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少年罗辑的烦恼「1」

*一个告白的人好像比被告白的人还潇洒的故事。

*题目废暂时没有更好选择……先这么标着,如果有姑娘能提供更好的,在下十分感谢!
  
+++
  
01.
  
  说到底他俩走到一块根本奇事一桩,概率和随便买张彩票能中累积好几轮奖池的大奖差不多,给人听去了指不定能成茶余饭后好久的谈资,讲述者还得友情提醒前方高能,为了您的身体健康请放下手里的碗筷,避免食物进入呼吸道,触发咳嗽根本停不下来的不幸剧情;搁从前的年代这事那也得被判定为野史轶事哇,性质等同大家编来消遣消遣那种玩意,想必没人当真的。
  
  罗辑也纳闷自己庆功宴结束后是抽的什么风,沾点酒精就脑子给僵尸吃了一般空荡荡,居然在临近小区的街上被包荣兴表白那种突发的紧要关头掉链子。那时他听得包荣兴嘴里吐出的八九十年代校园剧的告白,只挑了里头的关键词汇震惊,随后瞟了瞟包荣兴,重点关注了对方的身材,不提屈辱的16cm身高差,想了想光是自己宅男的身体素质就打不过人家,要是拼命挣扎被人摁地上教做人的可能性不低。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理念,罗辑打算在语言上玩点文字游戏完成战略忽悠,不幸一个舌头没捋直,愣把起头的你说嘛玩意呢讲成了一个嗯。
  
  接着还没好好牵过姑娘的手就被一大老爷们给牵了,手指相扣那种,还没反应过来套路一下骂个卧槽这什么意思大爷您不怕给路人瞅见啊,包荣兴就扯着他大咧咧地抛开喝得东倒西歪、正相互扶持回上林苑的队友们,两人就这么走在前头。当然说走还算客气,真相是他罗辑被包荣兴拽着往前拖,像是瘦弱的主人带着大型犬散步反倒被汪星人遛了。踉踉跄跄跟上包荣兴脚下生风速度的罗辑喊着慢点慢点,心里盘算自己这时候理应严正拒绝然后挣脱,迅速回归到后面的队伍里去,这包子也不大可能冲过来又给他从一队人里拉出去吧,大不了今晚强行跑安文逸他们那屋打个地铺——可包荣兴的手掌那时候恰好温暖得过分,肌肤散发的热度顺着相扣的手往他身上烧,接下来迅速火线一路高歌往大脑推进,他的脸通红耳朵也发烫,脑浆变成了燃烧的柴火上的一锅浆糊,晕晕乎乎之间就都顺着包荣兴的意随便人怎么做了。至于包荣兴后来又同他讲了些什么话,他一概不知,只会傻了吧唧地嗯哦的回应,酝酿好的说辞都憋回去没说出来。待到第二天早上包荣兴叫他起来的时候,蜷在被窝里的罗辑的脑袋才恢复了运转,虽然还是不怎么灵光。
  
  昨晚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告白事件哦?罗辑迷迷糊糊地想着,把睡衣脱下来折好,往身上套长袖衫时候开口想详细问问包荣兴这是不是被整了和自己玩大冒险呢,自己溜去放水的时候这包子输给联手的兴欣三宝那是大有可能啊,但摸了眼镜戴上见包荣兴一脸平静,一如既往地该怎么怎么,心里也觉得玩笑的可能性大。玩笑嘛,自己难道还要反应过度哇?那也显得气量太小了。罗辑把裤子也套上,没想太多就去洗漱了,哪想到刚出来还沉浸在牙膏的清凉香气里不能自拔呢,正伺候自个儿一头金发的包荣兴突然蹦到他面前和他索要早安吻。
  
  ——这货到底睡醒没?不论包荣兴是不是睡糊涂了,罗辑的睡意是彻底散得干净,他目瞪口呆地往后退了两步,只差抓起自己放桌上厚实的参考文献防身。
  
  “不不不,包子啊,对队友有好感属于广义的喜欢范围,不需要和人家谈恋爱的好吧?”
  
  “可我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我们现在就是在一起呀,我俩是队友,”罗辑把“队友”的音咬得很沉,“保守估计还得在一块好几年吧。”
  
  罗辑循循善诱,然而包荣兴拒不领情,他干脆地勾住罗辑的脖子。猝然放大的脸部比例太占据视野,吓得罗辑一惊话都吞了回去。接着包荣兴又垂着眼把自己的脸凑近了些,让他俩的呼吸交缠不清。罗辑下意识眼睛一闭,腿都软了——纯给包荣兴吓的——所幸他的腰被对方揽住没滑地上去,可还没等他冷静冷静,随即感觉脸颊有温软的触感印上。
  
  “小弟你的牙膏是柠檬味的呀?”
  
