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真爱粉掉马全记录「1」

*现代AU。

*部分事件和设定来源于真实案例加工。

+++

00.
  
  邮件里的处罚声明叫卡米尔犯了难。
  
  「您发送的信息中含有敏感词……」
  
  接下来的内容卡米尔并没有细看就删去了邮件。这年头代练已经完全不能在公共频道接活了么?他只是发了一条信息就被系统拉入了黑名单,实在始料未及。卡米尔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放下手机从椅子上起身,在书房里踱起步来。如果不是这月的生活费……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看来只能那么办了啊。
  
  他的手指蜷起来,轻轻碰了碰额头,最终打开了电脑,在自己草稿箱的存稿里加上了一句作者题外话和自己账号段位的截图。
  
  「接代练,详情私信。」
  
  
01.
  
  「老JA,想请你接个单。100两小时,日结。」
  
  最新发信人中有个“老Ray今天发电了吗”,这个昵称发来的信息夹杂在一众私信里特别显眼,晚自习结束回到家打开后台查看的卡米尔立刻锁定了它。更文对于卡米尔来说是自娱自乐,他对到底有多少读者并不是那么在乎。不过这个人意外是个“死忠粉”,不论更新或者开新坑他都会砸书票支持,时间长了,卡米尔再怎么不在意也有点印象。
  
  「可以再低些。」
  
  信息很快显示已读,对方似乎一直在等待他的回复。
  
  「没事,刚开始玩。请老JA带,得麻烦你。」
  
  现在异地和非常用角色都会被判断为代练了,看来对方也清楚这个情况。卡米尔对对方的理解感到一丝轻松,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回复到「具体要求。」
  
  「法师,老JA用辅助成么?」
  
  「奶还是控制?」
  
  「都行,求大神带飞」
 
  Ray接着发来了账号详情,卡米尔草草扫了一眼,发现对方或许真的是新人,出赛场数甚至不满100场,赛场表现数据也十分有限。Ray的账号名到平常的评论风格都是十足的汉子式的简短,现在私信却是几乎每句话后面都跟了一张系统自带的卖萌表情包,倒显出些软妹的风格来,卡米尔不由有些疑惑。本着代练也应该有职业素养,卡米尔继续询问「需要我用变声器么。」
    
  「随意」
  
  「那就晚上十点半到十二点半吧。」
  
  「好」
  
  Ray立刻将一半的定金打了过来。真干脆,卡米尔反倒有些不适应。他没有点下接收转账,只回了一句今天结束再结就下了线。

  
  
  晚自习刚回到家,卡米尔就打开了游戏。
  
  他有一个专门练习辅助的小号,奶和控制的出场场数都不低,只是因为没什么兴趣打排位赛,一直徘徊在低段位。对于辅助来说,通过辅助输出将糟糕的局势扭转也是获得成就感的一种方式,他也不太想让这个号和大号一样显眼,没想到现在倒是方便他接代练使用。
  
  卡米尔和Ray加了好友,现在登录就发现对方正在线,他迅速发出了邀请,希望早结早了。对方同意他房间的邀请很快,像是等他很久了。这叫卡米尔有些不好意思起来,Ray看上去像是社会人,他拖到那么晚,也不知道对方的作息是什么样的,能不能接受这一段时间都是这样的安排。
  
  「开语音么。」语音更方便一些,卡米尔开麦前特意开启了麦克风的变声器。
  
  「等一会」
  
  Ray寻找起了耳机,对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卡米尔等了一会,才听见对面传来一个粗犷的男声,好像草原上策马驱赶羊群迁徙的汉子,和他给卡米尔留下的印象很是符合。
  
  “老JA,你用什么位置?”
    
