楚云秀叽叽喳喳商讨了好几个小时选的,他只负责当提款机。陈果有点不好意思收下这么破费的礼物,苏沐橙劝她放心,她和秀秀冲着好的挑,但叶修刷卡时候确实没眨一下眼,冷静得很。 

  没了叶修,三人的小品成了两人的相声,没了那个懒洋洋的声音掺和多少显得有点孤单,幸而捧哏逗哏之间的你来我往还是有趣,除了莫凡依旧保持自己珠穆朗玛峰上一捧千年寒冰的设定,大家都很给面子的笑。   

  蛋糕的蜡烛熄灭灯重新亮起,陈果用刀给大家分蛋糕时不由感叹起自己老了,转眼间也是而立之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同学朋友有多少孩子上幼儿园了。拿到蛋糕的方锐一听颇为不高兴,一边往自己杯里倒果汁一边大声嚷嚷:“美少女永远17岁,大伙同意不!” 

  “哟哟哟,方大大这一脸阿谀奉承的看着就不是发自真心。老板娘你可别信他,指不定他心里是想提薪才这么讲呢。”魏琛先是点头哈腰地给陈果倒了红酒,然后才开口吐槽方锐。  

  “卧槽老魏你这是不服气?那你说,老板娘算几岁啊?”  

  魏琛冷静地伸出五个手指头:“怎么着也该这个数,15!” 

  方锐差点喷他一脸果汁。好嘛,直接给缩了一半,比自己还能编!方锐连忙喊:“这下子老魏爱财之心路人皆知,大家快看穿他表里如一拜金没有真心的事实呀——”  

  魏琛抓起一个葱包桧儿就往方锐嘴里塞,方锐噎得半死,喝了大半杯果汁才把面点咽下去,接着他不甘示弱地把陈果给自己的蛋糕摁在魏琛脸上,两人缠斗起来。不出所料包荣兴喜欢这种胡闹的场合,端起手里的蛋糕纸盘就四处打量。罗辑看着包荣兴的眼神到处飘,感觉自己眼皮一阵狂跳,连忙取了眼镜,还没等适应一下裸眼看世界,那蛋糕就和他的脸蛋亲密接触了。他抹掉脸上的奶油重新戴上眼镜,深呼吸几次,随后反手把蛋糕扣在了正得意的包荣兴脸上。 

  混战的号角彻底吹响了,连做好我就静静看你们闹准备的安文逸也难逃被战火波及,出于自保考量无奈之下只得参战。女孩子们在战争白热化前纷纷先躲到了墙角看戏,看他们几个大男人斗。他们闹得厉害,混战中不知有谁趁机问了一句老板娘你什么时候给大家找个老板呀,正和其她两位姑娘嗑瓜子唠嗑的陈果一下子红了脸,难得没叫着愣要把人找出来,只低声说看缘分吧。 

  已经有些累了主动退出战局的魏琛搬了个椅子坐在远处,听到这话握着手里的玻璃酒杯怒灌自己一大口,感慨职业圈真是悲哀,大家都单身,想吃狗粮刺激自己找男女朋友都没机会。大家对这感言附和声挺大,罗辑顿时觉着自己像是背叛了革命的反动份子站在情绪激昂的人民群众之间,咽了几口唾沫强压下自己的紧张又去瞄包荣兴,发现他笑嘻嘻的不为所动,心里不知就有点不舒服,扯了个借口说是去趟卫生间,打算暂时离开一下。包荣兴可不知道他不高兴,说着我陪小弟去也就不识趣地跟上了罗辑。  

  自己又不是三岁小孩,干嘛要他陪啊,自己难不成还会在这种地方走丢么?罗辑真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他没搭理包荣兴一路的吵嚷,到了卫生间就扯纸准备把脸和头发好好弄弄。

  罗辑用纸擦奶油,一想要洗头时候该怎么油腻,心里就难受得不行。他从镜子里看到包荣兴就站在他身后,于是自然而然地抱怨了几句。接着就感觉有热源靠上来,包荣兴的发丝垂到他的耳边,混合湿润的吐息,搔得他感觉怪异,像是水底生出的藻缠住他的四肢,刺入皮肤在骨骼里疯长,探寻着温暖之地钻进他的心房,以致心脏每一次血液泵出都作痛。  

  包荣兴近乎是从身后环住罗辑,单手撑着洗手池的大理石边沿,伸手抹了罗辑脸上残余的奶油,用舌尖舔干净指腹粘的已经变得黏腻的乳白:“果然不好吃了呀。”  
  

TBC.

评论
热度(44)
  1. 十年蹉跎君莫笑 岂料一朝醉蓝桥八纮 转载了此文字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