  包荣兴放开罗辑又去折腾他那蓬头发,留罗辑一个人捂脸杵在原地大脑急速运算,没几分钟理智就因为超负荷工作发生了卡壳。“我那牙膏每天都摆自己杯里,你刷牙看不到啊?”还是“薄荷味挺冲啊你刷着不难受嘛?”,两句话在他脑内交锋,然后意识终于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他貌似刚刚被亲吻的事件上。
  
  我去!
  
  罗辑觉得自己蓦地窦性心律不齐。
  
  这丫原来发自真心?随便说句要跟我在一起么就算告白了!?搞笑呢!电视剧里把妹都还要讨人家欢心呢,不说水平要与时俱进,上世纪的手段总要有点吧,他这包子花也不送情书更没有,还不给自己配合表演一下十动然拒的机会,一点不按常规剧本来,考试看不懂题目写点过程就想骗分么?老师能意思意思批几分,他罗辑这种水平的数学研究者可不会同意啊!要写题就得发自真心地钻研,空手套白狼这招哪学来的?这表白能答应么!
  
  然后罗辑闭眼,对自己还是不是24k纯直男的问题心灰意冷。他这想法透露出一股难以忽视的基佬气息,再直不回去,也没法谴责包荣兴弯得理直气壮、不带出于常理纠结一下下的。虽说时代进步搞歧视是不对的,可罗辑还是觉着换自己告白,难免还要推说是理科生的学院常年男女比例失调,见个眉目清秀的活人,管他什么情况,时间一长也都能心动了。可包荣兴这算回什么事嘛,理由都没有,他究竟是对身为他室友的自己日久生情啊,还是太久和一堆老爷们泡一块整个人的思维都更清奇了?
  
  念及自己应该也不是万人迷,平常还要和包荣兴唱反调的设定,罗辑排除了第一项。但如果是后者,不至于呀,他们兴欣好歹比蓝雨的情况要强,队里有两个放眼全职业圈都是高水准的美人,老板娘也是个漂亮的姑娘,再不济兴欣网吧里的工作人员也不错,时不时还有年轻可爱的顾客妹子出现,他包荣兴也生了张颇有卖相的脸,要找个好姑娘容易呀,怎么偏就看上自己了?
  
  直到包荣兴从楼下带回一袋包子当做早点,罗辑也没推理出可靠的原因,他面前就像被包荣兴扔了一堆乱糟糟的毛线,他揪起一条当做开始,却怎么也没法把它们理成一个毛线团,烦躁得连吐槽包荣兴吃包子算否自相残杀的惯例都忘了,只大口狠嚼面皮和肉馅当做发泄厘不清这复杂问题的烦闷。
  
  纠结到晚上就寝之前,罗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包荣兴,他到底喜欢自己哪一点?
  
  包荣兴连礼貌性质的思考犹豫都没有,开口就是我就是喜欢你呀,接着又扔了句你也喜欢我呀算作对罗辑的回复。闻言罗辑差点当场把因为紧张喝下缓缓的水喷出去,勉强咽下后他立刻严肃指出包荣兴的错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啊,顶多算不讨厌好吗?包荣兴听了也只是耸肩,不讨厌就是喜欢啊。
  
  不讨厌能算喜欢吗,能算吗!包荣兴你这是在诡辩!罗辑在心里呐喊。命题里A可推出B,代表B一定能反推A么?他包荣兴喜欢自己,能证明自己也喜欢他么?他们俩的感情是充分不必要条件啊,自古以来谈恋爱没你喜欢就肯定是大家两厢情愿这说法,只是朋友是常态,相爱那是幸运的巧合。
  
  罗辑粗声指责包荣兴这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包荣兴也没生气,只笑着去揉罗辑因为淋浴后软软塌着的头发,别急,今后就喜欢了呗。
  
  我别急?滚滚滚!拜托是你告白啊大哥,我不喜欢你你不急怎么还该换我急了?罗辑自认和包子结识以来发音吐字的水平提高得极快,讲话那叫一个铿锵有力,吼人都比原来中气足。这一吼气势惊人,被敲了门询问怎么了,吓得罗辑连忙开门回复没事。
  
  等罗辑敷衍过去关上门想要揪着包子把事理探讨清楚的时候,这可恶的家伙已经睡过去了,差不多是脑袋沾枕头就陷入梦乡的速度,叫罗辑是怒火中烧没地儿发作,抽屉里扯了吹风机就往自己床铺旁边的墙角一插,推到最大档吹自己湿哒哒的头发,盼着这噪音能多少烦烦包荣兴。哪知道包荣兴睡得贼拉香甜了,等罗辑不甘心地吹干头发他也连身都没翻一个,罗辑只得收拾了东西把灯关了,一个人缩被子里纠结不已。
 