  Ray的语气里夹杂一丝不掩饰的含着戏谑的期待,让卡米尔有些疑惑,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但他经过挑选的接单对象,通常却不过限于想和他“一块玩”,至于其它的东西,则不是那么的在乎:“奶。”
  
  “不用控制?”对方有点惊奇,也不知在奇怪什么,兴许是看过卡米尔的常用角色,以为他应该会选择控制。
  
  “法脆。”
  
  卡米尔语音有时比打字更简洁,自己也清楚或许会显得有些冷漠。好在Ray没纠结什么,说了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卡米尔便直接点开了房间。这个点要开一局十分容易,睡前来一局显然是许多人的爱好,很快5V5比赛的对阵就已经组完。
  
  Ray选择的角色果然是个脆皮法师,前期一摸就死,战力在中后期才能体现。在没有确定对方是什么操作能力和战局意识的情况下,卡米尔宁可选择保守的奶妈职业以保周全。
  
  加载的页面还没结束,卡在双方角色介绍之上。卡米尔扫过对面和己方的职业情况,迅速在脑内考虑了一遍阵容的合理性。他不经意扫过账号ID的时候皱了一下眉,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哥带你躺……?”这名字听上去……就挺拉仇恨的。
  
  “在呢。”Ray闻言倒是挺乐呵,在准备完成后操纵角色到卡米尔的角色旁边绕了一圈,法师幽蓝法杖也跟着画出了一个光圈,权当告别仪式,随后喊到, “我走了。”说完就英勇无畏地朝着上路冲了出去,卡米尔只好赶快操纵自己的短腿牧师追了上去,跟在法师的不远处,时不时注意一下地图上敌我的情况,警惕地盯着法师四周的状况。
  
  对面似乎很有耐心,一直都没有带着兵线过来,而是在塔下悠哉悠哉地清理攻击防御塔的小兵和炮车。卡米尔见状心下就明白了对方大概是开黑,约定好了有人去打野发展经济。他给自家战士发了一个野字,继续让治疗之光笼罩着哥带你躺。然而战士刚刚抵达己方的野区就被对方逮了个正着,草丛里的伏击卡米尔有所预料,却没料到这么早。他立刻喊了一声:“清兵线,别出塔”,转身就与其他角色前往拯救被围得团团转的战士。
  
  在还剩最后一格血的刹那,卡米尔摁下了回血技能,技能释放的时间中战士几乎只剩下一丝血,就在他已经开始放弃向前走的时候,血槽迅速恢复了小半,他愣了一会,迅速闪到了塔下脱离了战场,留余大半血的敌方角色给自家的人收割。卡米尔认真为己方补血,时不时绕开到远处骚扰一下对方,没想到第一滴血的提示跳了出来,他定睛一看,居然是哥带你躺被对面防御塔打趴下了!
  
  卡米尔马上插进团队里放了一个大回复术确保血量过关,又立即缩回塔下,把画面拉到Ray那边,发现哥带你躺的尸体正躺在两座防御塔中间,身边有一串小兵引着炮车路过,这个画面显得十分凄凉,颇有几分壮士献身的味道。
  
  “越塔强杀真难。”Ray发出了一句感叹。
  
  “……别进塔。”
  
  “他残血。”
  
  卡米尔能理解这种不甘心,但这个人头实在送得太冤枉,要是在排位赛可是能让整个团队心态崩了的第一滴血:“别急。”
  
  Ray笑了笑,像是想缓解尴尬。他还在死亡冷却时间,卡米尔便操纵着自己的小牧师回到上路,暂时抵挡兵线的攻击,并趁机看了看哥带你躺的级数,发现他已经比自己要高一级,再看装备,却是有那么一点眼熟……
  
  “装备?”
  
