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咸鱼,苦于脱发。

value「上」

*大概算……车?写不动了,先放出上吧【。】

+++

  “现在肯开口了吗?”雷狮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拧开床头柜上摆放的金属盒子。
  
  卡米尔思考片刻,仍旧还是坚持了几天前自己的意见,他拿捏声调,尽可能地避免再次激怒对方:“大哥,那个计划,”他犹疑地处理雷狮的眼神透露的信息,为接下来的遣词造句思忖。他俩除了必要的交流,已经一周没有有效的沟通了,起源不过是一场狩猎。大哥是真的生气了么?卡米尔有些茫然,他的安排经过精密的计算,也难免存在一些计划外的不可控变量——赌上自己作饵,这个打算不是起初决定的最佳选择,但最终达成了理想的结果。狩猎成功,未有减员,代价不过是他可医治范围内的伤势,如此划算的买卖,大哥本该赞同才对,“确实有不够完美的地方,不过……”
  
  “废案也要执行下去么?”
  
  “大哥……”
  
  “计划外的变通,是的,很好。但有时候,别那么聪明。”
  
  卡米尔适时地噤声,他解开绷带的结,在覆盖着伤口的地方涂抹温水,待伤疤软化再慢慢撕下细沙质感的布料,将它们从卷好摆在身侧,又悄悄抬头瞥了一眼雷狮——乌云遮蔽紫色的海洋,涌动的波浪暗示天空孕育着将至的暴风雨。卡米尔立即垂下眼,不去注视那波涛的澎湃,他将位置向前挪了一些,方便坐上床沿的雷狮给自己上药。
  
  他的大哥实在不擅长这个细致的活计,又或许是掺杂着故意的惩罚。下手的力度并算不得太重,然而也令人感到了忍耐边缘的疼痛。卡米尔咬住嘴唇,忍住呼痛的语句。
  
  雷狮抚过那些伤口愈合留下的瘢痕和遭到重击形成的淤青,或许是血缘里流动着的相似促就亲昵,即使他的手指曾有意无意划过心口喉结,像是杀手琢磨着如何实施一刀毙命的技巧,卡米尔却也感到对方粘上药膏的指腹抹过皮肤带来的温暖。这份温暖渐渐消去了按压淤青造成的疼痛,在表皮层点起数簇小小的火焰,它们在昏暗里摇曳着连成一片,烧进皮下、炙烤血液,自神经一路向上蔓延直至眼球,眼前所见唯有火光冲天。

完整版:http://wx3.sinaimg.cn/large/67d3784cly1fhrdzf41jmj20c83rgtyj.jpg

评论(11)
热度(102)

© 八纮 | Powered by LOFTER