  第二天起来自然是包荣兴神清气爽活力四射,好像随时可以从哪个角落捡起板砖完成一挑多的壮举,罗辑则黑眼圈深重恰似昨夜撞鬼。
  
  罗辑刷牙时候盯着镜子里自己憔悴的脸心想夭寿了,这跟旁人提起谁会以为包荣兴是追人那个,自己是负责被追的啊,他俩的身份摆在这里,反应却像是倒转过来,包荣兴一招不知有意无意的反客为主,搞得他是被动至极,拿这包子是一丁点办法没有。
  
  罗辑斟酌了两天终于组织了一套自己颇为满意的说辞,打算同包荣兴好好讲道理解决这个麻烦,但他隐隐意识到队里气氛的沉闷,也就暂时不好得开口。接下来的消息来得突然,他们队伍里除了魏琛前辈,叶修大神也决定退役了。这新闻无疑于一个晴天霹雳,不仅在他们兴欣内部炸得厉害,更别提外面的人怎么热烈议论。
  
  大神居然不再领导兴欣继续前行了吗,甚至还要更狠更干脆一点,直接选择退出荣耀圈了?但出于职业修养,就算难言的复杂情绪持续侵扰,罗辑震惊了没多久也就平静多了,还有余力担心起包荣兴的心理健康来。
  
  罗辑一直认定自己是受大神提携才有幸成为职业选手、以至于如今获得荣耀女神的青睐的境地,对叶修的感情是崇拜感谢占据大部分的,他们兴欣的人应该和他想法差不多。当然,在队伍里论资排辈包荣兴得排在他前头,何况包子对大神向来是十分钦佩,平日里最听大神的意见。这告别的结果出现得大家都猝不及防,纵然众人反应不同,包荣兴一定属于纯粹打心底里难过的那种,即使他还是保持着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在训练室和宿舍窜来窜去,时不时缓解一下队里凝重的气氛;罗辑明白包荣兴这人虽说脑回路是神奇了一点,却绝不是真傻。他心里敞亮,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分得清清楚楚,也倾尽自己的力量去报答,要是换作活在从前的年代,合该是个知恩图报、仗剑走天涯的好汉。
  
  饯别宴席上包荣兴愣是坚持着一点酒没被人家灌,全程保持清醒,还难得给周围一圈人都夹菜,也许是为了好好记住这场未知重逢期限的告别吧。
  
  宴会开始气氛热闹,没成想还没吃到一半呢,老板娘先没抵住离别的愁绪眼泪啪嗒往下掉个不停,随后心照不宣的战线崩溃,同桌的大家都陷入缄默,连平日冷冰冰的莫凡也把嘴唇咬得发白。全程都笑得开开心心的包荣兴见状脸上的肌肉也没有显露沮丧的信息,甚至还慌忙扯了纸开始派发,嘴里喊着诶呀吃菜呀,待会凉了味道就不好了,再胡扯了几句话把气氛又炒热了。罗辑一边眼眶发烫,一边感慨他的心竟然宽阔至此。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包荣兴突然起身说自己有点热先出门侯着大家,就笑着挥手溜出去了。实在受不了被灌酒的罗辑胡诌自己去陪包子散散热,别让他一人在冷风里孤单寂寞,也就脱出了灌酒环节。他一出门就看见包子站在路灯下一动不动,平日笔直的姿态现在看着有点蔫,连肩线都塌得厉害。
  
  罗辑马上就明白了刚才那都是包荣兴难得的“演技展示”,他为这率性的包子也能这么细腻吃惊,然后一步步向对方走去。走近了看,包荣兴脸上果然是难得的伤感。这丧气的表情与他本人的个性实在太不相符了,罗辑想,就像平日里散发光芒的太阳发生了日食,即便了解这是正常的天文现象,众人心里也会认为是件稀罕事啊。
  
  而后罗辑不晓得自己那一瞬间究竟作何考量,怎么那么随便地就把下定决心制订的拒绝计划搁置到了一边,他只知道结果是他没犹豫太久就伸出手环住了包荣兴,给了他们兴欣的小太阳一个拥抱。在包荣兴惊讶的眼神里像他往常对自己做的那样,狠狠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踮脚附着包荣兴的耳朵喃喃。
  
  “我陪着你呢。”
  

TBC.

下一章:http://zaqwersx.lofter.com/post/1d675d03_c806a20

评论(8)
热度(63)
  1. 十年蹉跎君莫笑 岂料一朝醉蓝桥八纮 转载了此文字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