  “跟着网上攻略出的。”Ray也不知哪来的底气,他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卡米尔粗略一扫,这个出装攻略大概是自己年少摸索出来的那个。被人说过不实用,但对他来说是最合适的。也不知道Ray是从哪翻出来的,但很明显的,这样的出装并不适合本场表现得异常……热情奔放的Ray。他沉默了一阵,指点Ray把那些东西都卖掉,先按系统默认的出装顺序购买。
  
  有了适合的装备的法师魔法杖挥得更快了,疾跑的靴子让跑动的操作也更加如丝顺滑,卡米尔有几次险些没有奶到拥有一颗战士冲锋的心、喜欢和对面玩贴脸心跳大作战的哥带你躺,连队里都有人忍不住吐槽,牧师真是为了给浪得飞起的法师灌一口奶跑了十里路,实在操/碎了心。而Ray回复得有一搭没一搭,却好像还挺开心这样的吐槽。
 
  这场比赛赢得没有卡米尔想象得那么容易,哥带你躺在中间贡献了不少障碍,看到公屏上己方的一片骂声,卡米尔觉得敌方肯定都乐了——他们甚至还替卡米尔打抱不平,纷纷表示法师贼丢人,退赛吧。然而Ray的情绪毫无波动,稳定地浪完了整场比赛,参团率与最终的评分都在合理范围,己方想要举报他也不符合系统规则。可是那种疲劳却是难以言说的,卡米尔中途休息了会才缓了过来。
  
  哪知接下来的一场比赛Ray忽然变得乖巧多了,也不知是不是刚才浪够了有些累了,输出再没之前那么冲动,有些小心翼翼起来,随时保证自己在短腿牧师的治疗之光庇护下活动,叫卡米尔感觉轻松许多,也有更多的余力指导他。
  
  两个小时过得有些煎熬,却也过去了。十二点半的时间向后延迟了一些,也还在卡米尔的接受范围之内。Ray没有食言,一退出比赛,他迅速给卡米尔转来了余下的费用,并且回复到「谢了,今天麻烦了。晚安。」还加带一个系统自带的卖萌“晚安”表情就下了线。
  
  是不是当初就不该接这个单?卡米尔看着对话框里暗掉的头像,陷入了深思。  
 
 
   
  雷狮放下手机站起来,转动着手腕,走到训练室的窗边。从那里到这里,或是回到“家里”,夜景的光海湍急相仿。望着重复的景色,今夜却让人生出几分欣喜。
  
  卡米尔的技术进步了不少。雷狮揉着后颈扭了扭脖子,脸上难得露出放松的笑。这两场比赛打得十分惬意,尤其是第一场。即使他故意为难,即使卡米尔并不知道是他;对方依旧给予了最大的支持,让他浪得十分舒心。
  
  也许是太久没见面了,当雷狮听到对面卡米尔的声音,难免有些陌生。八成是开了变声器,只是那种语气他已经太久没听到过,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应。说起来却也不久,不过小半年,从筹备团队到通过预赛,雷狮自认度过了一段充实的时间。而卡米尔那边也有考试的重压,他们默契地选择了不打扰彼此。
  
  发觉卡米尔竟然开始写文,倒令雷狮有些惊讶。
  
  后勤里有人偏爱这位出道不久的小透明,虽然平日不怎么推荐,雷狮也难免注意起来。他无聊时候点开对方的作品扫了几眼,发觉作者的头像和名片里的图都是当年队徽设计的雏形。那些没有放出的废稿,除了他们二人,应该无人知晓。
  
  卡米尔或许没有想过他的掉马那么快。雷狮笑着把窗户关好,拉上窗帘,走回电脑桌旁。他的手机屏幕亮了,划屏解锁,信息跳了出来。
  
  「老大老大,我发现一个很厉害的牧师!!」
  
  紧随着发过来的是一串游戏录播视频地址。雷狮没有看,只回复了一句「嗯。」没有给对方接话的余地。
  
  浪得飞起的法师最渴望的是什么?毫无疑问,除了懂得开团冲上前承伤的坦,当然是一个走位同样风/骚的奶妈或者控制,大家沆瀣一气在后排恶心敌方,享受对方跳脚却又无可奈何地挣扎。海盗团内部还缺这么一个位置,即便希望得到它的人不少,雷狮还在等。
  
  从内测到现在,他等了三年。不在乎多加上那么七八个月。
  

TBC.

评论(5)
热度(93)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